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8章 真和尚

文 / 见字如面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从邬姐的叙述中,我大概了解时间段,她说这两位鬼差在大约三百年前入了老王爷麾下的差籍,冥府也可以查到这记录。

    然而那段时间老王爷短暂的闭了个关修行了几十年,代掌地方的人是冥府派来的一位判官。

    我立刻想到了崔判官这位大名鼎鼎的人物。

    阿月姑娘也是这时候进去的,后来老王爷很喜欢她的办事效率,于是认了个义女。

    之后似乎各不相干,大小鬼差继续到处行动,吞噬一部分将死之人的时间。

    江起云说,几百年、京师地,根本无法估算他一点点吞下多少生气,或许几百年、或许几千年。

    魔本身就是异类,我们之前看到过尸魔,就算太一尊神打开九幽地狱大门,将他融入血池,江起云又将血池里的怨戾业障化为莲花,我们也无法理解魔的构造。

    我们将一切困难险恶皆称为魔,魔或许起于一个念头、一个阴谋、一个异变甚至一个选择。

    唯一可以肯定的是,他们是怨戾悲苦、凶暴无情的,低等的魔甚至没有多少神识,只有本能。

    那个如泥塑般的魔童子,没有表情、皮肤灰败、没有瞳孔,眼睛和身体里黑雾缭绕,切开水泥浆一般的体肤,也只有黏稠的黑血。

    超度鬼可以,超度魔仿佛是个笑话,似乎只能让他们神形俱灭,他们才算消亡。

    如果追查起来,那位代掌地方的判官是否也会受到牵连?

    还有这些年,与老王爷打交道的冥部大小众神,是不是都要被查勘一番?

    我哥听完,笑了笑道:“看到没,什么叫根深蒂固、盘根错节?这京师之地果然不是寻常国土,仙家神祇、冥部众神,在这里受到的香火不少,怎么也有些裙带关系。”

    “是啊等开完年后那个正式上任的会议后,我们就回去吧?”我扭头看向我哥。

    我哥巴不得快点回去。

    邬姐皱眉道:“干嘛啊?别急着走啊,你们那边的元宵节肯定没有这边热闹,留着过完元宵、玩一段时间再走呗。”

    “大哥,你要舍不得我们,可以来找我们玩儿,欢迎拖家带口过来玩。”我哥笑着说。

    我哥一开始把她叫做大哥,现在也调侃惯了,直接叫她“大哥”也挺顺口。

    江起云夜晚回来的时候不怎么开口说话,估计脑子里想的东西太多,他撑着头阖眼侧卧,轻拍着身前的两个小祖宗。

    我不想打扰他,可是于归扯着他的头发含在嘴里了!

    “那个,帝君大人,要不我帮你把头发扎起来?”我掏出小海星的发圈。

    江起云撩起眼皮瞪了我一眼,我解释道:“这不是从小孽耳朵上摘下来的,它耳朵上是五角星,这是海星,有区别的。”

    小孽最近窝在家里养伤,老爸将它那个昂贵的特别定制版“猫窝”一起托运过来,躲在有暖气的书房里,它睡得天昏地暗。

    江起云该不是以为这是小孽那一款吧?

    于归坐在他身前,捏着他的头发又扯又咬,幽南拱在他肚皮处高举着脚丫玩,这两个小祖宗只要跟他在一起,秒秒钟化身成安静美好的小天使。

    “我给你的衣服收到了吗?”我问道。

    “嗯,运送的小鬼直接顶着衣服去阴景天宫的,红衣收了。”

    红衣?

    我控制不住嘴角的笑意。

    他皱眉道:“笑什么?不是你取的名字吗?”

    “是你大舅子取的。”

    江起云轻笑一声,似乎也被我哥的态度逗乐。

    他和我哥平时基本上没什么交流,但是偶尔有交流的时候,就是一幅颇有默契的感觉。

    我脱口就说了一句:“我哥最近好心烦,你要有空开导一下他吧,你懂的大道理比较多。”

    江起云眉头动了动,淡淡的说道:“开导?他是个聪明人,不会偏执,有点时间就能自己化解愁苦之思。”

    “我听说那件事牵扯了不少冥部神众。”我悄声问道。

    他阖眼不置可否,伸出一指手指从于归的手里勾回头发,淡淡说道:“你知道就好,如果可以,找个时间以人间官方的名义去一趟他的地盘。”

    “年后有个正式会议,几百人呢,我、我要发言。”我有些没底气。

    他好笑的看着我:“谁敢对你有异议?”

    “那人家嘴上不说,心里也会想啊。”

    “要让人心服,就你以后的言行作为如何了。”

    我还是有些紧张:“我怕有些老前辈不把我放在眼里。”

    “在你们这个圈子里,道之一脉有传承的门派世家首脑,多多少少都知道黄道村的事情”

    “在知道你是谁的情况下、还对你有异议的话,就让他们来找本座吧。”江起云懒懒的说道。

    这态度倨傲得!

    去找你,凡人怎么“敢”去找你啊?

    听到这话估计都吓个半死了。

    幽南突然一翻身,像个小青蛙一样趴着撑起身子,仰头看着我发出一串“嘛嘛嘛嘛嘛嘛嘛唔”的叫声。

    我愣了一下,幽南和于归发出“嘛嘛嘛嘛嘛嘛”这个音很早,我已经过了兴奋期了,但是!

    幽南这次不光是喊妈妈,还抬起一只小胖胳膊指向奶瓶。

    这家伙!

    我好气又好笑,江起云闷声笑得肩膀轻颤:“慕小乔,快点履行重要职责”

    我现在开始相信江起云说的:“这俩小家伙其实心里懂,只是限于身体的发育,还没发表达”这种说法了。

    半岁的软软小团子,已经开始使唤我热奶了!

    我认命的蹲下开小冰箱,江起云的眼神变得柔软而清亮。

    他抬起一根指头戳了戳幽南:“小东西,快长大吧。”

    腊月二十八,天降瑞雪。

    我回头看了看房里带孩子的帝君大人,嗯,这次不是打架所致。

    小孽睡觉就像闭关一样,今天终于出关了,在那棵堆着雪花的海棠树上伸懒腰磨爪子。

    门口有人敲门,老索忙去应门,我听到一声清浅的:“阿弥陀佛”

    干啥?又有人来拜访?

    诶,不对啊,要拜访也是同道的道友啊,怎么是阿弥陀佛?

    化缘化到我们家了?

    或者是那些“送财神、送福神”的假和尚要我们掏钱买神像贴纸?

    我好奇的跑出屋子去看,一个长羽绒服从头包到脚的人从影壁那边绕过来。

    “阿弥陀佛,小乔姑娘,好久不见呀” ( 我的老公是冥王 https://www.chinahaa.com/84/84377/ )

www.91219.com:事实上,全球化本身不是问题,最主要是财富分配问题,是两极化越来越严重的问题。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上书网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www.chinahaa.com