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必要的手段

文 / 遍地沧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每年的谷雨季节,是这里种地的时候。

    这些年的农村学校,都有农忙假,一般是十天左右。

    老师和学生放假,除了参加生产队的劳动之外,还有家里的自留地也要种。

    农忙假一年两次,春天种地的时候一次,秋天秋收的时候一次。

    算是寒假和暑假之外的假期。

    这里一般四月二十号左右种大田,今天是四月十七号,再有三天就放假。

    放假的时候,老师的培训也暂停,林驹就打算利用这个时间,到绿江市去卖蛤蟆。

    到了学校,林驹就去找陈老二、陈老三和陈老四的老师,叫他们把这三兄弟留下,放学后给他们补课。

    林驹也没瞒着,就把事情跟老师们说了,又跟他们要了以前的试卷。

    老师们现在对林驹都比较尊敬,也知道他不会胡来,放学后,就把陈家兄弟给留下来。

    看着三兄弟局促不安的样子,林驹不禁有些好笑。

    几个小屁孩儿,还得我亲自出马来对付你们,你们是存心叫我丢人啊。

    “现在,我给你们补课。要想补课,就要考你们一下,看看你们哪个地方学得不好。现在先考试,好好答题,不准作弊”。

    林驹就把卷子发了下去。

    几个小家伙儿一见林驹把他们找到办公室里,心里就慌了。

    现在又要考试,就更加蒙圈。

    但林驹是老师的老师,他们自然也不敢说什么,只好乖乖地答卷。

    考试,补课什么的,自然都是扯淡。林驹也懒得看着他们,就找出钢板、铁笔、蜡纸,一边刻蜡纸,一边等着陈家的家长来。

    这个时候还有没复印机、速印机之类的东西,学校也没有打字机。

    要想印点儿学习资料、试卷,就要用油印机。

    把蜡纸放在钢板上,用铁笔在蜡纸上写字。然后把蜡纸放到油印机上,用一个滚子沾上油墨一推,就印出来一张,如此反复。

    林驹刻的倒是资料,不过跟学习无关,而是关于小龙虾,也就是蝲蛄的资料。

    蝲蛄在农村的河里有的是,不过在绿江市里,还是稀罕物。

    过几天到绿江卖蛤蟆的时候,林驹打算带点蝲蛄去,试一下在绿江市里的反应。

    如果反应良好,林驹打算将来叫二姐林驰做一下这个生意。

    蝲蛄的学名,其实叫东北黑鳌虾,一般的正式名称,叫长白山龙虾。老百姓叫做蝲蛄。

    本地人吃蝲蛄,一般是两种吃法,一种是蒸熟了吃,另一种是做蝲蛄豆腐。

    蒸法很简单,放到锅里蒸熟就行,有时候加点儿盐清蒸也可以。

    做蝲蛄豆腐,稍微费事一些,但在技术上并不难。

    把蝲蛄放进盆里,里面加点醋,这是叫蝲蛄把肚子里的泥沙等污物吐出来。用清水清洗后,把蝲蛄后背的壳揭去,把尾巴去掉,然后放在石磨上磨碎,或者用碗罐捣碎,用纱布过滤之后,去掉硬壳,留下蝲蛄汁液。

