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知道了,怕是会让人笑掉了小牙

文 / 姬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信亲王府的李景李王爷不在啊,可不代表着信亲王府就不会成了京中的话题。自打阿瞒与那皇后的侄女这是开始大张其鼓的要办婚事了,得,叶玉身边的苍蝇就是多了起来啊。而这一日里,叶玉正是看着吉哥儿祥哥儿朋胞胎哥俩闹着时,叶嬷嬷和桂春是齐齐来见了她。不用说,叶玉瞧着这架式,就是有事情了。

    “吉哥儿,不许把那冰放到你弟弟的手上去。”叶玉吼了话,对于吉哥儿这个是友爱的哥哥,叶玉是很头疼的。没办法,谁是祥哥儿对着他的双胞胎哥哥,那就是一幅弱弱小受待欺负的小样呢。

    “娘,弟弟喜欢凉快。”吉哥儿是笑眯眯的回了叶玉话。而叶玉那是一拍手,道:“不许用凉的东西,到时候祥哥儿哭了起来,娘就是让你俩睡一块。”叶玉那是恶狠狠的回了话。对于这两个家伙,叶玉是绝对不会让那啥小树苗自由了。

    话说,祥哥儿哭起来,那是一抽一抽小鼻,再是配上两只红兔的眼睛。叶玉是亲娘啊,她怎么能让吉哥儿当个后哥哥呢。这不狠爪也不能用你家弟弟身上不是。

    倒是叶玉这一吼了吉哥儿后,祥哥儿在旁边那还是抱着他的小碗,巴搭巴搭的吃着。绝对的两耳不闻窗外事淡定样。可叶玉非常清楚啊,吉哥儿若是老鼠窝里横,专门欺负他的弟弟。那祥哥儿绝对是只小懒猪投得胎,那是爱动不动。除了哼哼,他还是会哼哼。

    叶玉那是多么常想,若是阿瞒那活泼的基因,少少分那么一些在他的五弟头上,叶玉能少费上多少的脑细胞。那是得少上多少的事情啊。至少,叶玉不用担心他家那个懒得过头的五儿,不被别个人欺负啊。就是祥哥儿那欺负了,都是不会大哭的样,叶玉肝疼了。

    “娘,我要吃糕糕。”好吧,吉哥儿同转了话题啊。对于叶玉那种脸色,他可是很会看滴。所以,叶玉见着这事情也算镇压过来了,那个,才是打发两个儿继续啃食啊。而叶玉才是让其它人退了下去,对叶嬷嬷和桂春问了话,道:“嬷嬷,桂春,可是有什么事吗?”

    “夫人,前面的事情,有些进展了。”叶嬷嬷回了话。叶玉一听这话,来劲了啊,她忙是问道:“嬷嬷,说说,到底如何了?”

    这事情一直压着总是没个结果,自然叶玉是在意的。这一次,算是真的出来了吗?见着叶玉的神情,叶嬷嬷就是回道:“夫人,这事情咱们也是来来回回的查了几个遍。说来,还得从沈夫人那事情上拉到了头线。当初,沈夫人那天花从二少爷身上染的。不过,就咱们得的消息里,二少爷那事情,倒像是沈孺人与沈夫人姐妹二人之间的把戏斗争了。”

    “沈氏姐妹窝内斗?”叶玉问道。这沈氏姐妹不会这般血腥着,那是不分个生死不罢手?有那么毕竟要吗?话说,这不是对沈氏家族来说,不合算啊。对于叶玉的疑问,叶玉自然明白着。毕竟,这个时点里的人,都是重视家族的。话说,像这样的窝里斗来斗去便宜了外人事件,若是给别人知道了,怕是会让人笑掉了小牙来着。

    “夫人,这沈氏家族里听说就是嫡庶不明白着。这种靠着裙带关系爬上来的,八成就没个贵气儿。”桂春是回了这话。当然,叶玉很想说说什么理由之类,可听了桂春的话后,叶玉也不得不承认那什么底蕴确实很重要的。想了想,叶玉道:“那嬷嬷和桂春,你们说说事情吧。到现在,我都是好奇到底是谁跟咱们青园老是过不去了。我还真想不出,咱们青园有那么与人生死仇恨吗?”

    对于这种想要她命和她家孩命的,叶玉真圣母不了。话说,这种关已的事情,就不肯定有什么和谐的存在着。所以,叶玉是抬头问了这话后,就是等着叶嬷嬷和桂春会报进展了。自然,叶嬷嬷先行开了口,道:“夫人,事情从沈夫人那儿牵到了沈孺人。再从沈孺人那儿,拉到了芷惠轩的王妃。这事情,王妃干不干净老奴不知道。可老奴知道芷惠轩不干净着。”

    “嬷嬷,说说吧。”叶玉说了这话,眼中真的情绪很多啊。叶嬷嬷点了头,继续说道:“当实那沈氏内斗,沈夫人自然是丢了命。至于王爷王妃因为何事压了下来,现在有了一些头目。据说,当年沈夫人给王爷生了第一个嗣,不过,那位小少爷夭折了。”

