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孔融被抓

文 / 最后的烟屁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荀彧是什么人?他立马明白蔡老头只怕是被孔融当了枪使,铜镜司明目张胆的跟踪监视,孔融难道不知道?他肯定是知道后,而且发现自己在少府衙门被属下们孤立、架空,所有跟他有过接触和来往人都跟他断了来往,所以才跑到蔡府去哭诉,蔡老头中了孔融的计,而且蔡老头其实有知道这一点,但这老头就是喜欢管闲事。

    荀彧走到蔡邕身边拱手道:“夫子,孔文举的事情下官已经清楚了,他自从进京之后大肆联络故旧和朝中大臣官员们,甚至还与武将交往,这事您不知道吧?”

    “这事老夫知道,可据老夫所知,孔文举拜访的都是昔日老友,并不是所为的结党串联,难道朝廷不允许官员大臣们进行日常的接触?若是如此,这官做得还有何意思?”蔡邕说这话时非常气愤。

    荀彧面对这蔡老头也颇感头疼,他只能耐心劝道:“蔡公,朝廷并不禁止官员大臣们私下接触,但问题是孔文举是什么人您不知道?他曾是一方诸侯,就凭这一点,朝廷就有足够的理由派人盯着他!他倒好,不但不注意避嫌,还上蹿下跳,我其实挺想知道他到底有何依仗,难道他以为凭借自己是孔老夫子的十九世孙,就没人敢把他怎么样?”

    蔡邕怒气冲冲道:“荀彧,你好歹也是士族大家出身,怎能说出这番话?老夫知道现在的朝廷相比从前好太多了,但问题是朝廷只有一个声音,老夫认为这是不妥的,孔文举也看出来这不妥,如果朝廷永远只有一个声音,是很可怕的,所以他才要联络一些故旧要在朝廷发出不一样的声音,谁能保证他刘成永远是对的?一旦他错了,却没有阻止他,后果不堪设想!”

    荀彧叹道:“蔡公啊,您以为就您老和孔文举看出来了,就再也没有其他人看出来?谁不知道这朝堂只有护国公的声音是不妥的?毕竟护国公不是皇帝,可即便如此,却是没有人阻止,您以为他们不想吗?他不是不想,不是不敢,而是不能!”

    “为何不能?”蔡邕喝问。

    荀彧叹道:“因为大汉天下如今是四分五裂,诸侯们在外虎视眈眈,如果朝廷内部不能统一想法,不能拧成一股绳,还有人拖后腿,这天下如何能够平定下来?事情总有轻重缓急,饭要一口一口吃,等到天下平定了,若有人再说朝廷不能只有护国公的声音,他们大可再去争取!”

    蔡邕怒道:“真到了那时候就晚了!那时刘成携平定天下的威望和权柄,谁还敢再说他的不是和坏话?”

    荀彧深吸一口气,用带着质问的语气道:“蔡公,难道你们真要把这大汉的气数败尽了才甘心?在外部威胁还没有解决之前,内部再出问题就是自毁长城!大汉想要中兴,朝廷想要再树立权威让天下臣服,必须依仗护国公!当今天下除了护国公,无人有这等魄力和担当!您好歹也是当世大儒,难道连这等胸襟和眼力都没有吗?孔圣人是否告诉我们,到底是何人荣辱和利益重要,还是天下重要?”

    蔡邕当即反驳:“难道在你眼里我等做这些就只是为了个人荣辱和利益?我等是担心长此以往他刘成的威望太高会危及皇权,到时候皇帝和皇室该如何自处?他刘成若是要谋朝篡位又当如何?那时可没人能阻止他了!除非他现在就传谕天下永不越雷池一步!”

    荀彧连退几步,脸上显得极度失望,“蔡邕,你们这是胁迫、讹诈!在下就想问一句,你们凭什么这么做?你们有何资格让护国公这么做?但凡有一点理智之人都不会对你们进行妥协!蔡公,念在你我都是儒门中人,在下最后给你一句忠告,您老回去告诉孔文举,让他老实一点,别再折腾了,他若再这样下去,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恕不远送,请吧!”

    蔡邕冷着脸甩袖上了马车,马车随即离开。

    荀彧看着蔡邕的马车离去,脸上显露出忧色,他想了想对家丁吩咐道:“去把公达叫过来!”

    “是,老爷!”

    荀攸的年龄要比荀彧大不少,但荀攸却是侄儿,而荀彧却是叔父,荀彧叫他来,他不能不来。

    荀攸很快就赶到了荀彧府中,对荀彧行礼道:“听闻叔父找我?”

