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3章 生人勿近(1)

文 / 见字如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我爸愣了愣,随即紧张的问道:“你说谁?”

    还能有谁?

    我脖子上挂着的那颗血玉戒指这两天越来越明亮温润,似乎汲取了营养变得“活”起来。

    小乔,你跟他谈谈看看他到底想要什么。”

    想要什么?

    我觉得他是想要我死。

    第三天的夜里,我实在忍受不了这种折磨,我咬牙推着他的肩,颤巍巍的说道:“我们、我们能谈谈吗?”

    谈?”他冷笑了一声:“你想跟我谈什么?”

    他就算说着话,也没有停下动作,我的话语被他冲撞得支离破碎。

    你、你到底想怎样啊”我鼓起勇气说道:“我们家、是不是、是不是得罪过你?或者你有什么心愿未了?”

    他轻笑了一声,暂时停下了动作,让我喘了口气。

    冥婚是两个阴人的事我们不适合。”我示意自己还是活人:“你应该找个适合你的对象。”

    找个女鬼吧,别缠着我了。

    你死了就适合了。”他轻笑着吐出凉薄的话语。

    我太爷爷说过,像我这样的情况结局都是死亡,或者是莫名其妙的意外、或者是自杀。

    真的只能死了达成冥婚,才能结束吗?

    我”我眼泪冒了出来。

    他笑了笑,说道:“很委屈是吧?你没做错什么,却成为还债的筹码。”

    他伸手捏了捏我的下巴,那手指很凉。

    谁叫你生在慕家。”他的语气陡然变冷,没有同情、反而带着一丝嘲讽。

    除了哭,我还真不知道怎么办。

    父亲叫我跟他谈谈,可这怎么谈?

    出生就是原罪,我无法改变。

    别哭了!”他不耐烦的低吼道:“我若是要你死,你两年前就该死了,别不知好歹!”

    这是什么意思?那一夜荒唐的白喜事、还有夜夜的梦魇、夜夜无止尽的折磨,都是拜他所赐,难道我还要感谢他的“恩赐”?

    那你到底要怎样?”我忍受不了的捶打他的肩膀,然而那点力气,就像挠痒痒。

    我已经没有力气反抗了。

    是不是死了就能结束?!”我吼道:“那我自己动手就好,你可以放过我了吗!”

    我伸手掏出枕头下藏着的剪刀,据说在枕头下压剪刀是辟邪的,可是对他完全没用。

    我用剪刀扎自己的举动激怒了他,他在我手肘一弹,我肘筋麻痛,剪刀跌落床下。

    你敢伤害自己试试!!”他冰冷的怒意如冰似刃,那气息刺痛了我的肌肤。

    慕我没警告你你要是敢自残、或者求死,你试试看,我会让你和你们慕家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他伸手捏着我的脖颈,那力道不轻不重,却让我有一种窒息的错觉。

    冥婚不是希望对方快点死去吗?你别再折磨我了”我试着求饶。

    折磨?”他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觉得这是折磨?那也没办法,你是我冥婚的妻子,到死也不会变,折磨你也要忍着!七日期满之后,你就是求我、我也不想碰你!你这僵硬的身体真让人扫兴!”

    七日?

    那还有四天

    他恼怒的扣紧了我的腰,将怒气体现在行动上。

    我绝望的瘫在床上,我会死在他身下吧?

    意识脱离身体,我感觉自己在混混沌沌的欲浪里沉浮。

    几近溺亡。

    肾虚是什么感觉?

    我下床的时候认真考虑喝点补肾的汤药,否则我熬不到第七天。

    整个腰部酸胀难忍,那种难以言说的酸、麻、涨、痛,简直要了我命,而且小腹里面火烧火燎,全身每一个骨节都在抗议。

    这几天,他都留下不少东西在我身体里,我要不要吃点药以防万一啊?

    思绪纷乱,我看了一眼手机的时间,胡乱洗漱一下就出门了。

    我今年大一,今天是下学期开学的日子,如果我第一天就迟到的话,班导会肯定会趁机为难我。

    我们班导是个在职研究生,似乎是某个校领导的侄子,在大学里,在职研究生来当本科生的辅导员是常事。

    自从迎新晚会我参加班里的走秀表演后,他总是借机找我的茬、有事没事就叫我去教师办公室,让我写评语、改作业、算学分等等。

    我一直很小心的跟他拉开距离,但是今天我实在跑不动,匆匆忙忙赶到课室的时候,还是迟到了。

    班导笑了笑,对全班同学说道:“我很开明的呀,迟到早退旷课挂科的,都给我干苦力慕小乔,等下去办公室帮我算上学期的奖学金。”

    班里同学嘘了他一阵,我低着头坐到了宋薇旁边。

    宋薇白了班导一眼,悄声说道:“蛇精病,他那点心思谁看不出来啊!让你胸大屁屁翘、中间一段小蛮腰,活该!你自己小心点吧!”

    班会很快就结束,宋薇打算陪我去办公室干活儿,可是临时被学生会的人叫走了,结果还是我自己去。

    办公室里居然只有他一个人,其他的老师都还在开班会,他这么早就结束班会,难道是别有用心?

    他叫我坐在他电脑上计算上学期分数排名,然后紧贴着我时不时的弯腰靠近。

    我不是无知少女了,两年前那个阴人就教会我两性之间的关系是怎么回事。

    我站起来说道:“看来老师你不打算让我专心干活,我先走了,你找别的同学做吧。”

    他突然扯着我的胳膊,坏笑道:“慕小乔,我观察你很久了,还以为你是什么纯洁女孩了,看看,你这一身的痕迹,昨晚做得多激烈啊?”

    他伸手猛地一扯,我外衣连着里面的领毛衫都被扯到肩头。

    脖颈、锁骨、甚至胸部上缘都有青紫的痕迹。

    那不是吻痕,那是他用力捏我留下的淡淡红印和淤青。

    看你这样子!大胸翘臀,就他妈是个浪货!这是玩s?很激烈啊!”他的呼吸有些急促,整个人贴了上来 ( 我的老公是冥王 http://www.chinahaa.com/84/84377/ )

www.91219.com:报道称,中吉有关双边关系的最新表态凸显中国加快提升与中亚国家的关系,并把潜在的恐怖组织威胁阻挡在国门之外。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