    对于信亲王府里夭折的小生命,叶玉自然是知道的,那可是不算少啊。叶嬷嬷自然接着话不停,道:“在王妃生了世后,医那边就是有了档案,说是王妃伤了身,往后再来有孕。想来,这八成是王妃与沈夫人之间有什么干系。而且,这几人又是连上了当年的何夫人。”

    “何夫人?”叶玉嘀咕了这字。对于这位一直在信亲王府里魂来魂去的名,她是想乎视了都不行。叶嬷嬷点头,道:“不错,就是何夫人。”

    “这位何夫人当年听说是因病去逝。主要就是因为连着胎都是小产了,伤足了身。”叶嬷嬷又是暴了一个认认亲王府的八卦啊。叶玉听后,脑补了。话说,这一连着小产,是何氏身弱,还是说当年的信亲王府宅斗的凶险了。

    “何夫人去了后,王妃和那沈夫人就是各自生下了世爷和二少爷。”叶嬷嬷又是说了这话。好吧,这让叶玉更脑补了,话说,有木有这么八字硬的何氏啊。她一去,信亲王府里就是有了嗣。

    “不错,就因为如此,这何夫人的事情在认亲王府里一直是个忌诲来着。”叶嬷嬷点了头应了叶玉那脸上的表情啊。叶玉才是问道:“嬷嬷,这中间与咱们有什么干系。”

    “夫人,您的事情,老奴查着的是芷惠轩动的手。本来,老奴也是这样认为了,可在这一串的事情后面,总有得得的人。所以,这事情先是按下了。不成想,就是有人跳出来,给咱们指了。”叶嬷嬷回道。叶玉听后,笑道:“那是谁这么好心啊?”

    “是孙姨娘,这矛头还是指向了秦孺人。”叶嬷嬷很干脆的回了话。叶玉听后,敲了敲那桌面。这是脆脆的响声啊,好一下后,叶玉方是道:“嬷嬷,您说说吧。咱们总要仔细合计了?”

    “当初,芷惠轩会对着青园动了手,在夫人怀着少爷那次,是刘姨娘出了头。”叶嬷嬷说了这到手人,至于是刀还是其它棋如何的。总之,叶玉明白着,刘氏这是去得早了些,便宜了这家伙。所以,这会的叶玉对刘迎紫,可是没有了半分同情心。相反,她觉得当初她真是那啥个猪脑了。

    “嬷嬷,继续?”叶玉冷了好一下脑袋后,说道。叶嬷嬷听后,回道:“而青园现在得到的消息,就是刘姨娘后面,还隐了个秦孺人。秦孺人当初还真真是做了那只不叫的狗。”

    叶嬷嬷说话,还是嘴特毒的。不过,叶玉喜欢啊。她听着这么一说时,再是想到秦孺人那张脸,忍不住问道:“嬷嬷,咱们会不会入了秦氏和孙氏的争斗里,这消息可靠吗?”

    “夫人,若是别的什么,老奴也不信。可咱们现在手里握了一样东西,就不得不信了。”叶嬷嬷回道。叶玉抬头,问道:“什么东西?”

    “一个把柄,秦氏的。”叶嬷嬷回道,然后,还是看了桂春一眼,道:“桂春那边有人认出来了。”

    “桂春,是什么?”叶玉问道。桂春忙是回道:“夫人,那秦孺人是何夫人当年在何府的小丫鬟。”

    叶玉听后,冏冏有神了。这秦孺不是信亲王妃从宫里领回来的吗?想到这,叶玉就是问道:“秦氏不是皇后赏赐的吗?说来,她若是何府的丫鬟,为何会进了宫?”

    “夫人,这是千真万确的。这消息自然是从孙姨娘手中得来的,不过,咱们的人确实去证实了。这事情,嬷嬷也是请人去查了的。”桂春回道。叶嬷嬷同样点了头,回道:“夫人,老夫人那边也是走了消息,是真的。”

    是娘家查了个二遍。叶玉听后,倒是信了两分。可她又是不想明白,秦孺人是何府的人,那为何进了信亲王府里,还是与她对上了。所以,她问道:“嬷嬷,桂春,这秦氏如此做?可有何好处?”

    “夫人,沈家内斗,二少爷是毁了。这世爷若不是王爷和王妃护得紧,奴婢想来,怕也是不会那么容易这般平安的。”桂春说了这话,然后,还是对叶玉又道:“说来,夫人前面若真是被芷惠轩算计了,老夫人那里和叶氏可不见得肯罢了手。若是加上何府的势,怕是与认亲王府里,有得一翻的暗划了。”

    “夫人,老奴想着也是这理,不是说两虎相争,渔翁得利嘛。指不定那秦氏,就是想做个捡漏的。”叶嬷嬷回了这话。

    ...

    ...  (..)(古代养儿记../22/22786/)-- ( 古代养儿记 https://www.chinahaa.com/39/39824/ )

www.91219.com:唯有个人需求和工作岗位的诸多附加条件大致匹配,才可谓是找到了一份相对合适的工作。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