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才女闻卉

文 / 南与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罗恩领着闻焕章刚出客栈的门,迎面走来一个唇红齿白,面貌清秀的少年。

    那青年径直走到罗恩面前行礼道:“小妹闻卉,见过罗世兄。”

    罗恩一拍脑袋,这才发现这少年是女扮男装,连忙道:“妹妹不必多礼,此处人多眼杂,待上山后再叙。”

    罗恩暗道自己怎么忘了这茬。

    闻焕章有个女儿,正是罗恩面前的这个闻卉。

    原本轨迹中并未出现,不过原本轨迹之中,对闻焕章的描写本就不多,且闻焕章本就四十有余,有个女儿也很正常,对他女儿不做描写也就说的通了。

    只是这闻卉和原本的罗恩却是有婚约的。

    原来二十余年前,罗恩的父亲罗太公,与闻焕章乃是同窗,两人在科举之时相识相知,互相引为知己,因见朝廷官场黑暗,皆不愿为官,罗太公便回到江州经商,闻焕章在东京教书为生,多有书信来往。

    因罗太公只有罗恩这一个儿子,闻焕章又只有一个女儿,两人便定下婚约,约定闻卉十八岁之时,罗恩便上门提亲。

    去年正月间,罗恩进京便是为了此事,没想到原主罗恩因痴迷武艺,去拜访当时被高俅刁难的王进,为了不连累闻焕章父女,这婚自然也是没结成。

    若说这闻卉也不简单,她母亲早亡,自小跟着父亲长大,闻焕章满腹经纶,自然教的闻卉才华横溢。

    闻卉也是天赋卓绝,琴棋书画无一不精,当世四大书法,苏黄米蔡,皆能模仿到以假乱真的地步,更兼精通古玩,玉石雕刻。

    简直就是圣手书生萧让和玉臂匠金大坚的综合强化体。

    罗恩前世也谈过女朋友,只是那个时候和女孩交谈,跟这个时候和女孩交谈,这个压力根本没法比啊。

    这个时候要是叫声美女,一个轻浮草率的流氓帽子反正是跑不了了。

    更兼闻卉和罗恩还有婚约,而且算上前身,罗恩与闻卉也不过才见过两次,他哪里经历过这个,只觉得异常尴尬。

    罗恩一路上也不说话,只是带着父女二人往山上而去。

    try{content1;}catch(ex){}

    “母亲,你看谁来了。”

    罗恩径直将闻焕章父女领到罗母的住处。

    罗母现在已经不似之前那般的郁郁寡欢了。

    刚随罗恩来到梁山时,罗母一边忍受丧家之痛,一边还要因为儿子落草跟着担惊受怕,心情自然不会好。

    好在后来上山的人越来越多,有许多家眷和她一同居住,再加上罗恩经常安慰她,与那些家眷交谈的时候,又总是听他们说自己的儿子如何如何的好,故而罗母的心情也好了很多,只是还是为罗恩的将来担心。

    罗恩来的时候,罗母正在给罗恩做衣服,罗恩说过很多次不用她劳累,只是做母亲的总想为儿子做些什么,罗恩见拗不过她,说了几次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罗母听闻罗恩的声音,抬头看去,脸上露出欣喜的神色。

    闻焕章上前行礼道:“闻焕章见过嫂嫂.”

    闻卉也行了个万福道:“侄女见过伯母。”

    “闻先生,卉儿,你们怎地来了?”罗母拉住闻卉的手欣喜道。

    罗母只觉得这些天心中的郁结之气去了大半,这闻焕章和先夫是莫逆之交,往年也到东京去拜访过几次。

    只这闺女却是和自己儿子有婚约的,儿子若能讨了老婆,做母亲的心中也就放下了一大块石头。

    “卉儿这闺女倒是出落的越来越漂亮了。”罗母拉住闻卉的手不住夸道。

    又见到闻焕章还在站着,连忙道:“闻先生快坐,坐下喝杯茶。”

    罗恩连忙道:“母亲,你和卉儿妹妹先聊着,我和闻世叔出去说。”

    闻焕章也道:“正好我也有些话要与罗恩贤侄谈谈,卉儿,你在这里好生陪你伯母。”

    闻卉道:“是,父亲。”

    罗母闻道:“你们去谈你们的,我们俩自谈些女人家的事情。”

    罗恩见母亲这个兴奋劲,也猜出她要与闻卉谈什么,颇有些哭笑不得的感觉,自己也算是撞上包办婚姻了。

    母亲这段时间已经受了很多打击,罗恩也没办法再在这件事上忤逆她,只能顺其自然了。

    try{content2;}catch(ex){}

    罗恩与闻焕章边走边谈。

    闻焕章道:“自去年一别,贤侄恶了高俅,我在东京多曾闻说高俅要害贤侄的消息,也曾写书信与罗兄,不想还是没能避免罗家庄遭受灭庄之祸。”

    罗恩道:“此事原因皆在罗恩身上,若非是我,高俅也不会处心积虑置我全家于死地。”

    闻焕章叹了口气道:“此事也不在贤侄身上,只那高俅蔡京等人,得官家重用,却只一味蒙蔽圣听,残害忠良,全无半点容人之心,搞得大宋天下乌烟瘴气,实为可恶。罗家遭此大难,你母亲可还好吗?”

    罗恩回道:“母亲在逃避追兵之时受了刀伤,天幸如今已经痊愈,只是犹自常常闷闷不乐。”

    闻焕章道:“唉,天下哪里还有好人的容身之处?贤侄在这梁山大寨,仁义之名远播也算得上世外桃源一般了,只是朝廷一旦注意,恐怕也是不能长久。”

    罗恩道:“小侄也是这般想的,故而要徐徐图之,不知世叔因何来到此处。”

    闻焕章道:“说起此事来,也与那高俅脱不了干系。高俅蔡京等人虽然蒙蔽圣听,假造清平之世,却也听说贤侄在此落草,往日他要寻我麻烦时,我在朝中也有些旧识,故而叫他不曾得手。

    只最近贤侄之名传到东京,那高俅便又来寻我,欲将我以通贼罪杀害了,亏得朝中旧识传递消息与我,这才叫我父女俩提前逃出东京。

    我听闻贤侄美名,故而到此处来看一看。”

    罗恩抱拳道:“不想是小侄害得世叔无家可归,实在是罪该万死。”

    闻焕章摆摆手道:“却不怪你,我在东京之时,那高俅等人便看我不顺眼,此次只是找个由头罢了,若无此事,他也有其他理由来寻我的晦气。”

    罗恩道:“虽是世叔这般说,小侄的责任却不可推卸,不知世叔欲到哪里安身?” ( 水浒游记 http://www.chinahaa.com/123/123793/ )

www.91219.com:活动中,志愿队员在景区中心广场等处张贴“情系雷锋月,爱在碧水天”、“情系雷锋三月天,守卫海洋大家园”等横幅,在滨海浴场岸边餐厅、商铺等处张贴保护白海豚、节约用水用电、清洁沙滩、保护海洋环境等宣传标语和手工剪贴图。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