第六百六十二章

www.91219.com:于是就真的以为啥都不用买了,到家后,霸道总裁范儿上身,拿着钱跟他们说——尽管花。

    小曼和夏蜻蜓很投缘,还没走出军区两人就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青春靓丽快乐活泼的年轻姑娘,一路走一路笑声不断,吸引许多欣羡的目光。

    夏蜻蜓的名字让小曼觉得亲切,勾起一种别样情怀,农村长大的孩子谁小时候没追过几只蜻蜓?晚霞中满天飞的红蜻蜓绿蜻蜓黑蜻蜓褐色蜻蜓,简直就是童年最最美好的记忆啊。

    而接触了解之后才知道,蜻蜓姑娘也是有故事的,令人意外的事情还真不少,其中两件令小曼特别惊讶。

    第一件她才十九岁,已经大学毕业了,而且人家是名校高材生,目前留校任教,看着她牛仔裤浅色毛衣,外罩一件夹克衫,脚下一双球鞋,依然是简单随性学生模样,小曼想像不出她站在讲台上会是什么样子?

    第二件,她是夏司令的亲生女儿,却不是在夏司令和夫人身边长大,两岁大就被送到外公外婆家养着,然后她一直认舅父舅妈做父母,六七岁亲生父母来接她,被她当成拐小孩的坏人非要舅父把他们赶出去后来她长大了懂事了也不肯回亲生父母身边,一直做为舅父舅妈的长女,在一个小镇上快乐地生活学习,蜻蜓这个名字怎么来的她也不知道,反正小镇上的小伙伴都这么喊她,上学的时候她就很认真地填写在作业本上,从此变成大名,亲生父亲替她取的原名夏德晴,变成了曾用名。

    夏司令夫妻俩总共生有四个孩子,当初因为忙工作,一边还要教养三个大的就挺吃力了,又觉得小女儿还不懂事暂时离别没关系,就不打商量地把她送走,结果收不回来了,女儿很决绝地不要他们了!

    夫妻后悔莫及,之后只要一有假期就全家赶着去看小女儿,夏蜻蜓姑娘其实也不是那么拧,相反她还是很有爱的,只是舍不得从小疼爱照顾她的外公外婆、舅父舅母,以及一起长大的弟弟妹妹,即便接受了亲生父母也还是不肯回来,直到她上了大学,哥姐们都工作了,各自成家、出嫁,亲生父母身边空空无人,她每到放假就会过来探望,陪父母住些日子。

    所以夏蜻蜓其实和小曼一样,对g省省城并不算熟悉,两人出了军区去逛街玩,边说边走,都不用坐车了,聊的投机就越走越远,也不觉得累,反正没有固定目的地,看见合意的东西也买几样,结果都不知逛到了哪条街,很是费了一番功夫才又回到军区,一看已经是准备晚餐的时间,夏蜻蜓就直接拉着小曼回夏司令家,小曼想去宿舍等一等顾少钧,夏蜻蜓说:“一会到家给我爸打电话,让他转告,说你已经在我家,让顾少钧自己过来就行了。”

    “总得看看拿点什么东西吧?上门做客空着手可不好。”小曼笑道。

    “不是有了吗?刚才你买的那种牌子的罐头,还有小吃店现做的馅饼和油炸果子,我爸我妈都爱吃,这就够了。家里没有小孩,用不着买其它糖果。”

    小曼:“”

    这姑娘还真是实惠不见外,难怪刚才那么热心让她买地方小吃,倒是买了两三斤,可两人一路回来都开封品尝过了,怎么好意思当礼品送主人家?

    好在小曼之前拿了那么些东西给顾少钧保存,料想他应该会拎个网兜过来的。

    小曼就先和夏蜻蜓回去见了夏司令员的夫人邱丽梅,邱丽梅在军区机关上班,快退休的人了,身材有些发福,一身军装穿得不如魏淑敏好看,却也挺有气势,她拉着小曼的手寒喧,问小曼喜欢吃什么菜,白晰圆胖的脸上露出笑容,才依稀看出她和夏蜻蜓的相似之处。

    等见到夏司令,小曼不由暗叹:还是这位夏老大基因强啊,夏蜻蜓和相册里她的哥姐们,相貌有九成九都随了夏司令,夏蜻蜓的黑皮肤也承自夏司令,身材伟岸的夏司令皮肤粗黑,站在那里简直就一黑铁塔,威武雄壮倒是符合古代久经沙场的大将军,不过如果他们家姓包,小曼肯定也会相信他们是包拯后代,还好夏蜻蜓和她姐姐肤色比较浅淡些,她两个哥哥则跟夏司令一样黑。

    顾少钧来的时候果然拎了个小曼分装好的网兜,邱丽梅接过,连声说太客气了,转身给夏蜻蜓让她拿去放好,夏蜻蜓举着网兜看了看,惊喜道:“冬天也有土梨和柑橙啊?太好了我喜欢这个!谢谢你啦,顾少钧。”

    邱丽梅作势要拍打女儿,嘴里嗔怪:“顾少钧是你能喊的?小孩子家怎么不讲礼貌啊?哥哥就哥哥,顾团长就顾团长,没大没小,不像话!”

