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章 闻到了一股猫腻的味道啊

文 / 姬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好吧,阿瞒小胖是计算了。话说,一个喷嚏是有人想他了。两个,是有人骂他了。那个呢?小胖忍不住怀疑到,难不成他真的感冒了。

    不提阿瞒小胖的纠结,单单说叶玉在屋里也是思啊念啊的。这胖儿不认了错低了头,叶玉还真是没了下的台阶。好在,这两刻钟后,小胖松口了。这承认错误的态虽然还待改进,不过,叶玉还是挥了手让胖儿过了这一关。

    青园里的日,在阿瞒小胖的乐呼下又是鸡飞狗跳了起来。而郡王爷郡王妃这对夫妻却是更多的注意了朝堂和京城里的风风雨雨。

    这一日,是在十月末了。叶玉瞧着初冬的天气,那是比较想宅在屋里了。这不,有了热腾腾的火锅,就是青园里的口能齐齐动手的围了桌。对于还在吃奶阶段的吉哥儿祥哥儿,叶玉就是哄睡了放到屋里正呼呼着。

    这边吃着火锅,旁边的叶嬷嬷还是对叶玉等人来了个现场版的京城最新资讯啊。“夫人,这忠德郡王给圈了。”叶嬷嬷说道。

    叶玉听后是夹了一大片蔬菜到阿瞒的小碗里,边是道:“阿瞒,不能光吃肉,不许挑食了。”这整么能只像肉食动物发展了。要平衡营养啊,所以,叶玉努力的纠正了胖儿的不良饮食习惯。

    “嬷嬷,二皇被圈了这事,不是在围猎场就发生了吗?”叶玉边对着胖儿发了大威,没有忘记对叶嬷嬷回了话。只是叶玉想吐糟啊,嬷嬷你老能不能别提那老掉牙的事情啊。

    “夫人,您心急了,老奴这不是还没有说完嘛。”叶嬷嬷笑眯眯的看着桌前有爱的母人,那是很和蔼的回了话。叶玉听后,不忘记给女儿淑仙也夹了蔬菜,然后,还是边对叶嬷嬷回道:“嬷嬷,你老讲,咱们都听着的。”

    “夫人,这忠德郡王给圈了,那贵妃娘娘听说还对皇上要皇上不用顾念父之情,依国法就是。这话自打出来,就让人叹那贵妃娘娘为了荣华富贵,真是心狠了。这亲生儿也能下得去手。”叶嬷嬷继续叹了话。

    而叶玉听后,却是停了下来。问了话,道:“嬷嬷,这事情满京城都传开了吗?”叶嬷嬷一听叶玉这问话,那是回道:“夫人,这可不是闹得京城里风言风语嘛。”

    叶玉是一边注意着正在对着碗内的蔬菜奋斗着的阿瞒淑仙,一边是笑着说道:“嬷嬷,这事巧合了,宫里是什么地方。宫里的话还能让市井姓听得到。我怎么觉得有点像是听评书的感觉了。”叶玉这话得,可不是有几分乐趣嘛。叶嬷嬷这一听后,那琢磨了一下,回道:“夫人说得在理啊,那不是这京城里闹得都是些谣言了。”

    叶玉摇了摇头,回道:“不一定全是假的,指不定里面还是掺了真的东西。不过,咱们就是不知道那些是真的?那些又是假的罢了?”说了这话的叶玉,想了一下。虽是想着,可她的筷还是不停的给了一双儿女夹了菜。这见淑仙阿瞒吃得正香,叶玉又是笑着对叶嬷嬷说道:“嬷嬷,除了这些外还有别的什么消息吗?”

    “有啊,夫人。除了这事外,殿下监国了。据说因为忠德郡王的事情闹得皇上病倒了,所以,这满京城都说是议论纷纷的。”叶嬷嬷紧接着就回了话。而叶玉听后,就算再是豆腐渣的脑袋也是闻到了一股猫腻的味道啊。看来,这事情多伴还是皇家的内部争斗了。不过,就是不知道这是战争吹起的号角呢?还是战斗结束了唱出的收尾声了。

    罢了罢了,天还撑得起。这信德郡王府的大树也不是她叶玉,她操些空心思真是让自己白难受了。像是这种事情,李王爷就是要商量也只会找王妃聊聊。找她叶玉,可不会说这些正事的。叶玉不是个会让自己难过的人,所以,很快就是放开了心思。

    不过,对于像这种朝堂天气变化,对朝官们的影响怕是不小。叶玉就算不是官场人物,可也知道要站站队的说法。不替这李王爷担心了,可娘家总得关心吧。

    叶玉想了想,许久以后,她不得不承认自己的脑容量确实不够。所以,叶玉只得安慰自己,叶父是个一步一步爬来上的官员,那政治敏感怎么都要超过她这个小白了。所以,她只要信任这专业人士的判断就成。别在整日里无事了,自己把自己给吓着了。

