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二九章魏武会杨腾蛟

文 / 南与东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朱富道:“如此也好,也免得再节外生枝。”武松也是同意魏武的办法。

    就这般,到了傍晚时分,魏武三人拜别武松、朱富,寻个麻袋把西门庆装了,趁着夜色出了城。

    到了一处僻静的山林,魏武使随身携带的尖刀将其结果了,叫他做了个游魂野鬼。

    几人便就此直奔南旺营去,约莫行了三五天的功夫,到得那南旺营境地。

    魏武把时迁查探来的信息拿出来看了一回,此处倒也有几百户人家,若非时迁,要寻杨腾蛟怕也要费一番功夫。

    又走了一两个时辰,几人照着纸上所写的地址,寻到一个铁匠铺子,正是杨腾蛟所在之地。

    魏武进到里面看时,那墙上斜倚着一把开山大斧,一个老者正在铺子里收拾打好的器具。

    见得魏武几人入内,迎上来道:“几位客官且请坐下,可要打些什么器具?”

    魏武道:“老人家,怎地就你一老汉在此?如何打得那铁?”

    老者笑道:“敢是客官是外乡来的,老汉不会打铁,都以砍柴为生。近来年纪大了,身体也有些病痛,做不得活计。便是我儿子在这里开了这间铁匠铺子。他方才出去给同村的人送打好的菜刀去了。”

    魏武点点头,闻心中一动,便道:“既是患了病,为何不请良医来治?”

    老者摇头苦笑道:“实不相瞒,我这病却是治不得了,那巨野县的神医徐溶夫自小和我儿子一同长大,也难以根除,只是开了药方来缓解。”

    魏武心中道:“什么神医能比得上我梁山上的两位杏林翘楚,怕不是骗子?”

    “只我老汉活了这一辈子,便是这般死了也不枉了,却是拖累的我那儿子苦。他打些铁器也挣不许多钱,都与我换药吃了,直到现在也没钱讨个浑家。直叫我恨不得死了才好,也免得再拖累他。”

    老者说着眼中落下泪来。

    魏武忙安慰道:“老人家莫忧,你有这般一个孝顺的儿子,必能化灾解难。”

    老者擦擦眼中泪水道:“却是叫客官见笑了,老汉年纪大了,脑子也不好使了,与客官说起这等事来。我儿子片刻便回,几位先吃些茶水解乏。”

    try{content1;}catch(ex){}

    魏武正待说话,但见铺子外面走进来一条彪躯大汉,青黑色面皮,眼神有光。

    张三低声道:“此人只怕便是我等要找的。”

    魏武闻略略点了点头。

    那杨腾蛟进得自家铺子,见老父眼中带泪,忙是奔过来将其扶住,关切道:“我不是叫你在屋里休息,你怎地又来收拾这些?敢是劳累的那病又犯了?可恨孩儿无能,不能与你除了病根。”

    老者忙道:“不是这般,我闲着心里便不得劲,出来活动活动,方才我与这几位客官说话哩。想到你被我耽误的至今也讨不到浑家,便有些伤心。你且莫管我,招呼客人为重。”说着便往魏武几人一指。

    杨腾蛟也顾不上招呼几人,对老父道:“你这是说的甚话?你那病发作起来直疼得要人命,我恨不得替你受了。若不能叫你安好,我便讨十个浑家也不济事,你只安心养病便是。”

    魏武见此人至孝,心中不免赞赏。

    杨腾蛟好说歹说叫老父到屋里去休息,这才出来对几人抱拳道:“却是冷落了几位客官,我这店里有上等好铁,客官要打些什么尽管说来。”

    魏武亦是抱拳道:“兄弟此等孝心,叫人敬佩,岂有怪罪之理?敢问可有打好的朴刀,拿出来我选两把,与我这两个弟兄防身。”

    魏武随身带着三股叉,是以说这刀是选给张三李四二人的。

    杨腾蛟道:“刀自有,待我给客官拿来自选便是。”

    说着便到那角落里抱出十几把朴刀来,道:“这些刀是我一年前打的,自从梁山泊上的罗恩头领来了之后,周边哪里还有什么贼人,乡亲们也都用不着这刀了,以此放在这里。虽是放的时间长了,也得我时常保养,是以都是好刀。”

    魏武闻拿起一把刀,拔出鞘来,但见果真是把好刀,可见此人有真材实料。

    “刀是好刀,主人家这手艺现今只打些农具却是可惜了。”

    杨腾蛟道:“可惜个甚?挣些钱来糊口罢了。”

    岂料不待杨腾蛟话音落下,魏武手持三股叉便朝杨腾蛟攻过来。

    try{content2;}catch(ex){}

    杨腾蛟耸然一惊,提起身边的开山斧便来招架。

    怒道:“你这厮是何人,敢到这里来撒野?”

    魏武沉声道:“先到外面打过再说!”

    杨腾蛟恐此人两个伴当对老父不利,哪里肯出去?只是护着那门。

    魏武见状哈哈一笑,将手中的三股叉扔的老远。杨腾蛟不解其意,疑道:“你这厮要耍甚花招?”

    魏武抱拳道:“兄弟莫怪,实不相瞒,我便是梁山上的人,奉罗恩哥哥命令,来请兄弟上山聚义。一路闻说兄弟武艺甚好,便忍不住有些手痒,却是冒犯了。”

    杨腾蛟闻一惊,犹是问道:“你当真便是梁山上的?”

    魏武道:“我若扯谎时,直叫兄弟你一斧子劈了我。”

    杨腾蛟见他把武器扔的老远,又是这般说,已是有些信了。口中道:“虽是梁山泊行事仁义,我这身血肉却是要卖与朝廷,报效官家的,怎能入了绿林?几位请回去吧,便是罗头领亲自来了,我也是这般说。我知你们行事绝不伤及无辜,便是要来报复我,我也认了,只是不要伤害我那父亲。”

    魏武闻道:“兄弟你这般孝顺,罗恩哥哥怎会因你不愿上山便来报复?你可曾听过有何人是被罗恩哥哥强迫上山的?须知有那品行不好的要上山,罗恩哥哥还不收哩。”

    杨腾蛟一想果真如此,这一年多来,从未听说过有梁山强迫别人入伙的说法。

    便道:“既是这般,几位好汉还是请回吧,梁山行事叫杨腾蛟佩服,只是匪终究是匪,道不同不相为谋,恕我不能落草。”

    魏武听闻杨腾蛟对自家山寨里的兄弟这般看待,也有些不悦。说道:“你只道官正匪邪,怎不看看官是什么样的官,匪是什么样的匪?这梁山泊周边百姓过得如何,往日里官府可曾管过?罗恩哥哥自立寨以来,不知救助了多少百姓。若等朝廷来管,不提其他,怕是饿也饿死许多人了。” ( 水浒游记 http://www.chinahaa.com/123/123793/ )

www.91219.com:北京市规划和国土资源管理委员会主任魏成林在今年的北京市两会上已经提前透露了一些关于北京城市副中心的规划布局。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