    “妈妈,你不能老把我当小孩子,小曼订婚了是大人了,我比小曼大半岁呢。顾少钧既然是我好朋友的未婚夫,那我和他就是平等的,可以喊他名字。”

    “嘿,你这孩子”

    邱丽梅嘴巴张了张,看看顾少钧,终是没再说下去,她总不能当客人的面怼女儿“人家订婚了,又不是你订婚,你连个恋爱都不会谈,算什么大人?”

    只能对顾少钧尴尬笑着,请他先去客厅坐,夏司令在楼上书房,一会就下来。

    顾少钧在小曼身边坐下,微笑道:“你俩今天去哪了?听小余说一整天都没回来过。”

    小曼说:“去逛街了,挺好玩的,还买了点东西。”

    夏蜻蜓拿起个“土梨”想削皮,嘴儿咂巴着,一副很馋的样子,小曼建议她先吃柑橙,因为柑橙甜中带点酸,而自家这个梨子是清甜清甜的,留着最后吃会觉得口味更好更舒服。

    夏蜻蜓从善如流,先剥了个柑子分给小曼和顾少钧,然后自己吃一个,高兴得眯起眼睛:“好吃!不酸,特别香特别甜!我要留两个,回去给我外公外婆尝尝!”

    小曼笑道:“这是我阿公种的,我带的不多,家里还有,你要想吃不如跟我回乡下过年,随便吃!”

    邱丽梅端了杯茶过来递给顾少钧,夏蜻蜓立刻祈求地看着她妈妈,邱丽梅伸手点了点女儿额头:“小曼开玩笑呢,你还当真了,这脸皮是有多厚啊?”

    夏蜻蜓撇撇嘴,塞了一瓣柑果进妈妈嘴里,邱丽梅也连连点头,笑着夸这果子真的好好吃。

    夏蜻蜓就声讨顾少钧:“前两天你已经看见我了,我还喊你一声顾大哥,小曼来了你竟然不通知我,害我今天才吃到这么好吃的果子。最重要的,搞不好我们俩还会失之交臂,要是你早说了,我就接小曼过来和我一起住,我们今天很多话都没说完呢你啊你啊,哼!”

    小曼也看着顾少钧,没心没肺地附和一句:“对啊,你怎么不告诉我夏蜻蜓在这呢?要是昨天我和蜻蜓一起结伴出去,那个魏团长就算看着我面生,总该认得蜻蜓,也不会揪住我不放了。”

    顾少钧哭笑不得,却非常聪明地一声不吭。夏司令员这个小女儿他是见过两三次,并不熟,怎么可能想到让自己未婚妻跟她玩?合不合得来是一个,万一玩得太好了,就像夏蜻蜓刚才所说:接小曼来她家住。那他岂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家小媳妇不能抱,陪别人睡去了,怎么可以?坚决不行的!

    “那个文工团的啊,我妈还不让我说,照我的性子,我们直接堵她家门口去”

    夏蜻蜓话没说完,就被邱丽梅打断:“你爸下来了,要开饭了说那膈应人的事儿干嘛呢?这些不用你们小孩子管啊,任何事情都有个起因后果,那人做了开头自然也得接受结果。现在都洗手去,吃饭吃饭了啊!”

    在夏司令家吃过晚饭,顾少钧被夏司令喊进书房谈话,小曼先是和邱丽梅母女在楼下客厅闲聊,随后被夏蜻蜓拉到楼上她的闺房里,打开两个大衣柜,里面满满当当全是她妈妈给她买的新衣服,春夏秋冬都有,小曼看着都砸舌,真心不少呢,邱丽梅常年见不着小女儿,估计是把一腔母爱都倾注在为女儿买衣服上了。

    小曼和夏蜻蜓气质略有不同,两人身材倒是差不多,反正眼下没什么娱乐节目,天气冷也懒得出门。就开着录音机玩服装真人秀,各种搭配玩出兴致来了又化化妆,照着电视里的新潮风继续玩,等到邱丽梅上来喊人,已经是两个钟头以后,邱丽梅先是被她们俩浓妆艳抹的样子吓了一大跳,好一会儿反应过来,笑得停不住。

    果然还是得看人啊,自家小女儿据说在外婆家性格是十分开朗热闹的,可往日过来这边,也给她介绍了不少小伙伴,她却跟谁都玩不起来兴致缺缺,一见着小曼竟就疯成这样。

    小曼和夏蜻蜓卸了妆走下楼,顾少钧和夏司令员正在客厅下象棋,小曼在楼梯上听见顾少钧说:“乡下摆过婚宴,城里举办了订婚仪式,结婚报告早写好了,就等年龄到了再递交”

    脸上一热,怎么谈起这个?不会是被司令员过问未婚同居了吧?

