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四章皆大欢喜

文 / 南与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小医王张亦?哪儿又冒出这么个人来?”

    罗恩满头雾水,忙是问道:“这张亦是何来历?”

    王定六道:“哥哥不知,安神医的妻子却是家世不凡,乃是东汉时期医圣张仲景的嫡系后人。若非如此,他家那祖传的老宅也不会被知府的小妾看上。”

    马麟接茬道:“正是如此,神医安道全是张亦父亲唯一的弟子。张亦与安道全一身医术尽得真传,安道全还取了师傅的女儿。后来他师傅去世之后,这师兄弟分别闯出了神医和小医王的称号,只是张亦非是难诊之病便不出手,是以没有安道全名气大。”

    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张亦给了罗恩一个莫大的惊喜。

    罗恩实在是没想到安道全的师承来历如此之高,虽说张仲景是河南人,却也保不齐其后人有迁到江苏的。

    现在可以确定安道全后来的行为是受了此事的刺激。

    自以为自己有面子,事到临头却连师弟被冤枉了也没办法,妻子也因此而死。这种事放到谁身上都受不了,安道全没疯已然是够乐观的了。

    罗恩本还担心安道全不肯上山,却正巧此时张亦被陷害。

    据马麟二人所说,此人医术不在安道全之下,又被陷害至此,是个很好的争取对象。

    罗恩道:“既是如此,我等安能见死不救?这张亦乃是被人陷害,我等这便进城去,想法子救他出来。”

    众人早已气愤难耐,皆道:“似这般一个神医,也被戕害至此。我等这便随哥哥进城救人。”

    此时王定六的老父端着鱼汤走了出来,一见王定六便道:“我儿今日回来的却巧,你那马麟哥哥来了。我方才听闻众位说要进城救人,却不知去救谁?”

    王定六忙接过父亲手中的鱼汤放到桌上,道:“您老却是不知,马麟哥哥现在是梁山上的头领,这位年轻的哥哥便是你每日念叨的梁山大头领罗恩哥哥。其余几位都是梁山好汉。”

    罗恩忙抱拳道:“方才却是瞒了伯父,您老切莫怪罪。”

    王定六的父亲一闻说是梁山罗恩,顿时激动的就要跪下。

    try{content1;}catch(ex){}

    罗恩忙是扶住他。

    “伯父如此小侄却怎生受得起?莫要折煞了我。”

    老人家激动道:“罗头领啊,小老儿有眼无珠,不识得头领。头领仁义却传到我们这里来了,端的保那济州百姓一方平安,怎似我们这里江上水鬼,专一戕害良人。这里百姓哪个不盼望有罗头领这般的人来主持公道?”

    罗恩道:“伯父切莫如此说,梁山行事只凭良心。”

    老者道:“好一个只凭良心,如今天下哪里寻得到第二个似头领这般的人物?只是小老儿有件事要求头领。万望头领应了我。”

    罗恩把住老人家的手道:“伯父但说无妨,小侄一定尽力而为。”

    老者见说一喜,道:“不瞒头领,我家老六他娘去的早,这孩子自小便跟着我受苦。他专一好赴水使棒,却因没钱孝敬学不到真本事,却沦落到跟我在此卖酒为生。近来梁山泊之名传到此处,我这儿子日夜也想去投,怎奈没什么门路。今日天幸遇上几位,老儿只求头领收下我这儿子,便是牵马执蹬也好。”

    罗恩闻笑道:“我道是什么事,老六只这一身水性,便能在水军之中坐一把交椅。”

    又朝阮小七道:“小七,便把这个兄弟先放到你营中历练如何?”

    阮小七等人见此感人一幕也是慨叹不已,听得罗恩来问,兴奋道:“哥哥,我这水军中只怕人手不够,哪里嫌人多过?老伯放心把儿子交给我便是。”

    王定六哪里听父亲如此剖白心迹过?抹了抹眼中的泪水,把住父亲手道:“老爹只顾替我着想,我若上山时,却谁来奉养你?”

    又朝罗恩等人拜道:“非是小弟不识抬举,实是放心不下我这老父,待小弟奉养父亲之后,再到山上报效哥哥。”

    老者闻急了,伸手去打王定六。

    “你这逆子,怎能驳了罗头领好意?若只顾这般,却是逼着我去死!”

    王定六也不说话,只是低着头任父亲打。

    鲁智深见状忍耐不住,把两手一拍,大声道:“你这汉却是糊涂?直叫洒家看着不爽利。便带着老父一同上山又能怎地?我那梁山上多是兄弟们的家属,若在山上时,也有人陪老人家说话。”

    try{content2;}catch(ex){}

    罗恩笑道:“正是如此,伯父便与老六兄弟一同上山,安享天年。梁山上有的是善使枪棒的高手,指点兄弟你却是不要钱的。”

    王定六喜道:“若能如此便再好不过了。”

    阮小七道:“却不正是如此,兄弟只管带着伯父一同上山。”

    老者闻也喜。

    罗恩取出一百两金子来,做王定六的安家费。

    此中自是又有一番推辞,却免不了皆大欢喜。

    直叫王定六的父亲连连感叹自家儿子跟对了人。

    老者见儿子有了着落,心中欢喜。连脚步也轻快了许多,到后面再去准备酒菜去了。

    罗恩叫王定六坐下,问道:“老六,这江上如今还有水鬼也无?”

    王定六叹道:“怎地没有,这扬子江上现今有两人,一个叫截江鬼张旺,一个叫油里泥鳅孙三。此二人只把外来不知情的人坑害,外来人一旦上了他那船,待行到江心处,便夺人钱财,害人性命,把尸体往江里一扔。只他们却是夜间行事,白天休息。”

    广慧道:“这个货色今日却是死期到了。”

    罗恩笑道:“不错,既是叫我等知晓了,必然不能留下此等祸害。”

    然后吩咐道:“小七兄弟与老六便留在此处,待天黑时,除掉这二人。其余人随我进城,想法子救那小医王张亦出来。”

    王定六道:“小弟知这二人在哪里拉客,便与小七哥哥在那里候着他们。”

    阮小七把胸脯拍的直响,道:“哥哥尽管放心,看俺小七把这两个水鬼料理了,再入城去寻你。”

    王定六的老父准备好了酒菜,闻说要除掉张旺孙三二人,直是高兴道:“这两个祸害直把我们江边上百姓的名声都败坏的干净,寻常也没人敢去张他,也只有梁山上的好汉才能降的他住。” ( 水浒游记 http://www.chinahaa.com/123/123793/ )

www.91219.com:  此外,北京市住建委也继续加大火力!近日连续加码针对学区房的价格管控力度,明确通知中介机构对于单价超过15万的房产不得挂网。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