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七章 乱世炼心梦二

www.91219.com:不少经济较为发达、外来人口流入比较大的地区,比如上海、广州等,基本上已能够保障随迁子女义务教育阶段入学。

    半夜,所有的人都睡去了,连守夜的胡人也昏昏欲睡。一个小身影匍匐在地上,慢慢地小心翼翼地爬出胡人驻扎的营地。这小身影正是庾斯年,他爬出营地大约百米远方站起身,借着月色又跑了两百米远,使得守夜的人看不到他了,方停下来。他不敢跑远了,草原上有狼群,他可不想成为狼群的腹中餐。

    站了好一会儿,让自己的气息平复——原身的身体实在太差,只跑一段路就已经喘个不平,浑身酸软——庾斯年开始从头摆基础练体术的动作。动作好做,但要做到标准就非常困难了,庾斯年这整夜的时间,也没有做好一个动作。

    眼看着天边的启明星出现在天空,庾斯年急忙返回营地中。他没想过一走了之,且不说他一个小孩子离开了胡人过后,说不定会被另外的胡人捉去,又或者丧身狼口,队伍还有原身的亲姐姐。占了原身的因果,他不可能抛下原身的姐姐独自逃跑。而且有机会,他还要救出原身的其他家人才行。

    混入奴隶群中,庾斯年闭上眼睛休息。没有过多久,胡人就起身来,用鞭子抽着众奴隶,将奴隶们抽醒,赶着他们往自己的部落走。早饭是没有的,每个人一天只能得到一块粗粮做的干饼,半个巴掌大小,让人饿不死也吃不饱,没有力气跑路。

    如此几天下来,庾斯年每天半夜都溜道营地外做动作,终于能够将第一个动作做得标准了。身体里面产生了气感,身体也变强了一些,多了几分力气。不过相比寻常成人,他还是很弱。

    走了几天路,一行人终于到达胡人的部落,庾斯年年纪小,被分配去照顾牲畜,庾姐姐被一个胡人贵妇叫去做了女奴。照顾牲畜的奴隶没有住处,只能窝在牲畜圈中睡觉。到了天冷的时候,他们不得不跟跟畜生们挤在一起取暖。

    庾斯年依然每天晚上溜出去修炼,炼体动作越到后来越难练,一年时间,庾斯年不过才练了一半的动作,堪堪炼体入门,不过战斗力提高了不少,至少能够打倒一两个成年男人了。

    “阿弟。”庾斯年听得小声的呼唤声,转头一看,就见庾姐姐躲在羊圈外的一角朝他招手。庾斯年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人注意他,跑到了羊圈边上,轻声叫道:“阿姐,你怎么来了?事情做完了吗?”

    庾姐姐的事情并不庾斯年的少,若是没有完成,她会被主子鞭打的。

    庾姐姐匆忙地将手中的东西塞进庾斯年的手中,道:“这些你慢慢吃,我去做事了。”

    说完,转身跑走了。

    庾斯年看着手上的肉干,心中涌起一阵感动。这种情绪很陌生,敢感觉很不赖。

    这一年来,庾斯年体会了以往从没有体会过的新奇体验:每天饿肚子;每天有做不完的事情;被人鞭打欺负;地位低贱得如同尘土,性命不由自己做主……相应的,所有不好的体验之后也有美好体验,庾姐姐毫不保留的姐弟亲情;身边同是奴隶的对他的照顾,当然也有欺负,不过大多数时候大家都是相互照应的,唯有相互照应才能够活下去。

    忽然,一条鞭子狠狠地抽在庾斯年的手上。庾斯年手痛,肉干滚落到地上。一只穿着牛皮靴子的脚踩到肉干上,轻蔑的话语传入庾斯年的耳朵里面:“切,我还以为什么好东西,原来是一块发霉的肉干!”

    庾斯年低垂着脑袋,不用看他也知道抽他的人是谁。是胡人族长的儿子卡布伦,比庾斯年大三岁,最喜欢用鞭子抽人,曾经活生生将人鞭打致死。

    “你小子胆子真大,敢勾引我看中的女人。哼,我抽死你。”卡布伦说着抬起手,狂风暴雨般的鞭打落在庾斯年身上。

    庾斯年的身上出现一条条的鞭痕,并开始流血,他紧紧地咬着牙。如今他还没有强大的实力,只能忍受,不能反抗。卡布伦越抽越兴奋,两只眼睛已经开始发红,手上的力道越来越大。庾斯年被抽得喷出一口鲜血。

    “卡布伦,适可而止,抽死了这奴隶,以后干活的就少一个了。”一个站在羊圈外的青年懒洋洋地开口阻止卡布伦。这青年是卡布伦同父异母的哥哥阿亚斯,地位比卡布伦高。他开口了,卡布伦只能不甘地收回自己的鞭子。

    “便宜你了。”卡布伦吐了唾沫到庾斯年身上,收起鞭子离开了。

    趴在地上的庾斯年紧紧地握住拳头,他发誓,等他有实力了,一定会将今日的仇恨还回去。

    到了晚上的时候,庾姐姐偷偷溜了过来。她哭得两只眼睛肿得如同桃子一般,见到庾斯年就跟他道歉,说是自己给庾斯年招来的麻烦。

    “不关姐姐的事儿,是那个卡布伦对你有觊觎之心。”庾斯年安慰庾姐姐,并叮嘱她以后远离卡布伦,“最好身边跟着其他人,不要一个人待着,给卡布伦侵犯你的机会。”

    庾姐姐连连点头。虽然成为卡布伦的女人,她以后的生活会比现在要好,不用像现在这样劳累。但她是颍川庾家的小姐,有世家小姐骄傲,怎么可能委身胡人?

