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7章 吾道不孤

类别:武侠小说   作者:庄不缺   书名:六朝仙侠传_六朝仙侠传无弹窗_六朝仙侠传最新章节

www.91219.com:值得一提的是,这并非今年首次大规模人事变动。

    永嘉之祸时,褚蒜子还尚未出生,对这段历史的了解,她也只是听老人口述,或者从文字记录中了解。

    在褚蒜子看来,引发这一切祸事的根源,就是同为女子的贾南风。

    不过周诚接下来的话,彻底颠覆了褚蒜子的认知。

    “佛门插手天下,欲以众生信仰炼化此方世界,所以他们要一统天下,让世人都信仰佛法。当年朝中有许多重臣,他们不仅学识出类拔萃,同样道行修为也早已超凡脱俗,不过这些人都相继死亡,他们皆是死于佛门高手暗杀之下,甚至更早之前,我便亲眼在泾阳见到,平西将军周府君与五位佛门罗汉同归于尽。而周府君,便是贫道的兄长。”周诚平静的说道,当说道周处身死泾阳时,也没有丝毫感情波动,仿佛只是在叙述一件过往之事。

    “怪不得这里叫周府,这里应该就是你们在吴国时的家吧?”褚蒜子心中惊讶,倒也想通了周诚初入建康时的举动。

    周诚听到褚蒜子说到家,微微一愣没有继续说下去,过了片刻无奈的一笑道:“家.....对啊,这里也是家!”

    “既然佛门如此厉害,这数十年来,为何还让我朝能够据守江南?而那些异族也并非齐心协力。”褚蒜子很快又想到了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

    周诚将许多从未透露的秘闻道出,全部告诉了褚蒜子,这些秘闻甚至许多云台弟子都不清楚。

    “佛门野心,自然有道门前辈洞悉。当年琅琊王移镇建康时,道门数十位前辈曾在黄河布下大阵,以此阻挡佛门与异族南下。”最后他连九曲黄河阵都说了出来。

    褚蒜子早已心惊胆战,听到在世俗之外,还有这些仙佛交锋,即便未能窥其一二,不过从世俗的惨烈便也能猜到一些,想必那仙佛之战更加恐怖。

    同时她对那挥手间移山倒岳,惊天动地的仙人手段更是心生向往。

    “就是这些道门前辈保住了半壁江山?他们现在何处?仙人庇护世人,理应受人膜拜,为何就此销声匿迹?”褚蒜子更加好奇,这些有功于天下仙人,为何一个个销声匿迹。

    “九曲黄河阵中,这些前辈都已魂飞魄散。还有不到一甲子的时间,佛门将会卷土重来,到那时候那位文殊菩萨,威能将更胜从前。”周诚这几句话说的极慢,但越是如此越让人感到一股急迫感和压力。

    褚蒜子深吸一口气,看着周诚久久的没有说话,作为一个女人她知道,这些事情都不是她能够阻止或者改变的,但是作为当朝太后,她又不得不去思考这些问题,甚至必须要找到对策。

    “真人便是为此而来?你可以阻止这一切对吗?”褚蒜子没有怀疑周诚话中的真实性,她明白这或许才是周诚来建康的真正目地。

    “太后可曾想过,文殊为何要炼化此方世界?而我们的世界之外,又是什么?”周诚没有回答褚蒜子,反而又问出了一个让人更难琢磨的问题。

    褚蒜子又一次陷入了沉思,这些问题褚蒜子不可能想明白,她最多只知道,每个人行事都有所求,而文殊炼化这方世界,所求的绝不仅仅是就炼化了那么简单。

    “我要做的,不仅仅是阻止文殊。原本我们应该是天地主角,人人可修行,人人可长生。我们不应被困在这里,在这个灵气日渐衰竭的世界一步步毁灭。”周诚站起身来,声音比先前提高了几分。

    这些话周处依旧是随意的说着,可是当他每多说一个,建康城上空的天际便凝聚出一道紫色的雷霆,等到周诚说完这些话的时候,一柄天意劫刀出现在建康城上空。

    那刀刃上闪着紫色的电弧,恐怖的气息锁定着周诚,仿佛他犯了什么大逆不道的罪行。

    “看到了吗?这就是伪天意。”周诚竖起一直,轻蔑的指着头顶天意劫刀。

    在他一指之下,头顶道韵演化,而后一丝青萍剑气迎向天意劫刀,将劫刀又一次硬生生挡住,随后周诚头顶道韵交织成一张大网。

    大网顺势而上,最后将天意劫刀罩住,竟硬生生的将它重新压回了天际。

    天意劫刀消失,天际一切如常,云淡风轻仿佛什么都没发生过。

    “我所求者,便是要扫荡天地浊气,重立朗朗乾坤,让所有人成为一个真正的人,顶天立地的活在这世间。”天意劫刀被周诚硬生生压下去,而后他的声音再次响起,每一句话都仿佛誓言一般。

