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四章传奇名将韩世忠

文 / 南与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陈达等人已是惊的说不出话来,史文恭之实力已是令他们无法想象了,何况史进口中比之史文恭更强的罗恩?

    尤其是史进另一边的那个年轻汉子。

    他自问比之现在的史进也只是略强些而已,想他在军中时除了一位提辖外还从未遇到过敌手。此时听得史进说那梁山上高手无数,除了让他向往外,也让性格骄傲的他有些不服气。

    这汉子道:“史进兄弟如此夸耀那梁山罗恩,其名号也自是传扬天下,我自无不服,也早就想见识见识这位让我提辖哥哥倾服的好汉。只是我闻说他与我等不过是差不多的年纪,又能比我等强上多少?待见面时,必要与他比划比划不可。”

    史进忙道:“韩家哥哥见了时自然知晓,如今已快到梁山了,哥哥千万莫要失礼。”

    这汉子闻说只是嗯了一声,也不知听进去没有。

    这队军马正走时,忽然感觉地上一阵颤动。那姓韩的汉子忙跳下马来,附耳在地上倾听一番。

    面色严峻道:“听这架势,恐怕是一批大队人马在我等前面,数目怕是不下万人,更兼有许多马蹄声。”

    史进陈达杨春闻皆是面色肃穆。史进道:“我等来时一路平安,怎地到了此处会有这般多的兵马?”

    那道装书生却是不紧不慢的笑道:“兄弟们不必紧张,依我看,恐怕是梁山上的好汉们下山了。”

    史进问道:“朱武兄弟何以见得?”

    朱武道:“这过万军马等闲军州也凑不出来,若是大军征讨梁山,以朝廷的风格必然会昭告天下,我等来时却也未曾听说有什么军队要征讨梁山,是以只有梁山大军下山这一种可能。便是不然,以我等此时的官军身份,也自不必怕他。”

    史进闻这才松了口气,却也不敢放松。道:“却是忘了我们穿着这身官皮,只是不能掉以轻心。”

    那韩姓汉子道:“兄弟莫要担心,待我前去查看一番,若是官军时,也好早做准备。”

    朱武忙道:“韩家兄弟莫要冲动。”

    那汉道:“兄弟放心,我自注意。”

    说罢,不待众人劝阻,便纵马往前而去。

    try{content1;}catch(ex){}

    这边罗恩等人正行进时,忽见前面有一年轻汉子骑着一匹白鬃马而来。那马上骑着一条长汉。

    罗恩示意军马暂停,那汉见罗恩等人停下,也便勒停马匹,对罗恩等人喊道:“可是梁山军马在此?”

    行在军队前的只有罗恩萧嘉穗二人,其余众人皆在后面看押俘虏。

    罗恩见此人孤身一人便敢拦住自己上万大军,倒是勇气非凡。便来了些兴致,对那汉道:“我正是梁山罗恩,好汉有何指教?”

    那汉道:“久闻梁山罗恩武艺非凡,特来请教一番。”

    萧嘉穗闻失笑,对那汉道:“你这汉倒是胆大,我等军马无数,你也敢在此拦路。”

    那汉子闻高声道:“正因是梁山军马,这才拦得。我只求罗寨主赐教一番。”

    罗恩闻笑道:“你这汉倒有意思,便陪你耍耍也无妨,只你却姓甚名谁?”

    那汉道:“我的小名不说也罢。”

    罗恩纵马上前,道:“你既要比试武艺,我也不与你废话,却连个名姓也不敢说,是何道理?”

    这汉道:“打过再说也不迟。”

    罗恩也不着恼,便道:“那便如你所愿,打过了再说。”

    这汉闻挺枪上前,罗恩使饮血枪接住。

    两人在军前斗了二十余合,虽是未分胜负,这汉却是已经显出颓势。

    这汉正待不敌,暗暗叫苦之时,突闻一声大喝。

    “直娘贼,泼韩五!你怎地到了此处?“

    原来鲁智深等人闻说前面有人拦路,便上前来查看。

    罗恩闻听是鲁智深的声音,便把枪势一收。对那汉道:“原来是鲁提辖的故交,兄弟怎地也不早说?”

    这汉顿时没了压力,翻身下马拜道:“小弟韩世忠,今与少华山的兄弟们特来投靠大寨,因闻史进兄弟说哥哥武艺超群,小弟心有不服。”

    “方才见大队军马时,小弟便猜测是梁山军队,特此做下这拦路的糊涂事来,却是韩世忠不知哥哥之勇猛,却叫韩世忠心服口服。实在是小弟冒犯了,万望哥哥恕罪。”

    罗恩闻大吃一惊,忙下马将其扶起。问道:“兄弟可是斩了西夏驸马的泼韩五?”

    try{content2;}catch(ex){}

    韩世忠闻奇怪道:“哥哥怎知小弟之事?”

    罗恩道:“兄弟你斩了西夏的监军驸马,自是传到此处。怎地便随史进兄弟到了此处?”

    韩世忠愤愤道:“唉,不想小弟之事传到了哥哥耳中,那经略使张深倒是对我不薄,上报朝廷举荐我,可恨那童贯冒顶我的功劳,似此何时能有出头之日?”

    罗恩闻他所,便确定了他就是南宋中兴四将之一的韩世忠。

    要知道此人与岳飞、张俊、刘光世并称南宋中兴四将,却不似逃跑将军刘光世,花腿将军张俊一般徒有虚名,乃是和岳飞一般战功赫赫且有真本事的人。

    此人治军严整,创建的韩家军与岳飞之岳家军齐名。

    据说他年轻时在山上遇到一条大蟒蛇,那蛇将韩世忠紧紧缠住,韩世忠使手抓住蟒蛇头跑回家去,将大蟒蛇活活耗死,是以周边人都闻他勇猛。

    后来至十八岁时,便在同乡的建议下投了军。

    从军之后先是孤身闯入城中,将西夏驸马的头颅斩下扔出城来。

    后来抗金之时更是累计战功,于滹沱河上以五十余骑大破金军两千骑兵。

    黄天荡时差点便活捉完颜兀术,更是在苗刘之乱中救了宋高宗赵构的性命。

    还在大仪镇大败金军,活捉金将挞孛。此战更是被有些人认为是中兴南宋武功第一。

    如此这些足见韩世忠之智勇。

    更兼韩世忠在岳飞父子遭难之时挺身而出,当时满朝文武皆畏惧秦桧。韩世忠却逼迫秦桧说出了莫须有三个字来。

    好友劝他得罪秦桧恐遭报复,韩世忠却说:“今吾为己而附合奸贼,死后岂不遭太祖铁杖?””

    以此可见韩世忠之直。

    韩世忠见岳飞父子被处死,心灰意冷,终日借酒浇愁,喜好佛道之事,自号清凉居士。六十三岁时病故与临安。

    二十余年后宋孝宗亲自追封其为忠武王,并亲自为其重写墓碑。 ( 水浒游记 http://www.chinahaa.com/123/123793/ )

www.91219.com:  瞄准滇西薄弱环节,实施五大精准帮扶项目。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