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6章 没出息

文 / 见字如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回去的路上,我哥脸色铁青的开着车,陈老头已经彻底的晕了过去,倒在后座上不省人事。

    我觉得我是个傻,我当时干嘛要多嘴回答一句“好好好”?

    小鬼差一脸同情的告诉我,我回答了这些冤死鬼的话,就会被他们跟着,俗称鬼跟脚。

    我现在不敢回头,我们车子后面全是满身碎肉、肠穿肚烂的恶心鬼魂。

    好了小乔,别哭了,咱们就当吸取教训了以后我也要闭紧嘴巴,千万不能乱答话了。”我哥憋了半天憋出一句话。

    我捂着脸不敢抬头,我怕从玻璃倒影上看到这些七零八碎的鬼魂,他们现在就在我身后。

    因为这恐惧的刺激,我半点瞌睡都没有,我哥也绷紧了神经开车,深怕被这些冤魂给带沟里去了。

    他今天开了一天车,到家的时候累得要死,把陈老头扔在地板上,他衣服也没脱就倒在沙发上睡了。

    我看着身后跟着的六个残破鬼魂,一边哭一边抱被子来给我哥盖上。

    这怎么办?我拖着这六个跟脚鬼进进出出吗?半夜醒来会不会被吓疯?

    我拧开房间门,江起云斜靠在床头,翻看着我家里的藏书。

    他目光凛冽,唇角挂着若有若无的一丝冷笑,看着我战战兢兢的走到他面前。

    我身后跟着什么,他肯定看到了,不过此时他的目光灼灼的盯着我,等着我先开口说话。

    我开口能说什么话?除了哭着求他帮忙把这些跟脚鬼送走,我还能怎样?小鬼差告诉我,我亲口答应了冤死鬼的请求,这就是一种言灵的契约,要超度他们才行。

    可我哪有时间去找专门的法师超度他们啊!我一秒钟都不想再看到这些冤死鬼!

    江起云合上书,起身站在我面前,我的目光只能盯着他胸前的纽扣。

    江起云你能不能、帮帮我”我硬着头皮向他请求,我有些心虚,声音轻得像蚊子。

    出门之前,我还很有骨气的说我们没有以后,这才过了一天不到,我就来求他救命。

    好在他没有得理不饶人,只是冷冷的提醒我:“你叫我什么?”

    江起云。”

    再叫。”

    江起云。”

    再叫。”

    我快把头埋到胸口了,我知道他想听什么,可是我真的很没出息。

    老公。”

    没出息,真的没出息。

    他一个眼神、一声轻笑,就能让我变成飞蛾,在黑暗中拼命振翅,扑向焚身蚀骨的业火。

    清冷的气息包围了我,额头贴在他的心口,眼泪、嘴唇统统擦在他清冷的皮肤上。

    他伸手抱了抱我,然后把我推向浴室:“一身难闻的味道,快去洗洗,记得用艾叶。”

    我点点头,一边收拾自己的睡裙、一边用余光偷偷的瞥了一眼,他已经抬手在空中画出寒芒,一张张符咒飘到那些跟脚鬼身上。

    我心里暗暗松了口气,跑进浴室里放水,顺手拿了一包艾叶扔进去。

    因为我家的特殊情况,艾叶几乎是每个人从小到大的必备物品,家家的浴室里随时常备,沾了阴气就用它来消毒、辟秽。

    等我折腾好,天都快亮了,江起云虽然不用睡觉,但他这么整夜等着我,让我于心不安,躺下时主动打破了冷战的隔阂,乖乖的蹭到他身边。

    他还是那样清冷,不喜欢解释太多,也不会刻意营造气氛,只要不惹他发火,他就是安静而淡泊的如果惹他不悦,他的怒火也很可怕。

    那个密风林尸所是什么地方啊?”我没话找话的问道。

    你对冥府有兴趣?”他闭着眼反问。

    没有,我只是想找点话题跟你说说话。”我无语,只能实话实说。

    他睁开眼,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之前不是怨恨我,连话都不想说吗?”

    我确实怨恨他,为什么会想出这样的法子,这是他的孩子啊,他忍心?

    可是听到白无常说这女鬼应该是空间倾斜的时候,从密风林尸所飘出来的,我心里就隐隐有些害怕如果这样的猛鬼恶灵太多,我们生活的地方会变成什么样?

    别人我不管,我哥和我爸会不会有危险?他们本来就是在这个圈子里,天天与这些东西打交道,首当其冲受到影响的不就是这个圈子里的人?

    慕小乔。”江起云认真的看着我,“就算你怨恨我,你也只能跟我到死,除了接受,没有别的选择。”

    我不喜欢他这种说话的方式,总是凉薄的打击我虚妄的幻想。

    我奢望他的垂怜、奢望他对我温柔和体贴。

    白无常说,在阴景天宫找不到你,你是不是在这边浪费太多时间了?”我沉闷的开口,尽量寻找能与他交流的话题。

    江起云轻笑一声,抬手捏着我的下巴摩挲:“他是想说我沉湎美色?青蕊有一句话说的很对,四柱纯阴的女子,美丽动人又柔弱善感不过,你骨子里还是有些偏执。”

    他凑近了一点,贴着我的嘴唇轻声说道:“一点也不、听、话。”

    由唇齿间发出令人羞恼的水声,这种感觉很异样、异样得勾起某种癫狂的情绪,湿滑黏腻的唾液流得下巴上都是,顾不上擦、还拼命纠缠着想把对方吞吃入腹。

    可是我太困了,困得不行,坐车、惊吓加上明显的怀孕反应,我甚至觉得自己是咬着他的唇瓣睡着的。

    不然为什么醒来的时候一脸口水?

    这时候都中午了,江起云不见了,随意消失是他的习惯了,我也懒得放在心上,伸手捞过手机一看,微信都快爆了。

    宋薇打了好几个电话,我居然一点声音都没听到,看到她的留言,我猜想肯定是江起云秒挂了电话!

    小乔你不要命了啊!今早是谢顶顶的专业课啊!你居然逃课!打电话也秒挂,你是不是还在跟男友滚床单啊!”

    谢顶顶说要安排寒假实习,你被他盯上了,记得下次课一定要来啊!别怪我没提醒你啊!”

    看完她的信息,再到班级微信群里一看,我心里拔凉拔凉的全班就我一个缺席了谢顶顶这个杀手老师的课 ( 我的老公是冥王 http://www.chinahaa.com/84/84377/ )

www.91219.com:  这些都是近日《机智过人》全国项目征集活动上海站的精彩情景。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