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9章 耳

文 / 见字如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鸡鸭鱼鹅,一万八千七。

    我哥骂道:“你们也太黑了,就是十倍的价钱,也得给我把毛给拔了、洗剥干净再上称吧?这是逮着小爷当财神爷啊你们!”

    这农家乐一家人都出来围着我哥的车子,他开车目标大,被人家给堵了。

    那男子腆着脸说:“你要是付了钱,我们立刻给你洗剥干净带走!我们生意人讲信用的!”

    “信用你大爷的!你还有脸谈信用”我哥从我手中接过钱,在男子面前扬了扬:“快宰好!不然小爷不付钱!”

    说完他拉着我上车去坐着,气冲冲的说道:“那个孟姝和龙小哥,做事都是不顾后果的!我还得给他们收拾残局!”

    “算了”我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哥我有事想跟你谈谈。”

    他转头看了我一眼,问道:“什么事?这么严肃干嘛你老公找二奶了?”

    “”

    这种气氛,让我怎么严肃认真的跟他剖白一番?

    江起云还特意离开去追那个带着行尸的阿姐,难得帝君大人这么体贴,我得把握机会。

    “哎哟,你有话就说,我受不了这么严肃的气氛,说,有什么事找我?除了相亲,我都答应你。”我哥不耐烦的说道。

    “咳我刚才去程半仙那里了。”

    “然后呢?”

    “他帮我处理了一下尸毒,他说我没恶念,但是我突然想通了一件事。”

    “嗯?什么事?”

    “我在铜镜里看到了你,叼着烟,头发乱糟糟,痞里痞气的转过身来好像是我跨进家门时第一眼的景象。”

    “然后呢?”

    “然后然后我突然知道你为什么那么讨厌林言沁了。”

    “”

    “因为她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了一句:你们兄妹俩有奸情。”

    “”

    “她无心的一句话,踩中了你的雷区对吗?”

    “”

    他沉默的看着前方,没有扭头看我。

    我坐在后排座,趴在驾驶座上,近在咫尺的看着他的耳朵。

    相学之中,耳为“心之司、肾之候”。

    耳廓鲜明而润厚者,通常聪明机灵、七窍玲珑、脑子好、肾气旺、行动力强。

    在相学里,耳就是一个人性格的最好反映。

    耳分为天轮、人轮、地轮,在相学中是很重要的一部分。

    我哥的耳廓极其端正,耳垂与我的很像,小巧润厚。

    这样的人一定很聪明,而且思虑周全、心思清明、不拘小节、很有主见不会轻易受人影响。

    相书上说,耳垂丰厚、仁义慈悲,我哥算不上丰厚,他是个爱恨分明的人。

    单看他的耳朵,我觉得他跟凄凉二字搭不上边。

    我听到他玩打火机的声音,他真的去买了一个pp来烧纸钱,此时金属碰撞的声音“嗒、嗒”的撩着神经。

    “小乔,我”

    他忍了半晌,突然转身想要说话。

    我憋着笑,等着他的下文。

    他看我这表情,皱眉道:“靠你逗我玩的?”

    “没有没有,只是想听听你的心里话,你总是掩藏得很好,好到真真假假我都分不清。”我赶紧严肃了表情。

    他抓了抓头,问道:“什么心里话?”

    “那我先说好了”我笑了笑,认真的说道:“哥你对我很重要,所以我不想我们之间心有芥蒂,你上次去程半仙那里肯定也感受到一些嗯,被放大了无数倍的古怪念头。”

    我哥无语的翻了个白眼:“小乔你知道吗,我的恶念居然是想狠狠的揍老爸一顿。”

    “啊?老爸?!”我愣了。

    这关老爸什么事?

    “那臭老头,要把你接回家之前,他没跟我透露半分!一点风声都没有!女大十八变啊!你突然出现在家门口、还逆着光、我特么一时间根本没认出是你!”

    他带着一点怒气的说道:“莫名其妙看着老爸带回来一个女孩子,我都懵了!”

    “小乔,你知道么,你被关在老家养了这么些年,一点烟火气都没有,逆着光走进来,我还以为自己没睡醒。”

    “而且你看着我的样子,好像要哭要哭的弄得我以为自己表情太凶了吓着你后来发现你眉眼跟我挺像,我才突然醒悟是你!”

    “臭老头啊!跟我说一声会怎样啊!我莫名其妙就这么被自己妹妹闪瞎眼了,他就这么热衷于给我制造心理阴影啊!”

    我哥一通发泄。

    说完他自己都喘了好几下。

    然后盯着我。

    我也看着他。

    沉默了半分钟,我们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怪我咯?!”我笑着揉了揉脸。

    “不怪你怪谁!就怪你和老爸!居然把我蒙在鼓里,害我以为哪个小仙女跑到我家门口了!”我哥笑着伸手揉乱我的头发。

    “我可是一眼就认出你了!”我抱着脑袋躲开,趁机劝道:“所以,哥,为了弥补我的过错,我决定帮你找个老婆!”

    “滚滚滚!我不结婚!这事儿没商量!我才不要整天被老婆孩子绑住呢!你看看你老公,一个尊神都变成两点一线的暖男了,我受不了、受不了”

    “那你总得给我找个嫂子吧!”

    “不将就!哪天出现一个能让我收心的女人、又不要求婚姻绑住的那种,我就带她来见你。”我哥半点不妥协。

    “好好好我等着、你要是带不回来,我就”

    “就怎样?”

    “我就偷偷去看生死簿,然后给你神助攻!”

    “”

    其实有些话并没有想象中难以说出口。

    血浓于水,这世上再没有一个人与我的血脉完全相同。

    这样的联系,某些意义上来说,比任何人都紧密和亲切。

    剖白并不可怕,智者总能找到最好的解决方式。

    我哥这样的聪明人,早就将那一眼的美好当做一个逝去的记忆。

    虽然在他心里留下印记,但他却懂得如何填补缺口。

    他这样的人,应该属于天姿灵秀的好苗子吧?说不定以后能成为真正的大师呢。

    此刻他正在招呼农家乐的将密封塑料箱搬上车。

    “你大爷的,鸡鸭鹅放一起可以、鱼你不会单独放吗?!窜了腥味怎么办?!”

    未来的大师?? ( 我的老公是冥王 https://www.chinahaa.com/84/84377/ )

www.91219.com:  2016年12月15日,咸阳市秦都区法院作出判决,刘海峰(42岁)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刘江河(21岁)犯非法拘禁罪,判处有期徒刑8个月,缓刑1年。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