    “成为一个真正的人?人人可修行,人人可长生!”褚蒜子喃喃自语的说道,她从没想过这个云台真人所求的竟然是这些。

    一开始褚蒜子和会稽王司马昱等人都猜测,周诚或许想要的是天下,是无数人窥视的皇帝宝座。

    只是当周诚说出这些话的时候,褚蒜子自己都感觉,那皇帝的宝座,在眼前这个道人眼中,真的是一文不值。

    “我能做些什么?”褚蒜子认真的看着周诚,这一次她没有自称老妇人,更没有以太后之尊自称本宫。

    “什么都不用做,因为该做的贫道已经开始做了。正好时间也差不多,我也该去兰亭了。这个东西送给太后,以太后的聪慧,或许能参悟其中奥秘。”周诚缓缓起身,衣袖对着褚蒜子一挥,一册崭新的书籍出现在褚蒜子身前的石桌上。

    褚蒜子好奇的拿起书册,当着周诚的面便翻开了第一页。

    这册书的第一页没有文字,只是一副看起来极为复杂的图案,而图案所画,正是一座浑天仪的样子。

    “浑天仪?”褚蒜子看着图案,小声的说出了浑天仪的名字,看她的样子似乎对这件奇物还并不陌生。

    “咦,太后竟识得此物?”这次倒是换周诚有些意外了。

    浑天仪虽不算什么隐秘之物,但一般人也很少知道,更不要说对它真正的了解了。

    褚蒜子合起书页,没有继续往下看,而是抬起头对着周诚露出了笑容说道:“当年还在闺中时,曾偶然拜读过长公先生的一卷手札,其中便有对这浑天仪的记载。此物可定周天星辰轨迹,能推演诸天变化,演化星辰运行,原本以为此物只是设想,今日见到这图,方知世间真有此等奇物。”

    “哦?你能得到这位前辈的手札,说明你的福缘不浅。你对浑天仪,还有落下闳,有多少了解?”周诚好奇的向褚蒜子问道。

    这一次他认真的打量起了这个素衣白裳的少妇,双眼之中无数规则线条交织,仿佛要看透褚蒜子的前世今生。

    不过很遗憾,周诚并没有发现褚蒜子是什么大能转世,她应该就是一个普通人。

    但是周诚知道,褚蒜子能在年少时见到落下闳手札,并且识得浑天仪,应该不仅是偶然那么简单。

    而褚蒜子接下来的话,果然也印证了周诚的猜测。

    “若说了解,我倒是偶然发现过一些不同寻常的地方,原本以为这些只是偶然,但是今日听真人所言,似乎这些事情真有所联系。”褚蒜子被周诚这么一问,好像真的想起了许多事,一脸思付的说道。

    “可否说于贫道听听?”周诚连忙问道,他是真正的好奇了。

    褚蒜子也是立刻便答道:“因为这卷手札,自幼我便对这些天文星经异常好奇,所以了大量与之相关的书籍,后来做了太子妃,做了皇后,更是将宫廷中与之有关的藏书都翻阅了个遍。而说到浑天仪,就不得不提到四个人,自浑天图起,石申、甘德、落下闳、最后到张衡,这四人可以说一脉相承,他们所做的就是在不断的完善浑天仪,从一开始石申、甘德提出设想,到落下闳第一次制出完整的浑天仪,再到张衡改进浑天仪,这件东西似乎关系着什么重要的事情。”

    “果然......又是这四个名字啊!若非你是个女子,我险些以为,你就是那人的转世之身。不过就算你不是,至少也让我知道,吾道不孤!”周诚神色变得有些复杂,不过随着他说完这些话,神情最后变得释然,甚至还有些高兴。

    “这些东西你收好,我先去一趟兰亭。”周诚继续开口,而褚蒜子身前又多了几册书籍,而后周诚便化虹而去,庭院之中只余下褚蒜子一人。

    看了一眼空空如野的天际,褚蒜子的目光又落在了石桌上。这一次桌上的几册书籍封皮上都有了名字,正式连山归藏山海经等书。

    几乎当年刘徽留给周诚的书籍,他都全部又转交给了褚蒜子。

    这一次褚蒜子没有急着去翻阅这些书籍,而是将它们整齐的叠放在一切,而后戴上帷帽,将这些书册环抱在怀着,轻移莲步走出了周府。

    很快朴素的马车缓缓启动,最后返回了建康皇宫。

    而随后的几日,一些人发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那就是当兰亭文会之事传遍天下,其中发生的几件大事震惊着整个天下的时候,当朝褚太后却如同消失了一般,一连七八日都没有出现在人前,甚至连太后最亲近的侍女都很难见到她了。

    皇宫中人只知道,这几日太后画出了许多古怪的图纸,不停的让工匠制作铜轨和铁环,还有大量不明用途的木质构件。

推荐阅读:明朝好丈夫 官道无疆 巴比伦帝国 最散仙 仙府之缘 武林高手在校园 胜者为王 天地霸气诀 赘婿 官仙 呆萌鬼宝缠上我 娱乐圈如此美好 重生直播做网红 王爷,王妃要逃跑 华娱之印象 重生之笑傲尘世 星际魔纹师 万界大商人 变身少女的文娱日常 绝品异能主宰 绝命手游 一品修仙 蠢萌女友不可撩 军嫂重生有竹马 医世宫主 南唐晚秋 六零军营成长 人间祭司 我和末世有个交易 名人堂之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