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这皇家的公主,同样不好嫁啊

文 / 姬月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

    “大姐姐,您的婚事真的订下了吗?”宁馨是对宁媛问了这话。虽说这是小范围里的事情,不过,这宁馨还是凭着她那什么狗鼻一样的八卦精神,得了些小道的消息。宁媛放下了手中的绣,是笑道:“二妹妹从来听得消息,我都是不知道。这外面的人倒是知道了。”

    宁媛不傻,同样的,她也不会希望这谣言满天飞了。也许,比较起来别人的猜测,她只会做到自己的谨慎。有些事情,没有落下之前,总还是有变数的。同样,有了宁媛这般肯定的拒绝,宁馨只得干笑了两声。然后,姐妹二人是说了一会儿府里的那什么家常事,这宁媛才是把宁馨了出去。

    当天,在与宁家主母见着面时,宁媛对亲娘那自然又是另外一翻的样了。宁媛是笑说行礼。宁夫人这是打发了伺候的人。这才是拉着女儿说起话来。宁夫人是道:“媛媛,你的婚事怕是八成订了。娘现在瞧着圣旨还未落了下来,就是想跟你问问。你的心里可是有何想法?”

    对于宁夫人的问话,宁媛是笑了笑,她是知道自己亲娘是个比较正派的人物。当然,这人段嘛,是比较光明正大的。府上若不然,哪会有那般多的庶庶女出生。不过,唯一好一点,便是她爹是个嫡庶很分明的人。所以,凭着她爹的支持,她亲娘也是在府里稳稳占住了脚根。

    “娘,与国公爷的婚事。我自然从长公主的话里听了出来。说来,国公爷还是个挺有礼的大人物,他不是也挺随和的让我唤了二表哥。”宁媛这算是侧面的回了宁夫人的话。她心里更明白,皇家的婚事,拒绝不得。也许现在瞧不出什么,可谁不知道皇家的人心眼最小。宁媛不想为宁氏招了祸。

    再说,宁媛想着她的前一世,很平淡的一世。那一世的夫君,她是无缘了。毕竟,在她出嫁前,她是回了这一世。而现在,好像一切都变化了,而她的姻缘也改变了,不是吗?说来,嫁谁不是嫁呢?

    至少,宁媛是见过这位卫平国公爷。虽然,这位国公爷的容貌是毁了,不过,男不注重颜色的,宁媛瞧着这位算是二表哥的脾气挺好的。一切,这算也是可以。至少,这不算盲婚哑嫁吧。

    有了宁媛的话,宁夫人自然是听明白了。那是拍了拍宁媛的手,说道:“我儿若是如此想,娘也是放心了。说来,将来的事情啊,有许多话娘也是想叮嘱你。我听着那些消息,也是让人打听了。这位国公爷虽然容貌,是不显眼了些。”

    其实,不是不显眼,是相当的显眼。不过,那是反面的显眼啊。

    “到底,你们将来过得好,这一切什么容貌之类的并不重要。女嫁入那婆家,不就求个好姻缘。这皇家的媳妇说难也难,也好也好。端看各人的缘法。”宁夫人是说了这话。而宁媛听后,是笑道:“娘前面不是说,这二表哥府上奉了亲姨妈。娘也是跟女儿说过,这到底是正经的嫡父母是上皇和后,在国公府上女儿无需要立了什么规距。这当家主母的日,岂算不得好。”

    好吧,其实,这话里的意思,还是宁夫人前面讲的。自然,宁夫人也明白着,这女儿头的上皇和后哪是能常见到的。在国公府上没有了正经的婆婆需要立规距,倒也是好事啊。

    这厢里有了这话,这事情其实在京城里也算是有了些什么风腥的。

    不过,在行宫里的叶玉和李景倒真是没有什么别的意见。就是卫平国公府上的沈德妃知道消息后,也就是在回了卫平国公爷李庆卫的面前,提了提,道:“卫哥儿,你父皇母后那边递了消息来。说是皇上传了小话,到是为你指婚。这人选便是宁令使府上的嫡女。若是你同意了,我这便回了话。若是你瞧着有喜欢的,便是说出来,姨妈她好给上皇和后递了消息。”

    “这宁令使府的嫡女,可是母后娘家叶夫人的外家宁氏的表妹?”卫平国公爷李庆卫是问了这话。沈德妃听后,是笑回道:“就是后外家那边亲戚。说来,好像长公主那边还是与这宁姑娘是手帕交来着。”

    人选很明白着了,卫平国公爷自然也是想起了那个宁家的姑娘。他是见过的,还是让人唤过他二表哥。李庆卫之所以这般记住了,也是因为那双眼睛。那双眼睛很平和的注视着他的脸,不会有别人眼中那什么怜悯,又或是同情。至少,那种平等让卫平国公爷李庆卫记住了这么一个一表千里的表妹。

