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皇后朝臣,想给他这个小小的未来天子上堂课

文 / 姬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捡漏吗?叶玉听了这话后想到。想了想后,叶玉叹了一声,道:“嬷嬷,桂春,咱们消息现在还不知道有多少是别人故意整了出来的。所以,你们还得再仔细的查查。说来,查的时候咱们也别闲着了。”

    “让我想想,好像秦氏也是闲了点,孙氏似乎也是闲了点。就是沈氏最近也安静了。”叶玉笑着说了这话。然后,还是拍了拍手,道:“嬷嬷,继续大家都这么闲,若是热闹热闹多好啊。说来,二少爷挺孝顺他那姨妈啊。你们二人说说,这若是知道了亲娘给姨妈害得天人永隔了,是不是会觉得自己孝顺着仇人,万分可笑了些?”

    “夫人,您的意思是这消息送到二少爷的耳边?”叶嬷嬷问道。叶玉听后,摇了摇头,回道:“不,咱们别出手。想来,希望混水的秦氏和孙氏,应该是会乐意出手。”

    “夫人,若是她们不乐意呢?”桂春问道。叶玉听后,笑道:“只要大家认为是她们乐意的,不就成了。”这是多么美好的理由啊,叶玉认为的。

    “夫人,这秦孺人和孙姨娘脱着沈孺人下了手,那芷惠轩呢?”叶嬷嬷暗暗恨道。叶玉听后,摇了摇头,回道:“嬷嬷,做事情总要量力而行的。芷惠轩咱们没那牙,就别去啃了。说来,何氏的两大姐姐妹妹,大沈氏可是相陪了,你老觉得这秦氏做了钉,芷惠轩能平稳下来吗?”

    “所以,咱们帮忙一把吧,把秦氏的尾巴收拾干净点。往后,多加些油,总是好的。有好戏看,不用脏了咱们青园的手,何乐面不为呢?”叶玉笑着说了这话。倒不是叶玉不想动手,而是她很明白着李景李王爷的嫡庶观念。至少,叶主不喜欢以鸡蛋对了石头,那是大大的夸本买卖来着。

    “夫人说得是,秦孺人要杀鱼了,咱们送送刀总成的。”叶嬷嬷点头,应了这话。叶玉也是笑道:“没错,秦氏做渔翁,总需要一把好刀的。”

    事情是越来越不平静了,不是吗?至少,信亲王府里是不平静着了。而叶玉本人也是心情更不平静着。在叶嬷嬷和桂春离开后,叶玉那是走到了窗前,她的心中起伏不定啊。其实,这一刻叶玉更想有一把ak47,那样的话敌人都可以给突突了。可现实有时候就是这般不由人的,所以,叶玉想好好活着,她总要好好活着的看着那些黑手们落不到个“好”字。

    日不紧不慢着吗?

    事实上,一点也不是着。因为,就在这个夏夏的日里,皇宫的夜晚不平静啊。至少,这一晚的宣成帝本来还是心情不错。可当他决定去看看折,关心关心国家大事时,就是不意外的见到了大旱**的折。一时心情过于激动的宣成帝那是急晕了过去。

    而伺候的内侍自然是给吓着了。所以,那医能不来吗?医一来,皇后自然也是得了消息的赶来了。少不得,阿瞒也是给皇后递得的消息惊了起来。所以,这养心殿里又是成了人气旺盛啊。

    药,是吃了不少,可宣成帝就是没个醒来的时候。皇后那是不敢合了眼的伺候在龙榻前啊。而阿瞒年纪不算大着,正长身体。可有时候这个皇权的时代便是如此,所以,他也得跟着伺候着。

    在打发了一干人后,皇后自然是对医关心了宣成帝的病情,道:“皇上,龙体如何?”

    “回娘娘,皇上这是急怒攻心。臣等也是无能为力啊。”医哪敢担了什么大事啊,这种东西是能要了人命的。而皇后听了这话后,倒是也没有暴怒着。毕竟,宣成帝的身体,那是人所众知了。她只是神色暗淡了两分的打发了医,当然不忘记吩咐别话多。在这宫里嘛,总还是得知道,哪些能说,哪些又是不能说的。

    医自然是唯唯诺诺的应了话。

    随后几日里,宣成帝的病情那时好时坏着。而皇后自然也是得了消息,更加不敢离开了养心殿。可是,这宫里四面八方,哪里又有着多的眼睛啊。皇后,不得不防着。

    就是在五月中旬时,这算是病得糊涂的宣成帝醒了。而皇后那是高兴啊,宣成帝也是不忘记讲话,道:“召王公大臣们……”这几次说得那是很清楚,宣成帝更多的还是准备好大雍的稳定放在了头等位置上了。