    就在叶玉胡思乱想的十月末后,十一月来了。而整个大雍也正式走入了监国的新一页码。叶玉在青园里可以不在意这事,可郡王爷李景郡王妃赵雪姬却是不得不在意的。毕竟,这与他们息息相关了。

    十一月初晚,信德郡王爷李景考校了两个儿的业。对于嫡长庆昌,李景更满意了。而对于还在原地踏步的次庆卫,李景狠不下心去诉罚,所以,他还只得叹了一声心中婉惜罢了。

    而二少爷李庆卫却是对李景行了礼,道:“儿蠢笨给父王丢脸了。”李景瞧着这种神情的次,平和的说了话,道:“十指有长短,庆卫你有向之心便是好事了。父王想信这世间事,勤能补拙。你起来吧。”

    而二少爷李庆卫听后,并没有起身,反而是说道:“父王,儿有一事想求父王答应。”李景听后,问道:“若是做父王的不答应,你这是威逼吗?”这话有些重,而二少爷李庆卫听后不敢回答,只得忍了一股劲头的依旧跪着。这时候,世爷李庆昌解了围,说道:“父王,二弟只是情急了。万事自有父王决断,二弟对父王也是一片赤诚孝心的。万望父王给二弟一个解释的机会,儿相信二弟自会说与父王听。”

    “庆昌,你在旁边听着就好。”李景对李庆昌回了话。然后,才是看着跪在地上的次,道:“说吧,做父王的总要听你说出翻道理来。”

    “父王,儿知道自己不是那读书人的料。父王也是说过,人有所长,必有所短。所以,儿不想了,儿想武。将来,儿做不成官,也好在彊场上保我大雍的边关。”二少爷李庆卫回了话,那是着沈孺人沈锦秀前面那他讲得话,是越说着越兴奋起来。

    而李景听后,只回了两个字,道:“胡闹。”说完后,李景的脸上那是冷如寒箱。一时间,屋里的气氛凝重了起来。而在李景这沉沉打击之后,二少爷李庆卫满脸都是失望至的神色。那本来还存于眉间的一丝英气,如这话一起如同丢到了十万八千里之外。剩下的,是浓浓的阴郁。

    “父王,二弟的话未尝不是一翻道理。父王,您不是也说过因材施教。皇祖父都是讲过,这天下的两条腿,除了官还得武将吗?”在二少爷李庆卫没有勇气开口而沉默时,世爷李庆昌却是顶着郡王爷李景那张臭脸,说出了这样一翻话。

    对比着两个儿,李景若说不失望那纯粹就是骗人的。一个人的常识,可以改变的,只要他肯下功夫。可在面临选择,面临担负重任这种需要心智的东西时。很多时候一个人的性格,已经从细微之处,细节之处,得出了不同的答案。

    “庆昌,庆卫,父王有些话也是可以讲与你们听。你若听得明白,就记下。若听不明白,就忘了。出了这个屋不要再谈,也许说给任人听。要知道,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几事不密则成害。知道吗?”李景问了话。

    “父王,儿知道。”李庆昌李庆卫回了话。

    郡王爷李景听了两个儿的回答后,才是说道:“父王是信德郡王,要知道李氏天下的将业主人是你们大伯父。为臣为弟,要懂得本份。君有君的本份,臣有臣的本份,错了位是要付出代价的。这代价可能是项上的人头,也有可能还牵连了亲朋好友。”

    这话郡王爷李景说了出来,说了他这个王爷一直想说,而咽在了心里的话。看着两个儿点了头的样,李景接着道:“老话讲得好,秀才造反,年不成。这天下的人瞧不起武夫,可皇家的哪个皇帝明白,不,不能说是皇家,而是稍微用了心的人都会明白。这坐稳天下也罢,打天下也罢,用得都是将将兵。”

    “军权,是个禁忌,皇族中人离得近,会让最敏感的至尊起了疑心。而这世间最经不得考验的就是人心,所以,若有过些安稳日,富贵荣华皇家不会少的。可有些东西,能不碰最好不碰。”李景慢悠悠的说了这话。

    “明白了吗?”这话一问出,世爷李庆昌点了点头。然后,李景就是瞧见两个儿,同时回道:“父王,儿明白了。”

    ...

    ...  (..)(古代养儿记../22/22786/)-- ( 古代养儿记 https://www.chinahaa.com/39/39824/ )

www.91219.com:不过台当局“行政院”对此仅回应称,这是私人Facebook,因此没有规划回应。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