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章 寂若长安

类别:穿越小说   作者:九盏清茶   书名:大唐顽主_大唐顽主无弹窗_大唐顽主最新章节

www.91219.com:但中国巨大的消费市场将为拉美出口带来新的机遇,中国不断壮大的中产阶层对拉美的产品和服务(如海产、肉类、水果及旅游等)有着巨大的潜在需求。

    “这都子时了,莫不是那刘英又派人来了吧!”老总管的脸色一脸惊恐。

    李德裕闻言无力地说道:“听这叩门声便不会是刘英,去开门吧!”

    老总管这才心下大定,迈着颤颤巍巍的脚步正欲向正门走去。

    李德裕抬头看了看眼前那道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倒下的身影,不由轻叹一声,道:“我去吧!”

    老总管闻言怔了证,望着李德裕同样老态的脚步,笑道:“呵呵,郎君啊,你也不比老朽好上多少!”

    “你这老货,忒不识好歹!”李德裕回头骂道,脸色却挂着久违了的笑。

    府门并不厚,也不重,但李德裕却似乎费尽了力气方才缓缓打开。

    随着木门轻启,一张久违了的笑脸出现在李德裕面前。

    “文饶公!”

    那少年一如半年前那般的灿烂,甚至就连脸上的笑都依旧不改如初。

    “李......李浈?”

    李德裕怔了一怔,似乎难以相信眼前所见。

    “小子李浈,拜见文饶公!”

    李浈躬身而拜。

    “小子严恒,拜见文饶公!”

    严恒依然。

    “你......你是严武正家的大郎!”

    李德裕笑着,一如半年前初见那般的笑。

    “是......是二位少郎君来了?”

    老总管认得这两名少年。

    见如故人。

    李浈又将王绍懿向李德裕介绍之后,李德裕这才上下打量着李浈与严恒,笑问:

    “你们......怎会到此?”李德裕说着,伸出一双苍老的手将二人扶起。

    “特为文饶公而来!”李浈笑道。

    然而紧接着,李浈脸上的笑却渐渐凝固。

    因为他看到了李德裕的身后。

    因为他什么都没看到。

    “刘英做的?”李浈笑问,眼中含着泪。

    因为他无法想象眼前这个为大唐倾尽一生心血的老人,到头来竟会凄凉至此。

    那个将大唐力挽于狂澜的老人,

    不该至此!

    “刘英这狗官!”严恒咒骂着,双拳紧攥。

    李德裕摆了摆手道:“世道如此,人心如此,怪不得他!”

    “哼,什么怪不得他,还不是因为当年郎君任吏部尚书时将刘英革职了一年,才遭其如此报复!”

    老总管插话道。

    “为官而无为,老夫要他何用?若老夫今时在位,依然容不得他!”李德裕冷声说道。

    “莫要说这些事了,郎君还不请几位进去说话!”老总管催促着,而后迈着颤颤巍巍的脚步将大门关好。

    李德裕这才笑道:“外面风寒,还是进去说话吧!”

    李浈与严恒一左一右,搀扶着李德裕缓步走回那个空无一物的客堂。

    客堂有客,却无物。

    王绍懿四周打量一番之后,微微撇了撇嘴。

    “随意坐吧!我与乃父王茂远在会昌三年刘稹叛乱时曾有过几面之缘!”李德裕指着地上的几个蒲团,笑容略显尴尬。

    李德裕紧接着笑道:“当时昭义节度使刘从谏薨亡,其侄刘稹擅领军务,老夫见不得这些,遂让茂远,联魏博、河中诸镇讨之,后刘稹被诛,茂远亲自传其首级至长安,掐指算来至今已有三年,却是最后一次见他了!不知乃父可还安好?”

    “家父一切安好,绍懿代家父多谢文饶公记挂,记得前些日子家父还向绍懿说起过文饶公,言语之中亦是钦佩赞誉之词!”

    王绍懿很会说话,听得严恒在一旁连连撇嘴。

    窗子有些漏风,以至于一阵冷风袭来,屋内炭盆内的火苗更细弱了许多。

    “这......”

    李浈指着居中的那个炭盆,指着那个尚且燃烧着半条案腿的火盆,面色冷若冰霜。

    “木炭呢?”严恒问,“难不成那刘英连木炭都......”

    话未说完,李德裕摆了摆手打断了严恒的问话,“今日便该启程了,要那些也没什么用!”

    “周主事,我们又见面了......”李德裕看了看周规,笑道。

    “文饶公的气色不佳,还需多多保重才是!”周规微微一探身,叉手笑道。

    “呵呵,这把老骨头暂时还死不了的!只是不知这次,周主事又有何事?”李德裕又问。

    周规闻言指了指身旁的李浈,笑道:“此次只是随李司马前来探望文饶公,并无旁的事!”

    李德裕点了点头,转而又冲李浈笑道:“泽远,在幽州的这些日子,不太安生吧!”

    李浈稍稍沉默片刻,而后缓缓起身,冲李德裕微微躬身,道:“请恕小子无礼,容小子暂且告辞片刻!”

    李德裕没有说话。

    “严恒、周主事!”李浈说着,转身而出。

    严恒与周规再次向李德裕见礼之后紧随其后,推门而出。

    老总管望着李浈等人的背阴,脸上泛着笑,道:“这两个娃子仁义!”

    “仁义......”李德裕抬头喃喃自语,“是好事,也是坏事啊......”

    ......

