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黄老道

文 / 遍地沧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林驹回到家里,母亲和二姐都在,这回就不用他收拾鱼了,赵杰英揽过了这个差事。

    林驹吃完了饭,赵杰英也把鱼收拾干净,用一个盆分了一半儿,交给了林驹。

    “去,给黄老道送去,你去年冬天生病的时候,还是黄老道给治好的”。

    这个倒是应该还个人情,林驹就端着鱼,到黄老道家里去。

    黄老道以前是玉皇顶道观的道士,后来和尚、道士都不让当了,就被就近赶到了林家堡,在这里定居下来。

    黄老道也不在生产队出工干活,一年到头大部分时间都在外面行走。

    头几年回来的时候,带回来一个孩子,据说是个孤儿,就跟着黄老道一块儿过日子。

    这个孤儿今年十六岁,比林驹大两岁,黄老道给他起了个非常威风的名字,叫做黄天大。平常也跟着黄老道一起在外面行走。

    爷儿俩在外面的营生,就是给人算命、看风水、择吉选日子。出去一趟,就是个把月。

    在城里就住店,在农村就住在老百姓家里面。

    这一行现在被定位为封建迷信,属于“破四旧”的目标之一。

    但表面上是这样说的,暗地里人们仍然有这种需求。

    算一个命一块钱,结婚选日子一块钱,选择坟茔地看风水五块钱,盖房子看风水,加上选日子五块钱。

    两人出去一趟,每回都能拿些钱回来。所以这爷俩的生活还不错,在林家堡属于高收入家庭。

    黄老道出去,生产队给开介绍信,证明两个人的身份。就像关里有的地方给出去讨饭的人开介绍信一样。

    安东人说的关里,指得就是山海关以里的地方。

    不过,在安东这边,还极少有人出去讨饭。

    生产队开介绍信,也不白开,黄老道每年要给生产队交一百块钱。就不用在生产队干活,到时候照样能从队里分到粮食、土豆、地瓜这些东西。

    黄老道的营生,其实跟林甲寅这样的烟把头属于一个性质,属于生产队外派的创收人员。

    区别只在于黄老道属于脑力劳动者,技术含量更高一些。

    黄老道的另一个本事,就是懂得一些医术,会自己配药。

    林家堡周边的山上有很多药材,自己去采一些,平时村民上山遇到了,顺便采一些,就给他送去。

    村民们也不要他钱,等到自己有个病什么的,黄老道就给看看,给些药,免费给村民治病。成为合作医疗的一个重要补充。

    不过,在林驹看来,黄老道是个纯粹的医生。

    以前当道士,是给人提供精神服务,治疗心理疾病。

    现在送医送药,治疗生理疾病。

    给人算命、看风水、选日子,其实也是一种心理咨询服务。

    只是这是华夏式的心理咨询服务,跟西方弗洛伊德、荣格等精神分析学流派不同而已。

    黄老道和黄天大两人都在家,黄天大正在背诵算命口诀。

    十几年之后,玉皇顶重修,黄老道又被请回到了玉皇顶。

    前世的时候,林驹还给玉皇顶捐了十万块钱。

    那个时候,黄天大虽然没有出家,但就在玉皇顶给人算命、解签,要不就出去给人看风水。后来以玉皇顶为依托,创办了一个养生中心,有很多信徒,其中不乏一些名流。

    黄天大成了著名的易学大师。

    “黄大爷,我抓了点儿鱼,我妈叫我给你们送过来一些”。

    “哦,林驹啊,那就谢谢你了,天大,收起来吧,晚上炖了吃”。

    “林驹,我正想去抓鱼呢,你就送来了,我倒是省事儿啦”。

    黄天大接过鱼,送到外屋去了。

    “黄大爷,我家欠你的钱,过几天就还给您”。

    林驹爷爷奶奶有病,就曾经跟黄老道借过钱。现在林家的五十来元外债,就是欠黄老道的。

    “不急,不急,你家现在不宽裕,什么时候有钱了,再还也不迟”。

    “是啊,林驹,你不要着急,实在没钱就不要了”。

    黄天大倒是挺豪爽。

    他的性格有些古怪,跟一般人都不太来往,话也很少。

    唯独跟林驹比较投缘,两人到一起,几乎无话不说。经常把他在外面行走的见闻,绘声绘色地告诉林驹。

    “林驹,我听说你现在给老师上课,好啊,看来将来考大学没什么问题啦。把你的生日时辰报上来,叫天大给你算一下,也叫他练练手。你送来的鱼,就当是你的卦金,他也没空算”。

    “好啊,那就谢谢啦”。

    卦金,就是算命的报酬。

    空算,就是算命不给钱。

    算命这一行的规矩,不能空算。

    算命也好,看风水也好,属于偷窥神意,泄露天机,要受到上天五弊三缺的惩罚。

    所谓五蔽,就是孤、独、鳏、寡、残。

    幼而无父为孤,老而无子为独,老而无妻为鳏,老而无夫为寡。

    残,就是身体上有缺陷。

    三缺,就是缺钱、缺权、缺命。

    缺钱,倒不一定是挣不着钱,而是攒不下钱,钱像流水一样,左手进,右手处,难以留给后代。

    缺权,就是不能掌握权力。

    缺命,倒不一定就是死了,只是多灾多难,寿命短一些而已。

    但是,收钱给人算命,就不受五弊三缺的惩罚。

    到时候就可以跟老天爷说,我给人算命,只是混碗饭吃的手艺。

    我又不会干别的,不给人算命,你老天爷叫我饿死啊?

    上天有好生之德,不应该因此就惩罚我吧。

    如果是空算,就属于拿自己的手艺瞎显摆,故意泄露天机,那就要受到五蔽三缺的惩罚。

    有的人觉得自己是命师的亲友,跟命师比较熟悉,有事儿没事儿就叫命师给算一下。

    甚至为了显摆自己跟命师的关系,还带别人来,叫命师给算命,命师给测算之后,也不给钱。

    他自己显摆一通完事儿了,但对于命师来说,就比较为难。

    给他算吧,又不给钱,这就坏了规矩。

    不给算吧,又是熟人,驳了他的面子,很可能伤了感情。

    于是就稀里糊涂地假装算一下,说些套话、客气话,应付一下。

    于是就说人家算的不准。

    其实不是算不准,不愿意给你算而已。

    比较传统的,真正守规矩的命师,即使给自己的亲生儿女算命、看风水,都要收钱。

    收了钱,走了程序之后,可以再给回去。这是老子赚了钱,给儿女的。

    如果不收钱,就是空算,就是坏了规矩。

    [m..] ( 重生之我要回农村 http://www.chinahaa.com/119/119570/ )

www.91219.com:  马顺清简历  马顺清,男,回族,1963年1月出生,青海西宁人,1983年7月参加工作,1984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中央党校培训部三年制研究生班毕业,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文学学士。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