    把水烧开,不加油,把蝲蛄汁液缓慢地倒进水里,蝲蛄汁液就会变成粉红色的象豆花一样的块状,汤汁也变成乳白色。

    两分钟后,加入盐,香菜,葱花,蝲蛄豆腐就做成了。

    蝲蛄豆腐的最大特点,就是味道特别鲜美。有一种特别的天然香味。吃过之后,香味还久久令人回味。

    东北的蝲蛄,跟南方的小龙虾不一样。它对于生存水质的要求,比较苛刻。适应性比较差。水质受到轻微污染,就会造成蝲蛄死亡。

    在林驹的前世,由于河流污染,不仅是二道河,就连周边地区,蝲蛄几乎都已经绝迹。

    只有少数深山地区,没有污染的河流,才能见到一些。

    那个时候能吃蝲蛄,已经成为一种奢侈的享受。

    林驹现在刻写的,就是关于蝲蛄的常识,营养价值介绍和蝲蛄豆腐的做法。

    林驹刻完,就开始油印。纸是现成的,林驹也不客气,就拿来用了。

    反正他给老师们上课也不要钱,就当是学校给的报酬了。怎么算,也是学校赚了,林驹心里没有任何负担。

    这边印完了蝲蛄资料,陈家兄弟的父亲得到信儿,也来了。

    林驹也不隐瞒,就把事情说了一遍,明着告诉他,好好管教一下自己的孩子。

    当然,大道理还是要讲的,诸如从小不管教,将来长大了,弄不好就学坏,进监狱之类的。

    作为一个老师,这些话都是随口就来,也不用去学。

    到学校见老师,几乎是所有家长都感到头疼和丢人的事儿,陈父也不例外,自然感到丢脸和恼火。

    不免就向林老师道歉,说了不少好话,把三个儿子骂了一通,一人踢了两脚。

    林驹等陈父骂得差不多了,才劝住了他。最后以陈家三兄弟明天给老五林骥道歉为条件,结束了这个事件。

    犯了错误,就要付出代价,即使小孩子也是如此。否则将来他们就会越来越胆大妄为。

    林驹也要通过这件事情告诉别人,我的弟弟妹妹不欺负别人,但也不会让别人欺负。

    有的时候,就必须通过某些信号,把自己的意志传达出去。

    陈家人走了,林驹就到了陈校长这里。

    下午从家里出来的时候,林驹带了六个鸡蛋,两个咸鸭蛋。

    到供销社的时候,顺变买了二斤白酒,来到学校的时候,就一起送到陈校长那里去。

    说是自己晚上不回家吃饭,就在陈校长这里蹭一顿饭,然后直接给老师们上课。

    陈校长问林驹陈家人怎么回事儿,林驹也不隐瞒,就实话实说。

    “对,就该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小孩子不大,还要称王称霸。也就是你,要是换了我,早就揍他们了”。

    “你当校长的,揍他们一顿没毛病。因为牵涉到我家弟弟妹妹,我要是打他们,就难免出闲话。我现在不仅仅是学生,大伙儿还都叫我一声老师,做事儿就得慎重一些”。

    陈校长看看林驹,叹了口气。

    “林老师,你要是赶上我这岁数,你现在就当大官儿了,来,喝酒”。

    当官儿?当官儿有什么意思?混官场多累啊。还不如赚钱,当个逍遥农民呢。

    人这一辈子,有钱有闲,活得逍遥自在,当个富贵闲人,才是最高境界。

    陈校长切了一盘酱肉,炒了一个土豆丝儿,一盘鸡蛋,两人一人一个咸鸭蛋。

    四个菜,已经是难得的小康水准。

    现在的鸡都是散养的,鸡蛋炒出来,颜色金黄。

    跟前世的蛋鸡场出来的鸡蛋明显不一样。

    在林驹的前世,这种当地农家散养的,不喂合成饲料的鸡,有一个专门的名字,叫做笨鸡,用来跟养殖场的肉食鸡区分。

    笨鸡的价格,是肉食鸡的五倍左右。

    笨鸡蛋也是养殖场鸡蛋的三四倍价钱。

    这里的鸭子也是散养的,每天自己到河里面,吃鱼吃虾。

    鸭蛋黄是金黄色,打开之后,直往外冒油,有一种特别的清香。

    两人慢慢地喝着,不时地闲谈。

    周玉贵现在已经走了,关于上次对付周克家的事儿,陈校长和二大娘回来之后,也没跟林驹说,林驹也没问。

    在他们看来,这是作为校长和长辈应该做的事情。林驹也认可这种看法。

    毕竟自己年纪还小,有些事情不便于出头。享受一些长辈的照顾,似乎也不为过,心里记住这份情谊就行。

    [m..] ( 重生之我要回农村 http://www.chinahaa.com/119/119570/ )

www.91219.com:互联网技术快速发展,各种网络应用层出不穷。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