    子时已过,夜色正深。

    洛阳城内贼风乍起,天寒雾重、

    一切寂若长安。

    百名神策骑兵奔驰在洛阳坊道之上,动静很大,大到几乎将洛阳城内所有正在巡夜的金吾卫都引了过来。

    而当他们看到神策军独有的那副甲胄之后,却又各自离去。

    不闻不问,甚至连一名金吾卫裨将看到之后都只是挥了挥手自顾离去。

    神策军,背后站着的是当今天子,谁又能怎样?

    谁又敢怎样?

    “那位将军,还请留步!”

    李浈叫住了那名正欲离去的裨将。

    裨将躬身行礼,神色有些紧张。

    “请问将军,河南府牧陈英现在何处?”李浈问,同时将手中的玉牌晃了晃。

    “陛下有口谕带给陈府牧!”李浈笑道。

    裨将闻言后指了指西北方向,道:“陈府在西北仁德坊!”

    “将军能否带路?”李浈又道。

    裨将点了点头,有些忐忑,有些不安。

    ......

    德仁坊位于洛阳宫宫城之外,坊内具是东都官员的府邸,极好的位置。

    没有那个坊正敢于将这些全副武装的兵士关在门外,更何况对方还是神策禁军。

    德仁坊不大,也不小,而陈府却很大,几乎占去了坊间三分之一。

    砰砰砰——

    与其说是叩门,似乎更像是砸门。

    “哪里来的狗杀才,竟敢......”

    府门开启,几名壮硕护卫捉刀而出,但那半句话却再未说得出口。

    因为一只硕大的拳头迎面而来,正中为首那护卫面门。

    显然严恒这一拳已用尽全力,以至于那护卫的鼻梁瞬间便塌了下去,鲜血自断裂的鼻骨流淌而下,经由两只已经歪斜了的鼻孔滴溅在地上。

    分外好看!

    其余护卫正欲上前,一抬眼却被那一片映着火光熠熠发亮的甲片惊得跪倒在地。

    “主恶则奴恶!”李浈嗤笑着扔下一句话,几乎连眼皮都不曾抬一眼,直接迈步而入。

    严恒掰着手指头想了想,而后冲那早已昏天黑地的护卫咧嘴笑道:“嘿嘿,恶奴,你是第十六个被老子一拳打断鼻梁骨的人!”

    说罢之后,严恒抬腿又冲那护卫胸口踹了一脚,这才心满意足地跟了进去。

    王绍懿看了看那护卫,轻声叹道:“我家的护卫就比你懂事!”

    王绍懿抬了抬腿本想自那护卫身前跨过,但让抬起腿来才发现。

    自己的腿太短了,随即作罢,只得老老实实地跟了上去。

    李浈没有去寻陈英,因为他的目的本就不是陈英。

    百名神策兵将前院围得水泄不通,尽管如此,前院还是空出了好大一片地方。

    李浈站在院内,看了看左右两侧厢房及正中的那间诺大的客堂,笑道:“将这里面的木头都运到李府去!不许剩,一条案子腿都不许剩!”

    “泽远,这不太好吧,怎么说陈英也是从二品,我们无旨......”

    周规话未说完,李浈笑道:“陈英也无旨意,却抄了李府,我只是取些劈柴而已,不打紧的!”

    说完,李浈拍了拍周规的肩头,脸上的笑愈发浓厚,周规见过李浈的这种笑,只是已记不起在何时何地。

    “阿兄......我能去么?”王绍懿指了指那些一拥而上的神策兵。

    “莫要弄坏了陈府牧的东西!”李浈笑道。

    王绍懿闻言顿时一脸兴奋,而后几步冲进了客堂,紧接着便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嘈杂声。

    “啧啧,年轻人就是不知轻重!”李浈摩挲着下巴,摇头轻叹。

    早已乱作一团的陈府处处充斥着哀嚎声,百余名护卫气势汹汹执刀而来,但在看到那一把把亮着寒光的横刀之后,却又纷纷狼狈而退。

    “是何人!?究竟是何人如此大胆!”

    人未见,声先至,声音很难听,尖锐刺耳,这或许是李浈这辈子听到过最难听的声音。

    李浈撇了撇嘴,满脸的厌恶之色。

    少倾之后,自人群中走出一中年男子,年约四十,面白无须,有些胖,但不肥,只是那肚子高高隆起,让人生厌。

    此人便是河南府牧,陈英。

    显然陈英是刚从睡榻上爬起,衣冠未整,散发凌乱。

    “你是何人?”

    陈英的语气不再如方才未见那般的凌厉,因为他知道,神策军意味着什么。

    “幽州行军司马李浈!”李浈背对着陈英,随口说道。

    “幽州......行军司马?”陈英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尽管李浈这个名字似乎在哪里听过,但这已不重要。

    “你们到此,可有陛下旨意?”

    陈英很警觉,至少比李浈处理过的那些官员都要聪明一些。

    “没有!”李浈答,依旧没有转身。

    “没有旨意为何擅闯我陈府?你可知我是谁?”陈英问,气势稍涨了一些。

    “河南府牧陈英!”李浈答道。

    话音刚落,便只听门外马蹄声骤然响起。

    陈英笑了笑。

    “启禀将军,是东都幾防的人!”一名神策士兵前来禀报。

推荐阅读:最强弃少 召唤万岁 醉枕江山 重生之温婉 重生小地主 光明纪元 神座 官术 官场之风流人生 火爆天王 与倒霉女鬼同居的日子 大魔猿 神级通灵师 庶女日记 神秘Boss,请节制 空间商女之摄政王妃 刁妻驯养记 开挂抢红包系统 灰星抗命 神级吞噬系统 紫微天尊 DOTA之召唤大法师 顾四娘家花满蹊 清贫居 娘子在上 我当神棍那几年 流光转 怎如倾城一顾 火影之通灵士 都市之食色猎妖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