    荀彧让荀攸坐下,说道:“这些日子朝廷内部不太平静啊,自从孔文举来了长安并上任少府之后,原本平静的朝廷开始掀起了波澜,我对此甚为忧虑!我担心如今朝廷大好的局面会因此失控,如此一来,我等的努力就白费了!”

    荀攸拱手道:“如今是冬季,不宜动兵,所以关东诸侯们也都没有了动作,不是躲在被窝里玩女人,就是被女人玩。朝廷的外部既然没有了威胁,有人闲得无聊就要在内部搞搞事情打发时间,这很正常!我觉得叔父不必过于担心,主公掌控得了局面!叔父担心的无非是孔文举搞得太过火,惹怒了主公,主公会因此迁怒于朝中其他士族,甚至是儒家吧?”

    荀彧叹道:“公达知我也!我让人打听过了,孔文举这些日子不但与许多昔日同僚、友人见面联络,还拉拢一批大儒,他还联络过今年科考中榜的士族年轻官员,甚至还接触过······军方将领。他跟那些旧友见面也就罢了,联络大儒和中榜的士族年轻官员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可他千不该、万不该与军中将领接触,这是最犯忌讳的事情啊!如今,孔文举已经被铜镜司的人盯上了!”

    荀攸道:“赵睿这个人,平日里看着挺随和的一个人,对任何人都很有礼貌,很讲礼仪。可又有谁知道此人其实是一个心狠手辣、极为阴险之人呢?以赵睿的秉性,若他要对付孔文举,绝对不会是像如今这样明目张胆的派人跟踪监视,他一定会派人暗中盯梢和跟踪,暗中收集证据,只等雷霆一击,可他却没有这么做,这就值得推敲了,到底是主公的意思呢?还是有人向主公这么建议的?不管是哪一种,赵睿在这件事情上没有决定权,他只是一个执行者而已!”

    “这么做看似要让孔文举无所作为,实际上却是要让他被孤立,他如今又被属下官员架空,在官衙中说话也不管用,无形的压力开始向他逼迫过去,他若顶不住,只怕会被逼得发疯!他若是消停下来,说不定过不了多久,这些压力就会消失,可在以我看来,他不是一个能闲得住的人!”

    孔融还真被荀攸说中了,他正不是一个能闲得下来的人,官员大臣们没有人再跟他接触之后,他却天天跑去太学跟那些学子们厮混在一起,也与很多读书人在一起吟诗作赋,提点和教导他们学识,这让他在太学学子和读书人那里得到了不少支持。

    “李大人,这孔文举依然不消停啊,每天都混在太学学子和那些读书人当中,他们甚至还在讨论向皇帝上书进言,请皇帝亲政!”赵睿把这件事情报告给了李儒知道。

    李儒听后思索片刻吩咐道:“这样吧,你下令把那些盯梢监视的人都撤了,只从暗处监视,最好能把细作安排到他身边去!”

    赵睿笑道:“李大人放心,他身边已经有我们的人了,就算不派人跟踪盯梢,我们能对他的行踪了如指掌!”

    “行,就这么办吧!若发现他又任何异常举动,立即来报告!”

    “明白!”

    这天下起了很大的雪,赵睿匆匆来向李儒报告:“李大人,刚刚得到消息,孔融聚集一大半太学生,他们打算前往皇宫请愿,请皇帝亲政!可能明日上午就会行动!”

    李儒笑道:“没有监视之后,这孔融胆子竟然会这么大,还这么快蛊惑了那帮太学生。暂时不要有什么举动,继续暗中盯着!”

    “是!”

    次日一早,赵睿的消息送到了李儒的手上,李儒得知孔融已经鼓惑那些太学生去堵皇宫大门了,当即对赵睿下令道:“派人把孔融抓起来关进大牢!另外给长安令也打招呼,让他出动衙役捕快,把在皇宫门口闹事的人全部抓进大牢里关起来!”

    赵睿有些忌惮,对李儒说道:“李大人,抓那帮太学生倒是好说,毕竟只是一帮太学生,但抓孔文举就有可能有大麻烦,他可是九卿之一,没有主公的指令就抓他,事后若是主公怪罪下来,下官可是吃罪不起啊!”

    李儒道:“此事你只管去做,出了事我来顶,绝不会让你背锅!上次主公把这事交给我的时候你也在场,我是有处置权的!”

    赵睿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好吧!我这就去安排!”

    不到半个时辰,孔融和那帮在皇宫门口请愿要让皇帝亲政的太学生们全部都被抓进了大牢关了起来。

    这下朝堂上可是炸了锅。 ( 三国第一保镖 http://www.chinahaa.com/117/117504/ )

www.91219.com:就这样,他来到离家不远的团安庆市大观区委员会,作为一名志愿者参加了西部计划的“基层青年工作专项行动”岗位。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