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活阎罗较水混江龙

文 / 南与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阮小七见那两条汉子不曾看到自己,便放声叫道:“二哥,五哥,有客人来了。”

    两条汉子闻皆朝阮小七这边看来,其中一条汉子喊道:“小七,你又作甚鸟怪?你不是去打渔了吗,这湖泊之中哪来的客人?我还要赶着给老娘送饭去哩。”

    罗恩定睛去看那两人,只见其中一人眍兜脸两眉竖起,略绰口四面连拳;胸前一带盖胆黄毛,背上两枝横生板肋;臂膊有千百斤气力,眼睛射几万道寒光。

    另一人一双手浑如铁棒,两只眼有似铜铃。

    罗恩心中暗道:“想必这就是立地太岁阮小二和短命二郎阮小五了。”

    阮小七见两个哥哥这般说,把那艘船儿划的飞快,顷刻间便到了岸边。阮小七往岸上一跳,道:“哥哥,你且先去伺候老娘,二哥却要和我接待这几位贵客。”

    阮小二道:“这大冬天哪里来的贵客?”

    小七便道:“便是你我兄弟日夜想去投的那人。”

    阮小二软小五见说吃了一惊,软小五问道:“可是那梁山上的头领来了?”

    阮小七道:“不是山上的头领还能有谁,你没见我身上这件皮袄?便是那梁山大头领罗恩哥哥亲自与我的。只那位俊俏的公子哥儿便是罗恩哥哥。”

    说着便往罗恩船上一指。

    正说话间,罗恩一行人的小船也靠了岸,小二小五见状连忙来迎。

    两人皆对罗恩拜道:“久仰罗恩哥哥大名,却是我兄弟两个不识真人,未曾迎接,怠慢了哥哥。”

    罗恩扶起两人道:“两位兄弟这是说的什么话?只你们不怪我等贸然来访便好。”

    小七对罗恩介绍道:“罗恩哥哥,这两个便是我的嫡亲哥哥,一个唤作立地太岁阮小二,一个唤作短命二郎阮小五。”

    阮小二将罗恩一行引进院子里。

    院中有个妇人正在晾衣服,旁边一个小男孩儿正在那里和泥玩儿,把身上的破棉袄沾的都是泥。

    那妇人虽是嘴上喝止,却也不去管。

    那小男孩儿见父亲和叔叔回来,便跑来让阮小二抱。

    阮小二抱住儿子,对那妇人道:“大姐,先别忙了,家里来了客人,且先去收拾一番。”

    那妇人闻,又见罗恩一行人衣着非凡,赶忙接过孩子,往屋里去了。

    阮小五道:“哥哥且稍歇,叫二哥与小七作陪,待小弟先将饭菜与老娘送回去。”

    罗恩见这阮小五心系老娘,完全不似不孝之人,心下暗暗点头,想来也是,若是他不孝,为何老娘独独愿与他居住在一起,完全可以换个儿子家来住嘛。

    try{content1;}catch(ex){}

    当下便道:“兄弟且去,照顾老娘要紧。”

    阮小五闻而去。

    阮小二将众人领进屋子,他妻子见他们有事要谈,便抱着那孩子往里屋去了。

    罗恩吩咐众人把酒菜摆好,抬头一看,那小男孩儿正扶着门框往外偷看,两只乌溜溜的眼睛盯着桌上的烧鸡目不转睛,喉咙还在不住的耸动。

    阮小二妻子刚要把孩子拉进去,便见罗恩笑着朝那孩子招收道:“来。”

    那孩子倒也不怕生,迈着小短腿走了过来,罗恩撕下两只肥鸡腿递给他,他接过后便一溜烟跑回里屋去了。

    阮小二见状道:“小孩子不懂事,还望哥哥勿怪。”

    罗恩道:“这孩子倒也可爱的紧。”

    不一会儿间,阮小五便转来了,对罗恩一抱拳道:“让哥哥久等了。”

    罗恩道:“不碍事,兄弟快请落座。”

    一众人取来大碗,将酒筛来吃,酒过三巡,菜过五味。

    阮小二问道:“不知哥哥前来有何用到我兄弟三人的地方?”

    罗恩便道:“不知你等兄弟三人现在做些什么营生?”

