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9章 十三大件儿

文 / 遍地沧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咣地一声,门开了。

    周冰和两个十四五岁的孩子,一人扛着一个箱子进来。

    “林老师,东西给你送来了,哎呀,可累死啦”。

    林驹在三道河下车的时候,自己东西太多,拿不了。就把飞碟送到出租屋内。

    正好看见了周冰几人,就抓了他们三个帮自己扛缝纫机,他自己用自行车带着两个收音机先回来。

    现在周冰才把缝纫机送来。

    “你们几个都没摔着吧”?

    “没有,东西一点儿也没磕着”。

    “你们等一下”。

    林驹掏出两张一块钱,给两个孩子一人一张。

    “拿去买糖吃”。

    “林老师,我呢”?

    周冰伸出手,可怜巴巴的。

    “你等一下”。

    林驹回屋,拿出了最后一副麦克镜。

    “来,周冰,我答应你的,现在给你”。

    “麦克镜?林老师,太谢谢你啦”。

    “行啦,行啦,走吧,回家去吧”。

    说话间,林甲寅和赵杰英已经把缝纫机的包装打开。

    “哎哟,老四,还是飞人牌呢,比你二大娘的那个都好”。

    赵杰英满脸笑容,这回连埋怨林驹乱花钱都忘了。

    林驹买缝纫机,是她最可心的东西。

    这回给自己家人做衣服,再也不用求人,或者一针一线地缝。

    “妈,明天我去绿江,多买一些线回来,各种颜色都买一些。爸,咱俩给装上”。

    “好好好。这回你妈做衣服可省事儿了。咦,这么算来,咱家这四大件儿不就全了么”。

    我说林甲寅老爹,你这智商堪忧啊。现在才算明白这个账啊。

    “你们爷俩慢慢弄,我去烙粘火烧去”。

    “哦,对了,妈,我包里有糖,二斤是黄老道的,剩下的都是咱家的”。

    没一会儿,赵杰英拿着糖进来。

    “老四,从哪里弄这么多糖”?

    现在一家一年才一斤糖票,这一下子七八糖,难怪赵杰英吃惊。

    “拿电子表换的,一块电子表,换十斤糖票,两个收音机票,一个缝纫机票”。

    “这电子表这么值钱”?

    “外面卖六十块钱”。

    “六十块钱?不行,我还得把我的表要回来”。

    林甲寅刚要出门儿,生产队长歪脖林进来了。

    “三哥,我来给你送表来了”。

    “你就戴着呗,一块破表,没有了,老四再给我买”。

    林甲寅转眼就装上了大个儿。

    “那怎么行,挺贵的东西。这帮人也不自觉,从我手里借出去,就一个转一个的。今儿个我要是不要回来,他们还不想给,这手表也在外面过年了”。

    林甲寅虽然装,还是把手表接了过来。

    “哎哟,这不是缝纫机么,你家买缝纫机啦。哟,这还有收音机呢”。

    “哦,俺家老四这个败家子儿,就知道瞎花钱。不让他买,非要买。都说什么四大件儿,咱们庄稼人,哪有那么多讲究”。

    林甲寅本来就有些好面子,现在又开始曲线装大个儿。

    “三哥,你可别这么说。你家可不是四大件儿。自行车两台,手表一人一块,加上照相机,十三大件儿啦”。

    十三大件儿?在哪里?

    林驹听着都有点儿蒙圈。

    随即就明白了歪脖林的算法。

    一人一块电子表,家里八口人,就是八件,两台自行车,一台缝纫机,一台收音机,一台照相机,可不就是十三大件儿嘛。

    只是六块钱的一块电子表,就算成一大件儿,是不是有点儿浮夸?

    歪脖林倒也不客气,就蹲下来帮着装缝纫机。

    缝纫机装好,林驹调试了一下,拿了两个布头试了一下,见好使了,就算完事儿。

    也到了四点来钟,林甲寅就留歪脖林喝两盅。

    两人平常关系还好,见林甲寅诚心挽留,歪脖林也就不客气留下。

    供销社下午四点半关板儿,林驹见还来得及,就骑上自行车去了供销社,买了一堆鱼罐头,红烧肉罐头,午餐肉罐头,外加几斤小咸鱼。

    上回林驹从马二家拿回来的肉还留着,赵杰英又炒了个酸菜,煮了十个咸鸭蛋。凑了六个菜。

    林驹又去大河,把在冰上玩疯了的老五、老六、老七找回来,一家人加上歪脖林开始吃饭。

    老大林骏照例在胡家堡,也就没人去管他。

    晚饭的主食是粘火烧。

    做法跟一般的白面火烧相似,只是主料不同。

    粘火烧,顾名思义,用的是粘玉米和粘高粱米。

    这里人的饮食习惯,受旗人的影响,也喜欢吃粘食。除了粘高粱和黏玉米,还有大黄米。

    林家堡以至于马家堡子,虽然是山区,但是人口并不稠密,土地比较多,分地之后,平均一人有五亩多地,还剩下一些机动地。

    在一些坡地上,就种上一些比较耐旱的杂粮,象大黄米、黏玉米、红小豆,绿豆等作物。

    在林驹的前世,他的一些关内的,或者南方的农村大学同学,有的人家里只有一亩地,甚至还不到一亩地。

    林驹简直难以想象,他们那里是是如何凭着一亩地养活那么多人口的。

    即使一年种上两季甚至三季庄稼,也仍然比较吃力。

    喝酒间,未免就谈起了发财门路的事情。

    这也是分了地之后,这里人最经常谈论的话题。

    事实上,这个时候有固定工作的人,基本上还没人做生意,甚至还瞧不起做生意的人。

    象丛丽、杨兰、杨成那样,只是个例,不具有普遍性。

    城里做生意的,多是那些没有工作,或者下乡回城安排不了工作的人。

    另一个主要群体,就是胆子比较大的农民。

    林驹出名的原因,除了他有几个比较成功的商业案例和赚钱之外,还在于他以一个小孩儿和学生的身份,能够给老师讲课,在中学里成绩也很好。人们几乎公认他将来会上大学,前途看好。

    小孩儿和学生的身份,让人们对他比较宽容,林驹其实在这方面,占了很大便宜。

    但既然歪脖林提到了此事,林驹就得说一下。

    “我上回在马二家里说了一回,叫他做豆腐或者收破烂。不知道他干了没有,叔要是想干,不妨去问一下马二。他没干的,你就干一样”。

    “其实,即使他干了,你也可以干。他在城里做豆腐,你就在家做豆腐。反过来也行”。

    “你养鸡,或者收鸭蛋卖也行,要不就象我爸一样种烟”。

    “就没有别的来钱快的道儿”

    歪脖林有些不甘心地问道。

    [m..] ( 重生之我要回农村 http://www.chinahaa.com/119/119570/ )

www.91219.com:  虽然有点异想天开,然而网易之前不是没有过这样的想法,比如那个失败的梦幻西游口袋版。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