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兵分三路

文 / 南与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祝虎见追不上二人,暗骂不已,只是这柳元潘忠也不是好相与的,祝虎也不敢得罪他们。

    只得在心中暗想:“待平了梁山再与你们算账。”

    便整顿军马,直往扈家庄而去。

    扈成将来龙去脉讲与众人听,下拜道:“我兄妹二人已无去路,乞望罗头领收留。待平了祝家庄时,我兄妹二人自当粉身碎骨以报大恩。”

    鲁智深听罢大怒,一掌将身下交椅拍的散架,起身道:“这等撮鸟如此不讲信义,直叫洒家恨不得活剥了他们!”

    武松应和道:“好个祝家庄,便连盟友也如此对待。”

    史文恭道:“此等货色,若存于我梁山周边,岂不叫天下英雄耻笑?”

    杜壆也起身道:“哥哥,下令吧,杜壆愿带兵平了这些无耻小人。”

    李俊也站起身来:“哥哥,下令吧!”

    阮小七众人也尽皆附和。

    罗恩也是实在没有想到,那祝彪事情败露之后竟然还能反咬一口。

    岂料此时闻焕章忽然道:“不好!那祝家庄既然连夜出兵扈家庄,恐怕李家庄也难逃其毒手。不然等李应反应过来,祝家庄将独木难支。”

    萧嘉穗也是反应过来,道:“哥哥,事不宜迟,若等他拿下扈李二庄,三方驰援,山寨将须三路分兵攻打,那时却是困难。”

    罗恩道:“兄弟且起来,这祝家庄端的无耻,此等祸害,留着也是无用,既是如此,今夜便出兵祝家庄,与贵兄妹报了此仇。”

    扈成闻大喜,哪里肯起身,只顾道:“多谢罗头领仁义,扈成万死难报。”

    扈三娘连遭变故,忽然闻听此事,大悲大喜之下再次昏迷过去。

    扈成与武松忙去查看,扈成见妹子只是昏厥,这才松了口气。

    又见武松也凑上来,便问道:“这位好汉是?”

    武松道:“清河武松。”

    扈成忙拱手道:“多蒙好汉救了我妹子,扈成在这里谢过了。”

    武松道:“区区小事,不足挂齿,还是安置好三娘子要紧。”

    try{content1;}catch(ex){}

    罗恩见状道:“贵兄妹一路劳顿,且去家属区找间客房歇息如何?”

    扈成道:“寨主,扈成别无所求,只求能让我手刃祝虎那厮,报了杀父之仇,恳请寨主带上小人。”

    罗恩道:“既是扈成兄弟报仇心切,便与我们一同去也无妨,只是这三娘便先安置在闻卉妹子处,再由我梁山军医开些药与她如何?”

    扈成虽不知闻卉是谁,却也拜道:“多谢寨主。”

    罗恩见状叫人将扈三娘送去闻卉处。

    随后下令道:“祝家庄天怒人怨,我梁山当除此害。众兄弟听令!”

    “此战兵分三路,第一路,史教师与苏定兄弟二人带马军一千,步军一千,那祝虎即便诈开扈家庄城门,也必然根基不稳。且由扈成兄弟跟随,与扈家庄里应外合,当诛杀祝虎。”

    “第二路,由杜壆、酆泰、卫鹤三位兄弟带马军一千,步军一千,那祝家庄有极大可能出兵李家庄,那庄主李应却是个谨慎的人,祝家庄一时半会怕也拿他不下。兄弟当随机应变。”

    “第三路,我亲自带队,萧军师与鲁提辖和我共带马军一千,步军三千,定踏平祝家庄。”

    “山寨由闻军师主持,水军众位头领务必听从军师安排。这便整顿军马,即刻出发!”

    众人皆抱拳道:“得令!”

    武松见没有自己的名字,便问道:“哥哥,怎地没有我武松?”

    罗恩道:“兄弟本是清白之人,虽是杀了那滕戣,却是无人知晓,此事二郎不可抛头露面,便留在山上,待平了那祝家庄再回阳谷县去寻你那哥哥也好。”

    武松见罗恩此时还犹自为他着想,不免对罗恩越发感激起来。

    众人连夜点起兵马,兵分三路。

    且说众人三路行军,于路无话。次日巳时,罗恩带领兵马在到达那祝家庄,罗恩令大军在村口一里处扎下旱寨。

    因军马一路劳顿,罗恩先下令道全军修整。

    却说那庄内等人早知梁山大军压境,庄主祝朝奉并教师栾廷玉和祝彪忙聚在一起议事。

    try{content2;}catch(ex){}

    那祝朝奉是一老者,本就不愿与梁山为敌,此时闻说梁山军马兵临城下,不知所措道:“栾教师,似此却如何是好?”

    “父亲,师父,现今庄中军马不宜与那梁山赢碰,两位哥哥并荆湖来的几位头领现今未归,不若紧闭城门,若是那梁山敢深入,我这祝家庄盘陀路却不是浪得虚名的。待大哥二哥归来时,三面夹击,定能活捉罗恩。”那祝彪一只胳膊用纱布紧紧缠着,如此道。

    栾廷玉闭口不,想他本身对这主动挑衅梁山一事便不大赞同,祝彪请来荆湖四人的时候他便对那好色的滕戣无甚好感。

    昨日晚上,祝彪又瞒着自己派出去四千兵马,至今未归,栾廷玉便连他们去了哪里也未可知。

    祝朝奉道:“吾儿所甚是,便就此关了楼门,死死守住。”

    此时梁山军主营内,萧嘉穗对罗恩道:“哥哥,探马来报,这祝家庄将门楼紧闭,吊桥拽起,前门不可强攻,若要破他,需在后门行事。”

    鲁智深道:“叵耐这厮们做缩头乌龟,任我等叫骂也不肯出来迎敌。”

    罗恩道:“他闭门不出,正好叫我等修整军马。待全军修整片刻,绕过前门,直取祝家庄后门。”

    话分两头,且说那史文恭并苏定二人,在扈成的带领下往扈家庄而去,到得门楼下时,扈成一马当先,到那门下喊道:“我是扈成,快快打开城门!”

    那门楼上的庄兵见是扈成,尽皆面色动容,岂料门楼上露出一个人头来,却正是那祝虎。

    祝虎道:“你这厮,私通梁山贼寇,欲置扈家庄全村百姓于不顾,如今哪里还有脸面敢回来?”

    那门楼上一个庄兵头目道:“扈成,你这厮欲害我们满庄之人,若非祝家庄的公子们到来,我们险些被你害了,你竟还敢回来?

    扈成闻大怒。

    “放你(和谐)娘(和谐)的狗屁!明明是你祝家庄先背信弃义,又害我爹爹性命,我扈成不取你狗命,誓不为人!扈飞,你赶紧把门给我打开!” ( 水浒游记 http://www.chinahaa.com/123/123793/ )

www.91219.com:”并和网友分享心得,写道:“孕前就有持续运动,一直爱瑜伽和普拉提,因为它不仅能锻炼我们的身体,还能让我们更关注于我们的内心,让意志和身体的各个部分有很好的连结,在顺产的时候也能帮助我知道怎么把力量用在该用的地方。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