    只见阮小七叹气道:“还能有什么营生,只是打些鱼来卖,也做些私商,我兄弟三人总想找个人去投靠,也好过在这石碣湖中蹉跎了,怎奈没有明主可投。”

    罗恩见他如此说,也不闲扯,便问道:“兄弟,我这梁山上正缺几位水军头领,不知三位兄弟可愿共同上山聚义?”

    说着,就有伴当取出蒜头金三百两来,放在桌上。

    阮小七见状怒道:“哥哥这是什么意思?可是把我兄弟三人当做那见钱眼开之人了?”

    李俊赶忙道:“兄弟莫要误会,这是我山寨的规矩,但有头领上山,便有一千贯钱,权做安家只用。”

    阮小七把桌子一拍,道:“照啊!早闻梁山上有这么个规矩,便是普通喽啰也有十贯钱安家,不想却是真的,既是规矩,那俺便收了,也好留着讨一房老婆。”

    众人闻大笑,罗恩道:“我早晚寻个好人家给小七兄弟娶一房妻子。”

    小七道:“若得哥哥做媒,必然是个极好的女子,我小七这辈子也算没白活了。”

    阮小二道:“不瞒哥哥,小弟弟兄三人,早便想去投山,只是苦于无人引荐,倒怕这一身本事就这般埋没了,以此未曾得去。”

    小七接话道:“便是这般,我兄弟三人这一腔热血,却只卖与识货的,如今哥哥亲自下山,山上又都是哥哥这般意气相投的好汉,却不强杀在这水泊打渔千百倍?我小七却是说什么也要上山的。”

    try{content2;}catch(ex){}

    阮小二又道:“哥哥,我闻山上水兵已过了两千人,只这些人,那些官兵哪里敢正眼来看?”

    李俊道:“哥哥深谋远虑,若是朝廷派大军而来,我等却不能只窝在这水泊之中,是以哥哥早把眼光放在海外,若在海外寻一处安身之处,朝廷便是派几十万大军来,也奈何我等不得。”

    阮小七一听,兴奋道:“哥哥当真要出海?”

    罗恩道:“便是如李俊兄弟说的这般。”

    阮小七又把桌子一拍,道:“小七自小便在这水泊里长大,却是不曾见过大海,若能随哥哥到海上走一遭,也算了了心愿。”

    阮小二道:“哥哥有这般远见,又亲自下山来,我兄弟三人便把这一身血肉卖与哥哥了,刀枪水火,在所不辞,也好过在这水泊中胡乱混日子。”

    李俊见说高兴道:“哥哥是日日都催促我扩建水军,只是我也没有三头六臂,哪里管顾的来?如今有三位兄弟上山,水军扩建的事情却不是迎刃而解?”

    阮小七把筷子一放,笑道:“早闻李俊哥哥甚好的水里功夫,我小七在这水中却是未曾遇到过对手,不如哥哥与我弄一回水如何?”

    阮小二呵斥道:“小七,不得无礼。”

    李俊摆手道:“无妨,小七兄弟想耍,便耍一回又何妨。”

    李俊方才见阮小七在寒冷湖水里只若等闲,便有些技痒了,现在阮小七提出来,却是正中他下怀。

    罗恩也道:“都是自家兄弟,耍一耍又何妨,只是不可伤了和气。”

    小二见罗恩这般说了,便说道:“我这兄弟,平生最爱赴水,水里一身本事却是强于我俩甚多,在这水泊之中从未有过敌手,是以倒对李俊哥哥无礼了,还望李俊哥哥勿怪。”

    罗恩便道:“小七兄弟如此真性情,如何会怪他?”

    当下李俊与阮小七二人出得门去,脱了个赤膊,就要下水。

    罗恩拦住道:“两位兄弟都是自家人,不可伤了和气,我便定个比法。”

    罗恩抬眼往那湖泊中看去,但见离岸边百余丈的地方正好有两株芦苇,罗恩便道:“哪里却正好有两株芦苇,两位兄弟便较一较速度,谁先将那芦苇取到岸上来,便算赢了,如何?”

    李俊小七皆道:“便听哥哥的。”

    两人对视一眼,一个猛子扎进水里。 ( 水浒游记 http://www.chinahaa.com/123/123793/ )

www.91219.com:主要以长江国际旅游带建设和“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推进为基础,逐步向自然“流域”(长江、黄河)和疆域(“一带一路”)全面扩展。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