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咱家也是土豪啊

文 / 遍地沧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震鱼虽然简单,但里面也有很多技巧。

    首先就是选择什么样的石头。

    二道河的岸边和水里,都是河卵石。小的只有指盖般大小,大的直径有一米大小。

    有的石头完全埋没在水下,这样的石头砸起来,就会溅起很多水,用不了多一会儿,衣服就湿透了。

    现在天气还冷,一会儿就受不了。林驹就只是挑那些一半儿露出水面的石头砸。这样就能尽可能地不湿衣服。

    石头在什么位置,也有讲究。

    水太深的地方不行。水太浅的地方,鱼不在那里呆着,也不行。一般就在离河岸三四米远的地方,最为合适。

    石头的大小,也有讲究。

    石头太小,里面没有鱼。石头太大,砸了之后翻不动,有鱼也得不到。

    二道河的河卵石,不仅仅是鱼藏身的地方,其实也是人藏身的地方。

    这里的人盖房子、砌院墙,就都用河卵石。

    从河岸上捡起来,顶多从水里捞出来,把石头拉回家,就是建筑材料,也不用砖,不用钱买,也没人来管,就能盖成房子,既坚固又耐用。

    有的房子已经一二百年了,还屹立不倒。

    砸了一个多小时,鱼篓沉了起来。

    林驹掂量了一下,估计有十来斤。于是上岸休息一下,又点了一根烟。

    二道河里的鱼,本地人叫做河鱼。这是跟绿江的江鱼和黄海的海鱼区分开的叫法。

    河鱼的最大特点,就是味道特别鲜美。这种鲜味,江鱼、海鱼和水库里人工养殖的鱼无法与之媲美。

    几年之后,随着个人饭店的普及,二道河的河鱼,成了各个饭店必备的一道菜,

    也是外地到绿江来旅游、办事的人,必须品尝的招牌菜。

    今天林驹震的瞎胖头,在他前世的时候,每斤至少要值七八十元钱,还常常有价无市。

    现在这一鱼篓,放在他前世,可以卖上七八百块钱。

    河流污染和过渡捕捞,二道河里的河鱼,几乎绝迹了,最后被列为保护物种。

    当然,这个时候是不值钱的。

    一是人们手里没钱,二是还没有人意识到,可以把这当做一个生意来做。

    对于本地人来说,想吃鱼到河里抓点儿就行了,谁还会去花钱买?有钱干点儿什么不好?

    林驹今天也不打算做生意,这些鱼,就是晚上自己家里吃的。目的也很单纯,就是解馋和补充营养的。

    肉类,现在还是奢侈品。除了过年的时候杀猪之外,平常想买肉,没门儿。

    买肉那是城里人的专利,还要凭票供应。农村人那里来的肉票?便是你有钱,也没处买去。

    生产队里倒是有不少牛,但那是集体财产。

    牛是用来耕地、拉车的,是生产资料,即使是生产队,也没有权力杀牛。随便杀牛,那叫破坏生产。

    从古代的时候,许多朝代就是如此。

    肚子又叫了起来,林驹又饿了。

    十四岁的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好在林家堡的人,还能吃饱,粮食不算太富余,土豆和地瓜还是有的。

    林驹拿出了一个熟地瓜,剥皮啃了起来。

    这是早晨蒸出来的,今天中午在家的母亲、二姐和林驹,地瓜就是他们的午饭。

    唉,终究还是食物匮乏,没有营养,脂肪、蛋白质、淀粉这一类的高热量食物。玉米、土豆、地瓜里粗纤维多,肠胃蠕动功能强,人才容易饥饿啊。

    不过,会改变的,而且很快。

    没有钱,可以赚,没有票证,可以用钱买票证。只要有了钱,就能改变一切。

    吃一顿河鱼,一家人饱一顿口福,就是一个好的开始,就从一点一滴做起。日子总会好起来。

    林驹吃完地瓜,用一个石头把鱼篓盖上。到旁边的柳树趟子那里,折了两根柳树枝,留下底部的一个树杈,把其余的树杈去掉,就用这个串鱼用。

    把柳树枝从鱼鳃穿进去,从鱼嘴里出来,就可以把鱼串在树枝上,即使在水里面拖着,鱼也不会掉下来或者跑掉。

    林驹又下了水,开始砸起来。

    他打算再弄个十来斤,即使一顿吃不了,也可以用盐腌上,然后晒干。

    这样的河鱼干,用油一煎,吃到嘴里酥脆爽口,是一种上佳的美味。

    在林驹的前世,这种河鱼干和玉米面大饼子,被饭店整合成了一道招牌饮食“咸鱼大饼”,一个人吃一顿,至少要一百来块钱。

    想到这里,林驹不禁哑失笑。

    我靠,我现在过的生活,不就是前世有钱的时候,一直在向往的田园生活嘛。

    蓝天白云,没有污染的土地河流,纯天然无公害的食品,自己养鸡养鱼,想吃了就想去抓一些回来…….

    唉,不过那是在有钱有闲的条件下的田园生活。至于现在,还是要为了生存,为改善生活质量而奋斗。

    还是面对现实,放弃幻想,准备奋斗吧。

    林驹又抡起锤子,砸了起来。

    也没有手表,更没有手机,林驹看看太阳,两个柳树枝已经串满了鱼,估计有七八斤重。

    林驹上岸,回到家里。

    母亲和二姐不在,也不知道干什么去了,

    林驹又吃了两个地瓜,就开始给鱼开膛,把鱼肠子挤出来。

    也不用刀剪,两个大拇指使劲儿一挤,指甲就把鱼肚戳破了,把内脏清凉干净,用凉水洗了两遍,就用盆装了起来,放在菜板边上。

    抡大锤是个体力活儿,林驹歇下来,就感到一阵疲乏。

    不过,他还是坚持看了一会儿书,写了教案,到了四点来钟,实在困得受不了,就到炕上睡了。

    林驹被老七叫醒的时候,第一反应,就是闻到了炖鱼的鲜美味道。

    全家人已经回来,饭菜已经摆好,就等着林驹吃饭了。

    林家吃饭是有规矩的,长辈不上桌,或者不发话,没人会动筷子,这是从小就形成的家风。

    赵杰英端起碗,说了句:吃吧,众人才开始动筷子。

    “二哥,是你抓的鱼吧”?

    老七一边吃着,一边含含糊糊道。

    “是我抓的,好吃么”?

    “好吃倒是好吃,就是不能天天吃”。

    “二哥,你以后干脆天天在家抓鱼算了,这样就能天天吃鱼”。

    老五林骥出了个馊主意。

    “快点吃,吃完了写作业去。吃饭也堵不住你们的嘴”。

    老二林驰一瞪眼睛,几个小的立刻没电了。

    林驹不禁心里苦笑。

    少年不知愁滋味,还天天吃,这一顿鱼就七八百块钱,放在前世,咱家也是土豪啊。

    [m..] ( 重生之我要回农村 http://www.chinahaa.com/119/119570/ )

www.91219.com:  针对临汾环保局此前的分析,也有市民质疑:“要说大气污染烧散煤是主因,那前几年也有(空气)好的时候,那会儿人们就不烧散煤了?这几十年都是怎么过来的?”  “尴尬”的晋南烧饼  散煤整治中,同样遭遇尴尬的还有山西面食晋南烧饼。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