    “父皇和母后,还有皇上瞧着合适的人选自然是好的。宁氏也是世家名门,想来门风甚好。姨妈帮忙我应下来便是。”卫平国公爷李庆卫肯定的回了话。这些日以来,他的大哥信平郡王爷为着前嫡母妃守着孝。可瞧着皇上的意思,李庆卫是明白着。

    他在朝里也是办了差,这位卫平国公爷自然也是瞧出来了。皇上的心里,这父皇的嫡妻自然是现在的后。所以,这为前嫡母守了一年的孝期后,皇上怕是就希望他这个父皇的庶成婚了。毕竟,有些东西怕是皇上想慢慢消减了印迹啊。

    婚事有了当事人和陪选人的各方满意,熙正帝李庆民李阿瞒自然是很快下了圣旨。然后,这门算是天赐的良缘,自然也是消息满了京城里。

    在行宫里的叶玉那是逗着她家小儿,同样的,也是与旁边的大女儿说着话。叶玉道:“淑仙,你二哥的婚事是订下了。我瞧着你的婚事,也是得上行程了。说来,你这年纪,也到了时候了。想娘,就怕那好人选成了别家的。”

    “母后,我还是想在您和父皇的膝下多些年呢。这成了婚,哪有那般好啊。”淑仙是笑回了这话。说了这话之后,那是又道:“母后,那皇家的规距里,我瞧了许多。也是听了许多,说这大雍的公主,也是难嫁。”

    这话,是实话。叶玉知道,李淑仙同样知道。原因不外如是,就是因为这个皇权之下,皇家的公主那是金枝玉叶着,所以,驸马同志就是有点杯催了。这不,在外面是公主的奴才,说是丈夫,那都是抬举了。同样的家事上这般不平等了,在朝事上就是更加的那什么有点令有志于高官事业的有为青年们,更加退避了舍啊。

    驸马同志可以有朝庭的赏,可是,这官位那什么是清虚的位。实权的位很抱歉,驸马同志你的政审不过关啊。皇家那什么权利你,你得有责任跟义务,什么享受也行。可官位的实事上,很抱歉了。你主要的工作,那什么是陪着公主,造造小人,又或是那什么当当闲人,就是上好,上好了。

    “这实情如此,所以,我才是更加想你过得好。淑仙你是我的长女,下面的弟弟还好些。到底你不一样。这皇家的公主的婚事,那是得仔细挑对了眼。皇家,从来不会有和离的。”叶玉肯定的说了这话。这话,也是想告诉面前的女儿,你得上心这婚事啊。

    可淑仙这位长公主与叶玉的话里的意思,却是相反的认为啊。当然,长公主的淑仙是不会反对了叶玉的话。她只是笑道:“母后,我是长公主。这天下里就没人能给皇家公主抹了黑。说到底,皇家在上,这天下还是李氏的天下。母后不用为女儿着急的。一切随缘,母后曾经可是说过的,半点强求不得。”

    这算不算搬起石头,那什么掉到自己的脚上。好吧,既然她家女儿这般说了,叶玉瞧着本尊不急,旁边人急啊。所以,叶玉准备好攻关对像放到李景的身上。这好人选,还人让李景这当爹的仔细挑了好。那什么家庭背景,那什么习惯表现,那什么私秘之类,这等精细的东西,都得打探好了。

    当晚,在淑仙告了退后,叶玉是哄着钰哥儿入了睡。然后,那才是与李景说了话,道:“五郎,卫哥儿的亲事是订下了。现在咱们要操心的怕就是淑仙的事情了。说来,剩下了孩都尚小。我就琢磨着,淑仙前面那份的名单里,现在可是让你这当父皇的有瞧上眼缘了的。”

    对于叶玉那什么当母亲的心思,李景是明白的。说到底,在李景的心里,他家这位闺女真应该出嫁了。这留来留去,可不是一个愁字嘛。

    男大当婚,女大当婚啊。这皇家的公主,同样不好嫁啊。

    “人选,我是仔细的打探了后,有个人选。不过,这新名单已经递给了阿瞒。朝堂也是有些牵扯的,总要阿瞒那里瞧着合适了。”李景是认真的回了这话。叶玉听后,算是明白了。所以,她是点头回道:“既然五郎已经跟阿瞒那边通了消息,我也是明白了。一切等人选下来后,再是让淑仙瞧瞧吧。到底,这事情也是个程序的。”

    ...

    ...  (..)(古代养儿记../22/22786/)-- ( 古代养儿记 https://www.chinahaa.com/39/39824/ )

www.91219.com:此后,银监会继续放宽并购重组高风险机构的持股比例和资质条件。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