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3章 暗箭煞

文 / 见字如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奚伶舟对自己身为马老太太小徒儿这点非常骄傲,但既然是上门来求人,她也收敛了自己的傲气,好好的跟我们说了事情。

    她小时候被亲生父母卖给了一户人家,长大后知道了这事,对亲生父母挺怨恨,之后偶然被马老太太看中,收为小徒弟,待在马老太太身边十年,跟亲生父母没有半点往来。

    前两天亲生父母请人带话,说老家要起新屋,挖地基的时候挖到一件东西,非常邪气,知道她懂阴阳,所以求她回去看看。

    正好马老太太和师姐们忙着镇压凶木的邪气,没她什么事,她就跑回老家一趟,然而她还没进家门,就被阴邪之气冲到,差点晕倒。

    挖出来的那东西用黑匣子装好放在堂屋,她连匣子都没打开,就匆匆退了出来。

    她想到慕家是专门处理阴物的商人,加上前段时间又与我们打过照面,所以就上门来请我们去看看。

    有没有搞错?你虽然不是僧、道,但好歹也是这个圈内人,马老太太是走阴的大行家,她的徒弟还会害怕阴邪之气?”我哥纳闷的看着她。

    就算你不知道如何处理,你也不应该感受到阴邪之气就跑吧?匣子里是什么东西你都没看?那我们怎么敢接,要是大凶之物怎么办?”

    她犹豫了一下,道:“实不相瞒,我对阴邪之气过敏。”

    啥?过敏?

    还有对阴邪之气过敏的?

    那你对尸腐之气呢?也过敏?”我忍不住问道。

    她点点头,自己也觉得有点尴尬:“我小时候被阴气冲到就会晕倒后来跟着师父修行才好多了,现在被这些气息冲到,我会起疹子。”

    这

    那你怎么干这一行啊?!”我惊讶的看着她:“这一行怎么也会跟阴邪尸腐这些晦暗气息打交道的啊。”

    她笑了笑:“这你别管,反正师父收我为徒自然有她的道理说正事,我存款只有十万块,看在目前咱们是同道的份上,你们就优惠点呗。”

    我哥慢悠悠的说道:“你若是有一百万、用十万来请我们,说明这东西对你可有可无,但是你只有十万,却全部拿出来这东西到底是什么啊?很重要?很特别?很值钱?要是很值钱,我就不收你辛苦费,东西拿到手后我来转手卖掉,赚的钱咱俩五五分,怎么样?”

    我哥的算盘打得飞快。

    哼这家伙还在老爸面前做出一副米虫样,其实他对赚钱也很积极的嘛。

    奚伶舟突然神色一凛,噌的一声从沙发上站起来,紧张的问道:“你家里进东西了!你们都不做防范的吗?!”

    进东西?

    我微微愣了一下,或许是江起云回来了。

    啊能进我们家的,都是熟、熟人”我冲她笑了笑。

    她有些惊讶,接着恍然大悟道:“我听说你有个非同寻常的丈夫嗯我知道了。”

    她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小臂,皱眉道:“这阴气我居然没有过敏?奇怪”

    我向我哥使了个眼色,我哥继续跟他聊,我赶紧跑上楼去查看。

    江起云站在我的飘窗前,垂眸看着下面的院子。

    你怎么来了?”我有点惊讶,他白天很少出现的。

    送东西过来。”

    送东西?

    他的侧颜眉目和煦,一直看着院子,我恍然大悟道:“哦,你等着,我把两个小包子抱上来。”

    十天,俩个小包子已经长了一斤多,污老太太说按照这速度,满月的时候估计能长到七、八斤。

    我对她的话很信服,不过别人的宝宝出生就有七八斤了,这俩小家伙还是得多吃些。

    你看,于归就是哭吃睡,幽南根本不哭白无常昨天还来逗他玩,他也没被吓哭。”我把两个小包子放在床上,跟江起云坐着聊天。

    这小东西怎么可能被白无常吓哭我的一魄在他体内,他的神识比于归要强。”江起云淡淡的说道。

    他从来没有表现得多溺爱这两个孩子,但每天都会用那种带着垂怜意味的目光看他们许久。

    护身符,我刻好了。”他从袖中拿出一个锦囊。

    我抖到手心里一看,是两个八卦铜符,跟我们店里卖的护身符完全不是一个世界的东西,档次高得不得了。

    质感、八卦的纹理、背面太一尊神的神像,都清晰完美、无可挑剔。

    红绳串着九颗碧绿的玉珠,将铜符悬挂起来,隐隐有瑞气瑶光。

    这跟你哥那块很像,能安神定志、防止魑魅魍魉上身、还能驱邪破煞但是他俩后天的道法道术还没有学习,先天法力还不能有效的使出来,铜符的力量有限,不过有两位大尊神的莲光护体,寻常的阴邪之气会避之不及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我愣愣的看着铜符上两个极其细微、一笔一划遒劲潇洒的名字,慕于归、慕幽南。

    这么小的字,他怎么刻上去的啊?

    江起云笑了笑:“用针尖在冥府找根针不容易,孟婆神在醧忘台好不容易找出几根。”

    这很难想象帝君大人的手指捏着针尖刻字啊。

    那我代他们谢谢父君大人咯不过现在不能给他们戴”

    为什么?”江起云微微蹙眉。

    会勒到、会硌到、或者会含在嘴里出意外等等。”我一本正经的说:“你看,小婴儿穿的衣服,连扣子都不能有。”

    他眉头跳了跳:“真麻烦。”

    我哥有意打听马老太太那边的消息,于是答应了帮奚伶舟看看,第二天我们就去她暂住的地方接她。

    她居然住在这种地方?”我有些难以置信的看着她给的地址。

    是一条巷子里最尽头一间。

    最后一间啊,而且大门正对着巷子,这么明显一个枪煞,她难道不知道?

    风水学上忌讳直冲,大楼正对着一条直路、房间正对着长长的走廊、或者阳台上的晾衣杆直对着自家屋里,这种都属于“冲之所在”。

    我们走到那间房门口,发现这里是个字,还有一条横着的巷子。

    奚伶舟住的这间房斜对面,屋檐下居然还插着一根削尖了的小木棍,斜着对准大门。

    这是多大仇多大怨?明枪暗箭齐上阵? ( 我的老公是冥王 http://www.chinahaa.com/84/84377/ )

www.91219.com:  具体的目标是,今年二氧化硫、氮氧化物排放量要分别下降3%,重点地区的PM2.5浓度明显下降。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