    皇后听了这话后,哪还会不明白啊。自然是忙吩咐了内待去传人啊。这时辰是慢慢过着,宣成帝是在皇后的伺候下又是睡着了。自然,这等众位王公大臣们的重要角色齐了以后,宣布重重事了。

    而阿瞒,也是让皇后给安排到了养心殿的隔壁间里。在时辰不慢的过了一个头后,宣成帝信任,又或是占了重位的角儿是齐了。而这时候,皇后自然是唤了话,道:“皇上,皇上……”宣成帝还是吃力的睁了眼睛,然后,精神似乎回了笼。

    看着列位在场的王公大臣,宣成帝是道:“唤庆民来。”皇后听后,自然让内侍领了阿瞒到了大殿里。然后,宣成帝是看着在场众人,道:“大雍往后,靠诸位臣工了。朕……”

    说到这里时,宣成帝似乎呼吸更紧了些。然后,那是指向了阿瞒的地方,皇后忙是道:“阿瞒,快过来。”阿瞒听后,忙是走了近,跪下在了宣成帝的龙榻前。

    宣成帝好一下在皇后的抚气下,脸色不在那么的急促。然后,张了口,道:“庆民,是……朕……选……”说到这里时,宣成帝似乎脸色又紧了起来,然后,那是捂上了脖。好一下后,众位王公大臣是听着皇帝这重要的话啊。

    可是良久以后,还是未有音语。只是皇后许久以后,叹道:“皇上,驾崩了。”众臣跪啊。

    大雍举国之下,这等事情在煌煌之眼里自然是不可能更改的。所以,宣成帝亲选的阿瞒,也在这时候,成了大雍的未来天。只是,这位天的会顺利吗?

    众多的宫规礼仪,皇后也将荣升为皇后啊。而此时,皇后问道:“先皇遗言,选了新帝。此事事关重大,本宫只得指望宗室之的大宗令,和官群领的左相了。”很好,这两位也算是与阿瞒关系甚深啊。自然,皇后知道这件事情之上,已经是大半个定局了。

    对于皇后的话,大宗令和左相自然是同意了。

    好吧,这总站在群臣和宗室之的两位大人物,自然是非常识实物的。而不识实物的人,比如说喜欢搅了局的御使令,就是有话了,道:“臣有话讲。”

    皇后还能堵了口不成?自然是道:“大人有话,请讲。”

    “新帝人选,为大行皇帝所定,自然无可争议的。”好吧,御使令上来这话定的基调,很得人心啊。至少,皇后的脸上有了笑容。不过,接下来,御使令又是道:“只是这非嫡非长,可是过继为大行皇帝的嗣?”

    很简单的道理,御使令这是准备行礼法,为大行皇帝找嗣了。毕竟,这新帝非嫡非长的,可不是什么顺位的人选。要说,按礼法里,这兄及弟继,也轮到信亲王爷啊。这新帝还是信亲王爷的庶,可不是什么好排行啊。

    “大人的意思,大行皇帝之旨,不尊吗?”阿瞒这时候抬头,问了话。那七岁的脸上,很平静着。就是眼中,也平静而波澜啊。

    御使令不是傻,可是这做御使的不图名,他养不了声望啊。自古以来这人嘛,图个啥啊。除了风骨以外,自然是了万古流芳呗。御使令于是回道:“臣等不敢不尊大行皇帝令。不过,祖宗家法哪此,臣等也是按礼法请求以嗣礼。”

    嗣,阿瞒心中冷笑啊。若他真成了嗣,这与信亲王府的父王和娘亲,可还有半分干系?阿瞒不是当初在信亲王府里那个少爷,这些在皇宫里的日,他就算知识不长些,那常识总要增我些。

    他李庆民李阿瞒,有父有娘,为何还要图个名,与自己的尊重父娘,隔了万重山。再是弄出个君臣有别来。

    想到这里,不得不多最近在皇宫里那是疑心越来越重的阿瞒,开始脑补了。他扫了四周的人,忍不住的暗想,这是不是众人想着他年纪小,准备来以大欺小?欺他,诈他……又或是说,皇后朝臣,想给他这个小小的未来天上堂课。

    君不威,何来权?

    阿瞒从来宣成帝身上到了一个理,那就是君为天下之主,恩,得君王施。威,也得君王施。不管为君,还是为?阿瞒都不准备做了别人的傀儡。

    就算是他小了些,年纪不长,可不代表着,他会喜欢做那把大椅上,当个盖章的人偶。想到这里,阿瞒问道:“这是大行皇帝的旨意,还是你御使令的颜面?”

    ...

    ...  (..)(古代养儿记../22/22786/)-- ( 古代养儿记 https://www.chinahaa.com/39/39824/ )

www.91219.com:  即将与英国队在戴维斯杯网球赛世界组四分之一决赛中碰面的法国队29日对阵容做出两处调整,埃贝尔、孟菲尔斯因伤退出,贝内特乌和沙尔迪顶替进入阵容。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