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可能是咱们太杯弓蛇影了

文 / 姬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阿瞒小胖这一伤诊了后,叶玉正准备让人传了消息给郡王妃。不成想青园的人未去,芷惠轩的丫鬟就是先到了。丫鬟给叶玉行礼,叶玉让起后便是禀了话,道:“王妃娘娘打奴婢来,是对夫人讲少爷若是需要什么尽管使。若夫人有难处,请告知王妃娘娘就是了。”

    叶玉听后笑道:“带我谢谢王妃娘娘,这青园正是要像王妃禀了话。少爷一切便是需要吃几贴药,劳王妃费心了。”有了这话的小丫鬟是应了后,告了退。叶玉自然的也是让奴婢送了送。

    随后,得了空闲的叶玉才是和淑仙一道,照料起阿瞒来。这哄了小会儿,叶主就是淑仙讲道:“你也是累了一天,娘让人备上些酸梅汤你饮些。想来再些时辰也能用晚饭了。”淑仙听后,点了点头,回道:“娘也饮吧,我这找嬷嬷去。”

    淑仙回了这话,倒不是真的有多想虽那酸梅汤,更多的其它还是想找些事做。这样她会舒服些,到时候喝了下暑的东西想来娘的心里也会同样舒服些。

    在淑仙出了屋,时辰也是过了不久。这叶嬷嬷是送着汤药进了屋,叶玉瞧见后说道:“嬷嬷,阿瞒这里我照顾着。你老有空闲就是去瞧瞧进忠吧。有你老瞧着这奴才也仔细些,进忠那伤总会好得快些。”边说了后,叶玉接过了已经走到近前,叶嬷嬷递上来的汤药。

    药到了自然要喝的。所以,叶玉是唤了唤阿瞒。这时候一直闭上眼睛迷迷糊糊的阿瞒,是给叶玉小心里扶着半坐了身。叶玉哄道:“阿瞒乖,吃了药就会快些好起来。等伤好了,就不痛了。”

    药勺叶玉放到嘴边是轻尝尝了,温合适着。就是味道有那么一些苦了。这时,叶玉可是笑着把药碗递到了阿瞒的嘴前,哄道:“阿瞒乖,一口气喝了咱们就叫密饯。”还算听话的阿瞒确实是张了口,只是喝了一小口后,呜呜的把喝了未吞下的那口药,也是吐回了药碗里。

    叶玉瞧着这样,说不上什么滋味。她想直接给胖儿灌了下去,可到底心中舍得。可这像不喝药,也不是个事情啊。话虽未说,叶玉却是把阿瞒小胖吐出来的药碗放到了一边。见着药碗拿开了,小胖活了起来。那是小胖手还摇了摇叶玉的手,边道:“苦,不喝。娘心疼,不喝不喝嘛。”

    很会撒娇啊。叶玉这感想。随后想了想,便是道:“就你这破孩会闹着。”对胖儿说了这话后,叶玉才是对叶嬷嬷道:“嬷嬷,我本想着阿瞒的伤也都是小问题。这样吧,药就喝了,毕竟这是药就分毒。嬷嬷有心思,先去探望下进忠,把我的话也告诉他。莫让孩背了心思,这心里话不说了来总弊着可不成。”

    叶嬷嬷对叶玉这话,虽说不全认同。不过,到底叶玉已经发了话,叶嬷嬷叹了声后还是应了。随后,待屋里退出去后,叶玉这才是对阿瞒说道:“既然不吃药,那先睡会儿。待晚饭时,娘再唤你起来。”

    一听可眯眯眼后,阿瞒可是应了。这会儿只要能远离那苦得让舌头不舒服的东西,阿瞒都是配合的。所以,叶玉可是瞧着胖儿睡着了。

    阿瞒睡着了,叶玉可是在床榻前看了许久。这一伤,阿瞒小胖是在床榻上歇足了日。而青园里更是少了许多鸡飞狗跳的事情。

    叶玉不管奴仆们是不是轻松了许多,反正叶玉这是伺候着个儿的这段日,整个人就是瘦了一小节啊。待到阿瞒小胖伤好得差不多时,那是对放风的日越来越向往。叶玉对受伤的胖独生是掬束着。可对那活泼乱跳,跟个野猴一样健康的阿瞒无力了。

    七月一过的八月,是很快到了。叶玉这日正在院里的葡萄架下,带着吉哥儿祥哥儿纳了凉。这不,前面虽是没用汤药,可有叶玉辅助的“养生玉液”的阿瞒,早是好得满府里又是乱窜。这孩真是好了伤疤,这忘了疼。

    “嬷嬷,进信、进仁、进义,都是好了在阿瞒身边当伴伴。到是进忠,这药用了效果如何着?”叶玉不光胖儿,也得关心关心身边人啊。

    叶嬷嬷听了这话后,笑道:“得夫人前面的关照,进忠的伤正好着。大夫也说了,他就是个小孩长着也快恢复的也快。”叶玉听后,点了点头,笑道:“老话都说伤筋动骨一天,嬷嬷莫急着了。进忠正是长身,更应该彻底的养好了。”

