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太合算了

文 / 遍地沧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快下班儿的时候,林驹就跟着葛昌盛一起到了招待所。

    刚进房间不久,刘全河就来了。

    不是他一个人来的,还带了一个女的,正是昨天林驹在刘全河办公室门口见到的那个女人。

    这个刘全河,出门还带着小蜜来,也真有他的。

    “哎哟,这不是葛科长么,原来你也认识林驹老弟啊”。

    两人果然认识。

    “刘主任,林驹跟我沾点儿亲戚,以后你可要多照顾他啊”。

    “葛科长客气,林老弟做事儿爽快,将来你我都要靠他照顾呢。对了,林驹,介绍一下,这位是你丛姐,丛丽,也是洗相的,将来你要学习洗相,就找你丛姐”。

    “丛姐好,以后还请丛姐多关照”。

    “不用客气,领导有指示,我就照办”。

    丛丽的态度,有些冷淡。

    林驹估计,是有点儿傲娇之气,没太看得起自己。

    不过他也不在乎。

    连我你都看不起,也活该你没有福分。

    闲聊了几句,就出去吃饭。

    见林驹要往绿江饭店进,几个人不约而同地停住。

    “林驹,换个地方吧”。

    葛昌盛拉了林驹胳膊一下。

    “为什么换地方?这里最近啊”。

    林驹就装傻。

    “是啊,林驹,这里东西太贵,不是咱们这样的人来的地方”。

    刘全河也附和道。

    两人虽然是小头目,偶尔也有人请他们吃饭,但是这样的地方,他们还从来没来过。

    这不是他们来得起的地方。每次路过的时候,也只能向里面看看,幻想着自己能有一天,在这里吃上一顿饭。

    现在这一天来了,他们反倒有些胆怯。

    “你知道在这里吃一段饭多少钱么”?

    今天刘全河跟丛丽说了林驹的事儿之后,一听说林驹是农村来的,丛丽就老大不愿意。

    见了面,一看竟然是昨天在门口见到的那个小孩儿,心里就更加反感。

    现在这个人竟然要到绿江饭店吃饭,简直是不知天高地厚。

    他身上有多少钱?竟敢到这样的地方来请客。

    如果他没有那么多钱,进去了,再灰溜溜出来,岂不是更加丢人?

    “丛姐,要多少钱?有个三四十块钱,怎么也够了吧”?

    “不用,不用,那里需要那么多钱”。

    刘全河忙道。

    “那还等什么,走”。

    林驹率先进去,找了一张桌子坐下。

    “各位想吃什么,看看菜谱,随便点”。

    现在的饭店,桌子上也没有簿式菜谱,大厅里只有一个大菜谱,挂在墙上。

    几个人从来没到过这等地方,也不知道林驹究竟有多少钱,这个菜也不好点。

    “随便来点儿就行了,挑便宜的”。

    即使便宜的,也要两块来钱一个菜。

    两三块钱,在别的饭店,够几个人吃一顿饭的了。

    “既然你们不点,我就代劳了,你们稍等一会儿,我去开票”。

    现在吃饭,都是先开票交钱,下单之后再做菜。

    林驹回来的时候,带了四瓶汽水,外加一瓶五星牌53度茅台。

    “林驹,怎么要茅台了,这得好几块钱吧”?

    “也不贵,四块三”。

    贵不贵,要看什么时候。

    前世的时候,一瓶1979年的茅台,至少好几万块钱呢。

    将来钱宽裕了,收藏点茅台,等着升值,似乎也是个不错的选择。上万倍的利润,上哪里找这样的好事儿去。

    不一会儿,服务员送来了八瓶啤酒。

    “哎呦,还是瓶装啤酒啊”。

    这回丛丽也小声叫了起来。

    现在市面上的啤酒,都是散装的。

    瓶装啤酒非常少见,只有一些内部供应。许多时候,即使花钱也买不到。

    “各位都是贵客,只有这样的酒,才能配得上你们的身份”。

    “林老弟如此破费,真叫我们过意不去,以后你们来人学习洗相的事儿,就交给姐姐啦。姐姐一定好好教你们”。

    人嘛,不怕打,不怕骂,就怕捧,给足了面子,他就自己回报了。

    “是啊,你们将来洗相的时候,建设暗房,你丛姐可以去帮忙。相纸、显影液、定影液这些东西,从哪里进货,多少钱,去找谁,我都给你写下来,我再给你写封信,你去找就行”。

    刘全河说着,就从包里拿出纸笔开写。

    他写完了,这边菜也上来了。

    菜,林驹没挑最贵的点,点的都是中档价位的菜,有狍子肉,螃蟹,虾爬子,一个牛肉,一个排骨,一个辣椒。

    狍子本地山里就有,绿江本身就靠海,海货也不贵。

    现在的菜码都大,人们虽然比较能吃,但四个人六个菜也足够吃。

    凭着酒水高档这一点,就足以提高这顿饭的档次,把这几个人给唬得一愣一愣的。

    林驹举起了酒杯。

    “今天能够跟几位坐在一起喝酒,非常荣幸。我敬各位一杯。男同志干了,女同志随意,我先干为敬”。

    “不行,现在男女平等,妇女能顶半边天,我也干了”。

    嘿,这个丛丽,还真有些豪爽之气。

    “好,丛姐如此爽快,恭敬不如从命,干”。

    几杯酒下肚,气氛就亲热起来。

    东北的女人,很多都能喝酒,也不太讲究礼教束缚。除了喝酒,还有不少人抽烟。

    现在岁数比较大的女人,抽烟的很多。

    有的是抽烟袋,有的是卷纸烟抽,烟都是旱烟。

    林驹的奶奶、大娘、老婶就都抽烟。

    农村的每家每户,都备有一个烟笸箩,里面装着旱烟和卷烟纸,来了客人,第一样招待,就是把烟笸箩送上。

    丛丽也抽烟,不过她抽的是烟卷儿。虽然不是细长的女士烟,只是一般的不带过滤嘴的香烟,但夹着烟的姿势,也颇有些小资情调。

    一顿饭吃了两个来小时,四个人一瓶白酒,每人两瓶啤酒,都喝得晕晕乎乎。

    几人把林驹送回招待所,才一起离去。

    出了一身汗,林驹去澡堂子冲了个澡,回来躺在床上,翻出了刘全河给他的那张纸。

    一顿饭,花了二十四块钱,换来一定的交情,摄影材料的信息,外加洗相技术,怎么算,都赚大了。

    这个生意做得,太合算了。

    不过,回家之后,这顿饭的事儿,就只好隐瞒不说。

    要是叫老妈知道,一顿饭吃了二十多块钱,不知道要心疼加唠叨多久呢。

    [m..] ( 重生之我要回农村 http://www.chinahaa.com/119/119570/ )

www.91219.com:本方案发布前已制定地方性法规、对居民生活垃圾分类提出强制要求的,从其规定。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