    夏司令员没说什么,看见两个姑娘下楼来,笑呵呵道:“玩得高兴吧?难得你俩好好的不吵架啊。”

    夏蜻蜓翻白眼,对父母老是把她幻想成小孩子的行为已经彻底无语,拉着小曼对顾少钧道:“让小曼跟我住吧,反正你也没空陪她,明天我们还能一起玩,明晚上你再过来吃饭就行了,好不好?”

    小曼忍笑看着顾少钧脸色不变,一本正经以不容置疑的语气回答夏蜻蜓:“不行的,明天我们还有事。”

    “明天你不上班的吗?什么事让我和小曼去办好了,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

    顾少钧:“这事得我们俩一起去办,我下了班可以的。”

    “那也是明天的事,这不影响小曼和我一起住啊,我今天去你宿舍看见那个行军床,折来叠去的不方便,太小了小曼也睡不舒服嗯,明天你下了班再过来接她吧!”

    顾少钧:“”

    嘴唇抿起,脸上裂纹微不可见,半垂的眼帘遮住了眼中幢幢暗影。

    小曼憋得也辛苦,觉得不能再袖手旁观了,今天她和夏蜻蜓交换情感历程,这孩子跟她一样,小时候就不说了,进入青春期之后根本没人追,她学习成绩永远第一,也跳过级,她为此自傲,但是不知恋爱什么滋味,自己没尝试过,也从不羡慕别人!

    小曼当然明白没人追不代表她不好,夏蜻蜓的优秀显而易见,除了肤色黑一点,五官相貌那是一等一的漂亮,妥妥黑美人黑珍珠,为什么没人追?小曼觉得另有真相,夏蜻蜓不是天然情商低,就是还没开窃呢。

    想让没尝过恋爱滋味的夏蜻蜓去体谅顾少钧的心情,那可太难为了!

    而一旁夏司令的表现也是耐人寻味,他就笑眯眯地看着他小女儿,满脸宠溺纵容,什么都不说!

    幸好邱丽梅也下来了,用不着小曼亲自出马,三言两语很圆滑地解决了问题,一家三口除了夏蜻蜓有些郁闷,都面带笑容很高兴地送顾少钧和小曼出门。

    拐弯走到阴荫地方,顾少钧一把揽住小曼狠狠亲了一口:“看我笑话呢,嗯?明天关在家里,不准再跟着那只傻蜻蜓到处乱飞!”

    小曼轻捶他一下:“傻蜻蜓?人家都大学毕业留校任教了,教的还是数学!多厉害啊?”

    “那又怎么样?就没见过这么傻的姑娘!”

    “不准这样说,她是我的好朋友!”

    “当我没说,赶紧回去吧!”

    “走那么急干嘛?又不赶时间。”

    “我得防着夏蜻蜓追过来跟我抢媳妇啊,她都成你好朋友让你维护上了,我能拿她怎么办!”

    小曼:“”

    看着某人一脸憋屈,浑身醋劲儿,噗嗤笑了。

    回到宿舍,小曼又从宝珠空间里导出灵泉水,和顾少钧互相帮着浇水洗头、搓后背,顾少钧瞬间被治愈,满脸柔情轻抚着小未婚妻娇嫩的肌肤,教导她:“以后,不管你多好的朋友,就像夏蜻蜓这样邀你住下,都不能答应知道吗?你想啊,老婆把老公扔下去陪别人,老公很伤心的!”

    “那要是你不在家呢?”

    “也不行,不能形成习惯,躺在老婆身边睡觉的,只能是老公!”

    小曼:“”

    这霸道的,可就是喜欢啊!

推荐阅读:凡人修仙传 天才相师 绝世唐门 傲世九重天 将夜 剑道独尊 求魔 校花的贴身高手 圣王 医道官途 我家舰娘最可爱 仙道皆虚 无敌小萌宝:娘亲快快跑 黄金透视眼 精灵斗士之创世之子 综武大穿越 玉仙缘 神级黄金眼 正能量 西游称雄 一品医道 天才萌宝鬼医娘亲 网游之寒冰骑士 公主意阑珊 天际入侵 蛊世录 这样恋着多喜欢 热血高校 妖鬼勿语 相思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