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章 水桂避难

文 / 遍地沧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花卉苗木也好,塑料大棚也好,首先必须有土地。

    以前在生产队的时候,土地都是集体所有,想干这些事情,几乎是不可能的。

    但是现在土地分了,就有了这种可能。

    当林驹在学校的办公室里,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黄天大和二姐时,立刻得到了两人的支持。

    黄天大支持,是经过林驹的一番分析,他理解了林驹的思路,认为这是一条切实可行的道路。

    林驰的支持,住则出于对林驹的信任。

    在她看来,自己这个弟弟以前的每个生意都赚钱,这一次也不会错。

    至于将来是否就能象林驹说的那样赚大钱,林驰一时之间还算计不出来,她也懒得算计。

    总之老四做生意上不会有错,自己跟着赚钱就行了,何必费那么多脑筋。

    “我家的地,我和我爸都不种,就都拿出来。否则在那扔着也是白白地撂荒”。

    “老四,咱家其实也能剩下来一些地,叫我说,除了种烟,其他的都不用种。没有粮,到时候可以买粮吃。交公粮的任务,到时候买点儿粮顶数就行,省的自己家费劲巴拉地去种,有种地的工夫,随便做点儿买卖,也赚回那个钱”。

    “土地的事儿,有几个事情要解决。一是最好集中连片,这样将来便于管理。这一点,可以跟别人调换一些土地。”

    “二是位置和水源。尽可能地靠近道路。即使不靠近道路,地势也要平坦,修路方便,将来可以走汽车”。

    “还走汽车,什么时候能有汽车,这辈子也别想”。

    “二姐,去年的这个时候,你想到咱们能有二十来万来块钱么”?

    “唉呀妈呀,老四,你说的还真有道理,过几年,兴许咱真就能买上汽车呢”。

    什么叫兴许能?就能好不好?

    要不是现在政策不允许,我早就买了。

    “第三个,就是尽可能多地承包一些土地。现在队里还有不少机动地,有的比较偏远,有的比较瘠薄,有的是山坡地,别人都不愿意要,咱们可以趁着这个机会,多承包一些。天大,这件事就由你去做,飞碟的事儿,暂时就交给二姐来负责”。

    “也好,一会儿我就去找歪脖林核计一下。她媳妇儿现在也卖飞碟,用得着咱们,话好说一些”。

    “林老师,林老师”。

    一个学生在外面叫。

    林驹出去。

    “这位同学,找我有什么事儿么”?

    “外面有一个人找你”?

    “什么人?他说没说是谁”?

    “没说,不过说话不是咱们这里的口音,有些听不懂”。

    外地人?谁会来找我呢?

    “好啦,谢谢你同学”。

    “驹子,谁来找你”?

    黄天大和林驹都出来了。

    “不知道,我们出去看看”。

    三人到了校门外,就见一个人站在那里,正焦急地东张西望。

    “水桂,你怎么会来了”?

    来人正是给他们供货的水桂。

    这个家伙突然从南方来到这里,便是林驹,也感到意外。

    “哎呀,总算是找到你们了。这里说话不方便,找个方便的地方,我再跟你们说”。

    “好,跟我来吧”。

    三人就带着水桂,到了林驹的住处。

    林驰给水桂倒了一杯水。

    “水阿哥,有什么话,你就慢慢说,这里没有外人,你到了这里,就当到了自己家一样”。

    “我就不瞒你们了,这次来,是想到你们这里避难的”。

    林驹不禁一愣,随即镇静下来。

    “水阿哥不要着急,把详细情形说说”。

    正如林驹预料的那样,随着《大西洋底来的人》的播出,麦克镜成了风靡一时的热潮。

    此前就已经有一些人在倒腾电子表这类东西,麦克镜的热潮,也把电子表、收录机的热潮带动的更加火爆。

    强大的市场需求,使得各地许多人,纷纷奔赴南头,去抢购电子表和麦克镜。

    当地许多干水货的人,也纷纷大量进货,不断提价。

    在最高峰的时候,在当地的交货价,电子表已经达到了20元一块,麦克镜也被炒到了18元一副。

    即使这样,仍然供不应求。

    就是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抢货,南头当地连续发生了三起黑吃黑事件,其中一起还闹出了人命。

    与此同时,在南头、羊州、以及当地的不少火车站,都出现了大量携带水货的人。

    这种乱象,终于引起了官方的注意和重视,开始了清理整顿行动。

    无论是本地供货的,还是外地来买货的,都有不少人被扣留起来,要不就是罚款。

    其中的周玉贵,就是在这波浪潮中的倒霉蛋之一。

    其实,这种情形,林驹在春节前就已经预料到了。

    所以才有了黄天大和林驰宁愿不在家过年,也要提前把货发回来的举动。

    如果他们跟其他人一样,也是年后再行动,现在他们也很可能倒霉。

    目前,水木棉已经回到香港避风,姐弟两人研究之后,觉得林驹这里最为可靠,于是水桂就投奔到了这里。

    “水阿哥,官方曾经找过你么”?

    “那倒是没有。我做的比较隐秘,从来没有公开过,三里桥的人虽然有不少人知道,但是我从来没得罪过他们”。

    “这回的黑吃黑事件,有你的份儿么”?

    “没有,都是别人。这样的事儿我从不干”。

    林驹之所以问的这么详细,就是要评估一下,水桂的事情到底有多严重。

    如果他牵涉到了刑事案件,或者他是当地做这一行的龙头老大,或者在当地民间民愤极大,就有可能被官方盯上。

    如果是那样的话,水桂即使到了这里,林驹也保不了他,很可能还把自己也搭进去。

    在这种情况下,林驹就不能收留他。即使自己不把他交出去,也顶多给他几个钱,把他打发走。

    林驹给黄天大使了个眼色。

    黄天大一直跟林驹在一起,密切合作。两人几乎达到了心意相通的地步。

    此时见林驹给他使眼色,立刻明白了林驹的意思。

    就在此时,林驹突然出手,一把就扭住了水桂的一只胳膊。

    与此同时,黄天大也扭住了水桂的另一只胳膊。

    “好一个水桂,在家里犯了事儿,还敢到这里来诓骗我们。今天就把你送到派出所去,交给警察”。

    林驹说着,就跟黄天大把水桂按在炕上,动弹不得。

    “老四,你疯啦”。

    林驰喊道。

    [m..] ( 重生之我要回农村 http://www.chinahaa.com/119/119570/ )

www.91219.com:但自从创业以来,我的梦想是通过21g改变工业设计在中国的行业地位,希望我们在未来能形成一个自己的品牌得到全世界的尊重,创造出更多更好的产品,去改变整个行业。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