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霸道沈家

文 / 见字如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微信内容是小汪老师发来的情况说明。

    她跟我说,之前她有两次意外怀孕,第一次时她还年轻,不想要孩子,何况她还没结婚呢,不打算生下来。

    原本计划去打掉的,可是她的那个大富豪说,正想和怀孕的女人玩玩,体验不一样的刺激。

    于是她就继续怀着,直到小腹都开始鼓起了他们还在玩很激烈的“游戏”,后来小产了,幸好那时学校在放假,她悄悄的住院治疗了几天,没有人知道这事。

    后来第二次更夸张,她都不知道自己怀上了,还玩恐怖的n交,那大富豪的手从她身体里抽出来时,流出了一大滩血

    她担心再这样下去就怀不了孩子,因此想赶紧生一个、既能从大富豪那里分一份遗产,又能给自己留个孩子。

    我看着这触目惊心的说明,简直难以理解这些人的想法。

    江起云说她那里布局过了头,大概是指她玩得这么疯狂吧而且现在被信号箱的磁场影响、加上大富豪也玩腻了她,估计对她更没兴趣了。

    小汪老师发来的信息下半部分居然是求救。

    我知道错了、很后悔,求你男朋友放过我吧,把这两个东西送走吧!慕同学,求求你帮我说情,我真的快要吓死了!

    什么两个东西送走?起云,你做了什么手脚?”我的好奇心被勾了起来。

    江起云的眼神微微一滞:“没什么,只是做了个窝,让那两个夭折又没有超生的小东西有个地方暂住,不要满屋子躲着。”

    啊?我怎么没感觉到有鬼?!”我愣住了,我现在对阴气的敏感程度很高,但我没发现她家里有鬼啊。

    还没成型就死掉的,算不上鬼,只是一点怨气。”

    那你做的窝在哪儿?”

    让她在卧室放七分水的大水缸、并且盖严实,就是模仿母亲的子宫,那两个小东西自己会飘进去,她大概偷偷掀开来看了吧。”江起云冷笑道。

    我心有余悸,偷偷伸手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这里依然平坦如初,但我经常能感受到一股热气在这里涌动,还会隐隐作痛。

    我腹中的孩子,此时只是一个瓜子那么大点儿的小东西,自从邪师的事件后,江起云几乎整天都在我身边,他应该也很紧张这个孩子吧?

    微信上小汪老师的信息不断的跳出来,江起云不耐烦的输入了一个电话号码,让她找这个人处理。

    这是谁?”我随口问了一句,江起云居然能记得电话号码。

    沈家的人,让她去找沈家的人处理吧。”

    你居然记得这个人的电话号码?我的电话号码,你都不知道吧?”我淡淡的笑着问。

    他沉默的望着我,良久,才回答道:“好,我会记。”

    有时候称呼是个有魔力的咒语。

    自从我把“起云”这两个字叫出口后,他沉默的时候越来越久,可是每次都会点点头,说:好。

    我仿佛找到了他的一个软肋,轻轻戳一下,他就会皱皱眉,不情愿的点头答应我的小要求。

    这样融洽的关系让我都快忘了那些晦暗的事。

    他异常喜欢玩弄我胸前的柔软,夜里不停歇,甚至白天在房间里也会继续。

    我隐隐觉得他在我胸前画符咒,但是每次我的理智都坚持不到最后。

    这种异常的亲昵取代了**,成为我们之间微妙情感蔓延的最佳时刻,我以为他是担心灵胎不稳,所以不做。

    很快我惊觉内衣不合穿了,硬着头皮和宋薇去买了新的型号,一路上差点被这个小污婆嘲讽得钻到地缝里。

    真好,我也想要个帅哥男友,天天帮我揉来揉去、吸来吸去的,也会变大啊。”她一边说,一边看着眼前缓缓停下的鲜艳跑车:“哇,白富美女总裁啊”

    她用手肘拐了拐我的胸,没轻没重的撞到我被江起云噬咬得肿胀的部位,痛得我弓起身子呈虾米状。

    眼前这辆黄色跑车停在了路边,车内驾驶员是一个挽着高高发髻的女子,妆容精致美艳,穿着职业套裙。

    她走下车,一边打电话,一边将手中的钥匙扔给停车的门童,妖娆的踩着高跟鞋从我们身边经过。

    对,没有我做不了的法事,这点小事很容易辛苦费?呵呵,想请我沈青蕊出手,低于七位数免谈嗯,行,你让他打我另一个手机,这个要没电了,139”

    我正暗搓搓的揉着刺痛的部位,听到这电话号码立马直起身来。

    这不是江起云给小汪老师的号码吗?

    刚才听她自称“沈青蕊”,是沈家的坤道?!

    我那一秒心里五味杂陈,江起云跟她似乎很熟悉啊,连她的手机号码都知道,我的号码估计江起云压根没想过要记!

    宋薇,快来,跟上前面那个女人!”我拖着宋薇就往她的背影追去。

    沈青蕊走上高档酒店的二楼,这里是一家价格贵得飞起的咖啡厅,卡座弄得像皇宫的宴会厅一般。

    我俩挤到她旁边一间卡座,宋薇看了一下酒水单,眼睛都瞪直了:“四位数一杯咖啡?!”

    我硬着头皮刷卡来了两杯,等了一会儿,看到一个年轻男子匆匆朝沈青蕊走来是侯家的少爷,侯少文!

    两人简单的客气了几句,沈青蕊那高傲的声音传来:“你说的这情况很凶险,我可以解决,不过你希望怎么解决了是暂时解决,还是一次根除后患?”

    侯少文皱眉道:“当然希望能根除后患,只要沈能做到,一百万支票我现在就签给你!”

    沈青蕊勾唇一笑,拿着咖啡勺搅了搅眼前的咖啡:“候少爷,我出手的价格确实是七位数,但你这件事不是一百万就能解决的。”

    侯少文皱紧了眉头,咬牙问道:“沈小姐觉得多少可以解决?”

    沈青蕊伸出一只手道:“五百万。我知道你们侯家曾经请了一个与沈家有些渊源的坤道来做法事,我出手的价格,绝对不能比这个半吊子坤道低!”

    这、这是在说我?! ( 我的老公是冥王 https://www.chinahaa.com/84/84377/ )

www.91219.com:而斯大林时代教科书式马克思主义的学术基础,不仅与今天的社会现实缺乏关联,而且与发展了的资本主义有霄壤之别,更不必说对网络时代媒介社会的经济基础和商品形态进行缜密分析。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