    当然,光是说好听话是不成。叶玉辅助的就是赏了不少东西,这伤着进忠能用的,打成赏给叶嬷嬷家人的东西。哪样叶玉也没有忘记了。毕竟,忠心了是得用维护的。

    叶嬷嬷谢了恩,叶玉才是叹了话,说道:“可能是咱们杯弓蛇影了,前面这事情我也问清楚了阿瞒。倒真的没什么得注意的地方,事后这查了查,怕还真是阿瞒淘气了些。这是弄得青园里都跟着提了心。”

    这话,叶玉还是要讲的。毕竟事情是清楚了,这没有人动了手脚。当然,这是叶玉查到的结果。至于是不是有隐藏的深的,叶玉想来应该不会有吧。总不能这人能那么弄得如天意吗?

    叶嬷嬷听了叶玉的话后,应了话,然后笑着安慰了叶玉,道:“夫人,既然是意外,那就说明少爷是菩萨保佑的。这等事往后咱们青园多注意才是正理。”叶玉听后,点了点头,觉得叶嬷嬷这话说得很不错。

    在叶玉议了这席话的第二日,一个消息从娘家传了来。叶嬷嬷是对叶玉道:“夫人,东宫表姑娘那儿出事了。”叶玉听了这话后,明白过来说得是青渝青妹,东宫里的良媛。便是问道:“嬷嬷,出了何事?”

    本着叶家若无啥大事不会打扰她的样,叶玉自然在意的。叶嬷嬷听了叶玉的话后,回道:“良媛那抱到妃住的小皇孙昨个晚上,得了伤寒夭折了。”叶玉这一听后,愣了一下。她不知道应该说什么,毕竟有些事情隔得远,光看面上的东西是瞧不出多的。

    “东宫的小皇孙夭折,表妹的日怕是难过了。这当娘的,就没有不心疼孩。”叶玉叹了这话,有几分旁观者清的感觉。可事实上,叶玉也真的不知道应该再说些什么,说东宫风水不好,这小皇孙咋就没几个养大了的。还是说东宫的女人都是母老虎,这是整治了多少小生命。

    不在其位,不谋其事啊。

    “夫人说得是啊,这表小姐前面落了个男胎。好不容易有了小皇孙,这一夭折怕是不知道得伤心成什么样。”叶嬷嬷也是叹了话,她心里未尝不是为这个青姑娘的命叹了一声。

    叶玉和叶嬷嬷说了这话,东宫里的事情必竟与信德郡王府关系不是大。所以,也就是说说过了,再是备上一份安慰礼,也是做足了人情。其它的,叶玉碍莫能助了。

    在叶玉平了心,继续混日时。弘帝一行在九月据说要去行围狩猎一翻,这狩猎了之后,才是会回到京城里。

    待到弘二十八年十月,圣驾一行回了京都。叶玉没得资格去相迎,可也听叶嬷嬷讲了讲那盛况。真是十里兵戈,气势如虹啊。

    圣驾回了京都,这郡王爷李景想来也是能差事后,就是回了王府了。叶玉在青园里梳妆了一翻,做足了青园的脸面。这就是到了郡王妃的芷惠轩,然后,随大流跟着郡王妃一行去等回府的郡王爷李景一行人。

    在等了小半个时辰后,小厮打马到了,回了话道是郡王爷很快就是回府。真等到郡王爷李景一行时,叶玉第一眼注意到的不是李景瘦了一个圈的身,还有那黑了不少的皮肤。而是和众人一样,眼光投向了脸上包了医药用的白布,遮了面容的二少爷李庆卫。

    为什么说一眼知道这是二少爷李庆卫呢。

    因为,他是站在李景的身后,世爷李庆昌的身旁。这出行了两位少爷,不用猜了都一看就明眼了。而叶玉瞧了后的第一上脑袋的想法就是,李庆卫这娃在没有整容盗版的这时代,八成要成了脸部残疾人物啊。

    这事情怎么这么巧?这是叶玉的想法。她总觉得这沈氏母二人,都是运道不好了一点。又或是李庆卫这娃命硬了些。前面克了母,后面瞧着脸上那一层一层的样,这样伤在脑袋面门上,都能挺下来能不命硬吗?

    “王爷,您回来了?”郡王妃先对郡王爷李景问了话。其后,众人行了礼,两位哥儿也没忘记给郡王妃行礼。这礼毕后,郡王爷李景只是吩咐着进府了。随后,就是王爷王妃二人行于前,一行人打道回府内了。

    ...

    ...  (..)(古代养儿记../22/22786/)-- ( 古代养儿记 https://www.chinahaa.com/39/39824/ )

www.91219.com:  曹聚仁《我的读书经验》写道,他的单不庵老师,“他是那样的渊博,却又那样的没有一点自己的见解;读的书很多,从来理不成一个系统。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