    庾斯年拖着受伤的身体悄悄离开胡人营地,开始今天的修炼。因为身体有伤,今天的修炼比平时困难了十倍,但效果不错。一遍动作做完之后,庾斯年的伤好了一大半。

    庾斯年咬牙继续下一个动作,经过今天的事情,他更加迫切地想要实力。姐姐逐渐长大,卡布伦肯定忍不了太久,他一定要拥有强大的力量,带着姐姐平安地逃出去。

    半年,庾斯年用强大的意志力和刻苦的努力终于将入门基础动作全部掌握,正式进入炼体的入门阶段。他的实力增强的十倍,能够一个人打倒十几二十个成年人。不过他没有轻率地行动,他再等待一个机会。

    蛰伏了几个月,机会终于来到了。胡人头领带走大部分的族内勇士和儿子前往胡人所建的城池参加部落会盟和赶羊大会。部落里面只有少量的勇士和女人孩子。

    庾斯年动了,他打晕了看守他们的胡人勇士,在众奴隶惊愕的眼光问询问他们要不要跟自己一起离开。

    最先响应的是一个跟庾斯年差不多大的孩子,他站出来,眼神中闪烁着坚定和孤注一掷:“我跟你一起。我不要一辈子当胡人的奴隶,我要自由而自尊地做人,哪怕只有一眨眼的瞬间。”

    庾斯年满意地对少年道:“好,你跟着我。只要我不死,便保证你也不会死。”

    少年闻言立刻走上前,来到庾斯年的身边,自我介绍道:“我叫袁文和,出自陈郡袁家。”

    “袁家?袁涣的子孙?”庾斯年问。

    袁文和道:“祖上袁徽。”

    庾斯年点点头,让少年站到自己身后,看向其他人:“你们呢?是继续做胡人的奴隶憋屈地活着,还是拼命闯出一条自由之路?”

    有了袁文和少年带头,其余奴隶们也都走了出来,就算是长了白胡须的老者也走了出来。他们的汉家百姓,不是胡人的奴隶,就算是死,他们也要死的有尊严。

    庾斯年满意地道:“你们跟在我身后,我们先解决零散的胡人,再汇集其他人对付更多的胡人。”

    就这样,庾斯年带着营地里面的汉人奴隶们暴动了。胡人勇士们大都被庾斯年打到,整个营地很快落入庾斯年的手中。

    “阿弟。”庾姐姐的眼睛是红的,在庾斯年找到她之前,她差点儿就被卡布伦给强BAO了。卡布伦并不受自己父亲重视,没有带他去参加会盟大会。卡布伦暴怒想发泄,庾姐姐正好成了他的发现对象。不过他的运气太差,不等他发泄出来,就被恼怒的庾斯年给杀掉了。

    “阿姐。”庾斯年关心地问道,“你没事儿了吧?”

    庾姐姐摇头:“阿弟,姐姐不是没有经过风雨的娇花了。放心吧,我没事的。对了,所有愿意跟我们离开的女仆,我让她们集中起来了。这些人中很多不会骑马,需要人跟着她们共骑才行。”

    庾斯年道:“我会安排。阿姐你呢?是单独骑一匹马,还是跟我共骑?”

    庾姐姐道:“我单独骑一匹马。阿弟,姐姐不想成为你的累赘和负担。阿姐要成为你的帮手。”

    庾斯年笑了:“阿姐,我相信你。”

    庾斯年带着汉人奴隶们骑着马逃离了胡人的营地。他们只带走了马和部分吃食,没有将所有的牲畜一网打尽,也没有杀掉胡人部落的女人和孩子们,以免胡人胡人愤怒之下对他们穷追不舍。幸运的是,胡人首领和勇士们返回部落后要安慰女人和孩子们,要清理部落的财产,抽不出空追杀他们。庾斯年这些人安全地逃了出去。

    庾斯年带着这些年一路往南,半道上,若是遇到胡人部落,他们会偷偷地进去救人,将汉人奴隶们救出来。等到他们一群人到达南方朝廷的范围时,总人数已经达到了上千人。

推荐阅读:召唤万岁 重生之温婉 最强弃少 光明纪元 醉枕江山 官术 重生小地主 火爆天王 神座 宠魅 帝少强宠替身娇妻 混天霸主 二次元气运系统 我家的葫芦娃 机甲定制大师 魔道再临 亿万豪宠:上将的专属宝贝 掀起变革的魔法师 冰山总裁的贴身神医 斗战武神 超级神掠夺 二次元马甲系统 官升一级 全能小兽医 无限召唤 风衍宇极 为己封神 恽夜遥推理 电影世界的无限战争 陆少专宠:老婆大人有点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